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话唠
    陈昊说过把柳怡醉救回来再解释这个问题,但他现在好像还没有组织好语言,面对柳正祥的质问,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有胆量离婚,倒没胆量跟我说理由了?是不是小醉?她的脾气我是知道的!”柳正祥见陈昊半天不回答,便又问道。

    陈昊摇头,说道:“并不全是因为她的原因,三年前,咱们俩刚认识没几天就结婚,就算是闪婚也没咱们这么快的吧?可能是因为性格问题,我们一直都无法相互走进对方心里,甚至没法相处···”

    “等等!”柳正祥带着些疑问打断陈昊的话:“那你们结婚这三年,难道都没有同过房?”

    陈昊不否认的点头:“柳叔,您别生气,之所以不敢告诉你这事,就是因为怕把你给气着,其实我跟小醉,半个月前才离的婚!”

    陈昊已经并不打算留点隐瞒了:“之前的三年,都是自己过自己的!”

    “你们···”柳正祥咳嗽了几声,一只手捂上胸口,一脸难受的样子。

    这下可把陈昊吓着了,急忙上前扶住柳正祥:“柳叔···”

    柳正祥好容易缓过劲来,气道:“你们两个,真是想把我给气死!”

    “柳叔,你可千万不能生气,我们两个彼此心里都没有对方,离婚对我们俩来说都是件好事!”陈昊用手顺着柳正祥的后背:“柳叔,从小到大你都是对我最好的人,我知道你逼着小醉嫁给我是因为对我爸的承诺,可是小醉已经嫁给我了,就算离婚,你也不算誓言对吧?而且,即便做不成你的女婿,我也可以把你当成老丈人一样侍奉嘛!”

    柳正祥刚才还一脸难受,现在倒被陈昊这话给气笑了!

    “你小子什么时候学会讲这些狗屁不通的道理?你们俩离婚了,我就算食言,难不成你想等我去见你爸的时候被他嘲笑?”

    陈昊一脸不以为然:“首先,您身体这么硬朗,肯定一时半会见不着我爸,再者了,哪有为了不让一个死人嘲笑而逼着自己亲生女儿嫁给一个一点都不喜欢的人的?从某些角度来讲,柳叔,你有点自私啦!”

    “我让女儿嫁给你,你倒认为我自私啦?臭小子!”柳正祥一脸的严肃:“我也告诉你,从某些角度来讲,你这叫不识抬举!”

    “成,成!”陈昊一边理顺着柳正祥的气息,一边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是我不识抬举,柳叔,你别生气了,万一你气晕过去,小醉醒来得把我给生煎活剥了!”

    柳正祥的气消下去很多,看看陈昊,再看看病床上安静的柳怡醉,久久的不说话!

    陈昊带着些疑惑的看了一眼他的正脸:“柳叔,您别生气了,如果你实在坚持,等小醉醒来后,我们合计合计,再领一次结婚证,拿个红本本给您高兴高兴!”

    柳正祥白了陈昊一眼:“你当婚姻是儿戏啊,想结就结想离就离?算了,我们那个年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看来这套放在你们年轻人身上不管用了,你们爱怎样怎样吧,我老头子不管还不行么?”

    “真的?”陈昊不确定的问了一句,在记忆里,柳正祥当初为了让柳怡醉嫁给自己,那家伙,可是以绝食相逼的,还差点让执拗的柳怡醉把他给气出心脏病来!

    现在,他这么容易就被自己说通了?

    “离都离了,难不成我还能再逼你们一次不成?”柳正祥站起来:“看你小子生龙活虎,这么快恢复体力,小醉就交给你照顾了,我两天没睡觉,累了!”

    这话,陈昊听着怎么有点怪怪的?老爷子是想换一种套路?

    “那成,您先去歇着,我照顾小醉!”

    陈昊把柳正祥送出病房,然后有杨贺送他去外边找个住的地方。

    陈昊返回房间,正好看见柳怡醉那圆溜溜的大眼睛在看着自己!

    “原来你没睡着啊?”陈昊问道!

    柳怡醉动了动身子:“开玩笑,外边那么大的动静,你当我是猪啊?你打记者的时候我就醒了!”

    “那刚才你不起来跟柳叔解释咱俩为什么离婚?”

    “谁让你先告诉我爸的?就该你解释,而且我动还没准备好怎么说,你让我怎么解释?只能装睡!”柳怡醉抬了抬头,看看铁杆上的药水:“能帮我把床给摇高一点么,这样仰望着你眼睛好累噢!”

    陈昊把病床给摇高些,给柳怡醉一个舒适的角度!

    “你刚才真的打记者了?”

    陈昊点头:“算是吧!”

    “那你可惨了,以我在娱乐圈这么多年对付媒体记者的经验来看,明天新闻头条就是某某在医院做什么什么事被发现气急败坏动手打记者!”

    “这个你不用当心,柳叔那老部下会教他们如何做人!”陈昊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这里是vip病房,只有一张床,他今晚打算在椅子上对付一晚,淋了一天一夜的雨,走了一天一夜的路,陈昊不可能真恢复得那么快,他也需要睡觉休息!

    柳怡醉捋了一下头发,闭上眼睛,她也累得不行!

    然后又突然睁开眼睛:“陈昊,你不用照顾我,去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吧!”

    陈昊已经靠在椅子上眯着了:“不用,柳叔让我照顾你,看他那表情,话虽这么说,可心思应该没那么纯洁,他刚得知咱俩离婚的事,最好先别忤逆他的话,要不然···他老人家绝食起来的坚决你可是见识过的!”

    柳怡醉也算聪明:“你是说他想让你照顾我,增加些感情?”

    “应该差不多吧,我猜的!”陈昊幽幽道:“你睡觉吧,我也累得不行!”

    “这是什么套路,咱俩都结婚三年多也不见得生出什么情来!”柳怡醉不以为然!

    陈昊还是闭着眼睛:“欲擒故纵之计,怎么说他老人家也是带过兵打过仗领过功勋章的!”

    “拿兵法用在我们俩身上?这也太夸张了吧?我爸虽然无趣,却也没这么无聊,陈昊,你说的肯定是错的!”柳怡醉是不想让陈昊睡觉了!

    “拭目以待!”陈昊还是闭着眼睛:“睡觉吧,休息休息,最好明天能回苏城去,我还有一堆事等着做呢!”

    “可我没事啊!”柳怡醉小声说道:“正好我现在不想睡,我打算跟你说说我以后的计划!”

    陈昊算是服了,这女人是受了什么打击?钻了一次原始森林怎么变得那么多话了?简直就像是话唠林夏的复合体!

    “没兴趣!”陈昊无奈的回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