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不让人省心的女人
    烤了整整两个小时的火后,最后的一点火苗颤抖几下,熄灭了,周边的一切都是湿的,再也找不出来一点还可以烧火的东西。

    陈昊把背包带解下来,把昏迷过去的伤员姑娘绑在自己背后,韩斌打头阵,柳怡醉跟着陈昊走在最后。

    雨很快就把她的秀发给打湿,雨水顺着额头流进眼睛,好不难受!

    擦了一下眼睛,顺便也帮陈昊擦了一下,因为陈昊双手扶着背后昏迷不醒的那位,连擦水的功夫都没有。

    陈昊停下脚步,看她一眼,半晌才说道:“第一次!”

    “什么?”柳怡醉不明白他的意思:“走啊!”

    陈昊转身朝前走!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柳怡醉呛了几声,接着说道:“陈昊,你救了我,但我可能不会因为这事就爱上你,如果仅仅是因为感动就来鉴定爱情,那我们早就已经如胶似漆了!”

    陈昊又转身看她一眼:“谢天谢地,你可不是一个人能让人省心的女人!”

    “你”柳怡醉刚想要狡辩,却发现自己居然无法反驳,只好不要脸的承认了:“对,我是不让人省心,我爸是从团长的位置退下来的,中校衔,我也算算是个官二代吧?可是我压根就没想靠过我爸的任何关系,我不顾我爸的反对跨进歌坛,如今又跟神经病一样退出来,然后又跟我爸最亲密战友的儿子离婚,是不够人省心的!”

    柳怡醉停顿了一下:“我现在就感觉自己就是镜头前正在表演的演员,剧本不对,导演的一声‘咔’,我又得重来,然后各种镜头凑在一起又烦又乱,搞得最后不知道该选哪一套剧本!”

    陈昊继续朝前走着:“大脑控制思维,思维控制行为,你所做,你所想,你便是导演,没人会无聊到去干涉你的活法!”

    “那你说我是不是该恨我爸?是他把你硬塞进我的生活,算不算干涉?”

    陈昊默言,他没有想到柳怡醉会在如此境地来跟自己谈论如此深奥的问题,相比这些话,逃生似乎都变得不重要了。

    陈昊甚至有种感觉,柳怡醉会因为一言不合而纵身下旁边那半高不低的悬崖!

    “对不起!”柳怡醉见陈昊半天不回话,接着说道:“我可能是压抑得太久了,我来这,就是因为想找回我原来不压抑的自己,却没想到差点死在这,而且戏剧性的是:我前夫大老远的赶来救我!”

    陈昊看着朝前走了一大截的韩斌和孙艳两人,如此距离,他们俩也听不见什么,柳怡醉是不可能在他们面前说出自己和她的关系的。

    “少说话能节省体力!”陈昊幽幽道:“或许你只是在为刚才我对你说的话生气,对不起,我说错了,你不是一个让人不放心你的女人!”

    柳怡醉轻盈的笑了一声:“少来,你说都说了!”

    “至少,你是个孝顺的女人,要不然你当初也不会嫁给我!”

    “那我现在已经跟你离婚了,然后就变成不孝女了?”

    陈昊摇头,没说话,继续往前走!

    “说真的,你跟以前根本就是两个人,现在的你是从哪冒出来的?”

    听了这话,陈昊脑子嗡的一声,感觉不对,难不成柳怡醉真的怀疑自己不是以前的陈昊?这事万不可露馅!

    “人总得时不常的往上看看,总不能一辈子待网吧里靠你来养活吧?”

    “你要是还待在网吧就好了,那样也许我也不会和你离婚,你改变了,反倒让我害怕,害怕我会真正爱上你!”

    这三个字,柳怡醉说得小了些,加上雨声很大,陈昊根本听不清楚,转回头问:“什么?”

    “对不起!”柳怡醉不想重复第二次!

    几个小时的时间,走的根本就是没有路的山间,柳怡醉再也没有力气去思考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只想着跟着陈昊的脚印走,走出这片深山。

    翻山越岭,总算是看见那些被人踩踏出来的痕迹,走在前边的韩斌松了一口气,他已经快没力气了,身后还拽着一个孙艳!

    陈昊可是背着一个人在行走,虽说这小姑娘没多重,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担,他早就已经没有力气了,要是放在前世,他如此负重就算再来几圈也没事,只是现在这具身体素质跟前世差得太远了!

    他停下来,看看后边拽着自己衣服一路上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的柳怡醉终于安静一会儿了,因为她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老团长,你看那边!”

    站在高地,穿着雨衣拿着望远镜的杨贺着急的朝柳正祥喊道。

    柳正祥也是穿着一身雨衣,一夜未眠,加上先不见女儿和女婿的着急,让他又感觉苍老了许多!

    “有五个人,应该就是他们,快过去接应!”

    杨贺带着另外几个人急忙朝陈昊几人所来的方向跑过去,足有五六分钟的时间后才相遇!

    “快快,帮忙!”杨贺招呼着一个搜索队的人过来把陈昊背上的小姑娘给弄下来:“你们可算是回来了,老团长好担心了一晚上!”

    陈昊一下子放松,眼前一黑,直接倒在地上,好半天都缓不过劲来!

    柳怡醉用最后一点力气,想扶一把陈昊,没成想陈昊没拉起来,她自己却倒在陈昊身上。

    前夫授受不亲,柳怡醉想起来,但是却没力气了,身心一放松后,眼睛一翻白,很干脆的晕倒在陈昊的身上!

    遇上这些人,那也就是死不了了,劫后余生,孙艳已经哭得不像样,连韩斌这家伙都大把大把的掉眼泪!

    杨贺拿着卫星电话,把散布在周边找人的搜索队员都给喊回来,几个人先把受伤较严重昏死过去的小姑娘给放上担架往山外抬去抢救!

    陈昊总算是恢复些意识,眼前不再昏花,他挣扎着起来,顺便把柳怡醉的头也给捋起来!

    柳怡醉也不知道是太累睡着了还是晕过去了,反正是闭着眼睛的!

    柳正祥杵着一根蹬山棍,总算是来到这里,刚见陈昊,二话不说就先往他腿上轻敲了一棍!

    “混小子,让你别进去你非进去,要是出点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爸交代?你爸救了我一命,现在你又救了我女儿一命,你是想让我感觉永远都亏欠你陈家人么?”

    陈昊想反驳柳正祥这说不通的逻辑,但胸前憋着的一口气,让他一时说不上话来,只好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先照看柳怡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