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你想做老板娘?
    苏城是一座繁华的都市,既然是都市,那就是不缺乏那些为生活和梦想奔波的年轻人。

    即使是已经到睡点了,灯光下的街道依旧是人来人往!

    这一条吃街上,汇集着许多习惯晚睡的年轻人,食物,便是解乏一天疲劳的最好道具。

    吃饱了,很踏实!

    烧烤和啤酒是绝佳的一对儿,忙完一天的工作,晚上到这里吃着烧烤喝着啤酒,好不惬意。

    王科和林波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前,几盘烧烤已经吃的得差不多了,桌下又多了些空酒瓶子。

    “噗,我们两个好几天没聚了,你在今时电台怎么样?玲姐没欺负你吧?”王科有些不胜酒力,两瓶下肚,脸上已经通红了。

    林波一边吃着,一边回道:“就那样呗,工作就是工作,到哪去都只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差事,只要工资到手,管她怎么欺负我呢,你呢?你跟着萱姐去,她有没有给你加工资啊?”

    王科点头道:“工资倒是跟在今时电台的时候差不多,只是在那边比较安宁,萱姐,陈昊哥和姗姗姐他们都对我挺好的。”

    林波又新开了几瓶啤酒,给王科倒上:“再喝!”

    王科也是来至不拒,又是几杯酒下肚,已经脑眼昏花,快晕菜了!

    最好的朋友之间灌酒,也是最容易醉的,林波看时机差不多了,把话题渐渐的转移到‘韶关余音’的节目内容上来!

    “哥们儿,你跟我,你们电台现在讲的故事是从哪来的?我听着感觉很好!”

    王科摆摆手,带着些结巴的道:“我也不知道!”

    林波有些不相信:“你每天都在台里,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跟我所究竟是哪位大神,能写出这样精彩的故事?”

    王科还是继续摇头:“真的不知道!”

    “哎呀,你这人,虽然咱们两个的东家现在相互不对付,但咋俩是睡过上下铺的同学哎,我就是好奇这个故事是谁写的,跟我啊!”

    王科现在已经醉得太深,林波直接就问主题,倒一点也不委婉了!

    只是,他还真是难为王科了,因为陈昊的故事从哪来的,他真的是一点儿也不知道!

    王科摇头晃脑的,没几下还真就被几瓶啤酒给醉睡过去,林波失望的摇摇头,扶上王科回去。

    ······

    这一边,陈昊把刘念两人送到学校,然后就回到家里!

    的可观收入,加上电台的现在日渐增长的收听人数,陈昊已经没有什么烦心事可去担心的。

    舒舒服服的洗了一个澡,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苏城大学操场的红色跑道上,又可以看见刘念孤独的身影在均速的奔跑着。

    这道身影已经在跑道上连续跑了很多天了,只是今天不同的是她身上多了一副背心。

    从外表上,看不出这件背心有什么不同,但穿上之后,才会感觉这背心的重量。

    负重二十公斤跑步,几圈坚持下来,她已经满头是汗了。

    她停下脚步来,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然后脱下背心放到一边的草地上,活动放松了一下身体。

    “学姐,你还真是打算跟这体育场死磕啊?”林夏不知道什么出现在操场上,顺便拎了拎刘念放在草地上的负重背心:“一个女生负重跑步,这么疯狂的事情你也干得出来?”

    “你要是胖了要减肥这么做也就算了,可你的身材就算不是全校最好的,也可以算得上全校第二好了,你每天这样跑,图什么呀?”

    刘念一边放松着腿,一边转动着上身,秀长的马尾头发随着她的动作摆来摆去。

    “听跑步能增强一个人的毅力!”刘念出自己的理由:“夏儿,昨天我跟你发传单的事情怎么样?正好我今天没课,可以出去打印!”

    额!

    “学姐,你还想着这事呢?我还以为你只是头脑发热睡一觉醒来就会忘了!”林夏一脸佩服的表情:“要我啊,你作为一名员工,每天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比如打扫店里的5s,有客人呢你就泡好咖啡,没客人呢你就闲着,反正死耗子那个冤大头都不在乎店里是不是亏钱,你咸吃萝卜淡操心做什么呢?莫不是你想做老板娘了,我可告诉你啊,死耗子可是离过婚的!”

    听到这话,刘念有些不高兴:“离过婚怎么啦?陈昊哥···不是,你这丫头瞎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想做老板娘呢?”

    话都已经漏馅了,刘念这无用的弥补漏洞为时已晚,林夏似笑非笑的表情已经表明一切。

    “承认吧,你就是喜欢死耗子!”

    刘念打算否认到底:“我就是没有,不理你了,我收拾收拾上班去!”

    林夏哈哈大笑,冲着刘念的背影道:“学姐,你不想去发传单啦?”

    刘念停下脚步,转回头来:“靠你我还不是自己来,你老老实实上课去吧!”

    刘念回到宿舍,在浴室里用热水洗去身上刚流的汗渍,也不知道是因为水比较烫的缘故还是刚才在林夏面前的口误让她感觉到害羞,温水从她的脸上划过,显示出一片红晕。

    洗完澡,稍作休息后,太阳已经爬上三竿了。

    她带着书本到店里的时候,陈昊已经在里边打扫卫生。

    她急忙跑过去,把书本放到柜台:“陈昊哥早啊!”

    “念,早啊!”陈昊一边拖地,一边跟她打招呼:“今天没课?”

    刘念摇头:“都是自习课,我可以不去,陈昊哥,我觉得我们店外边是不是却一个霓虹广告牌啊?我看旁边店里,好像每家都有一个!”

    陈昊直起身子,只是随口答了一声:“嗯!”

    陈昊对店里的生意漠不关心,刘念也习惯了,这一声嗯,她也当成了无所谓。

    但是陈昊随即就道:“明天我找人装一个吧,装到楼上,一个显眼的地方!”

    刘念心中一高兴,如果店里的生意好起来,那自己也就能有些事做,这样四千块一个月的工资才拿得舒心些。

    但是,光凭一块广告牌就能让生意变好?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她拿这抹布在擦拭桌子,心中开始计划打印传单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