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没想到是你
    ·

    天微亮,雨势未减,又有风的加入,空气中散发的阵阵寒冷使全身都湿透了的陈昊打了一个寒掺。

    得亏这段时间以来自己每天的锻炼,要不然,走了这么多不是人走的路,早就挂了!

    这周边还对平缓,却也无路,再往前走了一小段便是一片小小的石灰岩。

    石头间,还没有被无孔不入的树木淹没,显示出来一片难得一见的空白。

    往里走,两块石头下边的微型山洞,柳怡醉四人正挤在一起,十分安静,像是睡着过去一般。

    陈昊疾步走过去,看着几人那胸前那平稳的起伏,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陈昊取下背包,把里边的东西全给掏出来,凡是能用来烧的东西全放一堆,包括背包内侧还没有完全湿透的纤维,然后又从岩房下边搜集些枯草枝叶,虽然不是很干,但总比外边已经被雨水侵泡得不能再湿的柴火要好得多。

    得烧堆火取暖,要不然,这么冷的天,他们几个非得失温而死不可!

    实质上,陈昊自己也冻得不行,他的双脚冻得都没多少知觉。

    陈昊点上火,潮湿的枝叶立刻引起一股浓烟,把旁边的柳怡醉熏了一下,呛了几声。

    但同时,她也睁开眼睛,朦胧间看见一个人在面前生火,冷不丁的吓了一大跳,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让她一下子就从地上蹦起来。

    这下,她总算是认出来这人是陈昊,但是她不敢相信,楞了一下,自己掐了一下自己的脸颊,很疼,这不是在做梦。

    “陈昊?”柳怡醉带着些疑问的小声喊了一声:“我不是在做梦吧?”

    孙艳和韩斌也醒了,他们同柳怡醉一样,被小吓一跳。

    “醒了就烤火,要不然冻死你们!”陈昊把火苗吹起来,看了柳怡醉一眼:“有没有人受伤?”

    柳怡醉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指着依靠石块半躺的女学生道:“她,而且还伤得很严重!”

    陈昊凑过去看看,这女生的脚踝已经完全变形白色,并且汇集着很多淤血,而这女生看似已经昏死过去了!

    天气寒冷、迷路的着急心情加上受伤脚踝的疼痛,对于一个小女生来说,昏过去是一件正常的事。

    查看伤势之后,陈昊拿出匕首,直接把臃肿的脚踝给挑破,瞬时间,黑白相间的液体就从伤口处流出来。

    陈昊这一下可把柳怡醉吓得不轻,急忙道:“你干嘛?”

    陈昊从一边把带过来的急救包给拿过来,边撕开边说道:“现在不做点处理,她这只脚可就废了!”

    “可是”柳怡醉刚想说你会处理吗,可是她话还没说出口,就看见陈昊麻利的用棉花棒沾了医用酒精在给她消毒。

    此刻,臃肿的脚踝大致恢复正常,陈昊上了些磺胺粉之后,用纱布包上,处理完毕!

    如此熟练的手法,让柳怡醉怀疑陈昊是不是受过专业训练的,可陈昊的过去,她可是一清二楚,除了游戏就是吃饭睡觉的家伙,怎么可能闲着没事去学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用上的急救知识?

    虽然只有陈昊一个人,但是他们也看到一点希望,根据陈昊的意思,韩斌在旁边的石头间再找些湿得不是很彻底的东西来烧火。

    雨中山间的温度近乎零下,身上的衣服又都湿得差不多,简直不要太冷,陈昊说的对,要是再不取暖,非得冻死不可。

    给受伤的女生吊上一瓶葡萄糖,陈昊脱去外边的大衣,坐在火堆旁边,想把里边的衣服给烤干。

    被雨淋湿的柴火烧的不是很旺,而且烟还大得很,柳怡醉又被呛了几下。

    “我昨夜一晚上想过可能会来救我们的人,警察,搜救队,还是某个老乡这些我都想过,唯独没有想到你,苏城到彩南相距两千公里,天知道你是怎么过来的?”

    陈昊把湿透的鞋脱掉,放在一边烤,虽然有些不雅观,但这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坐飞机三小时就到,也不是很远,柳叔也来了,他在山外呢,我们得尽快出去,要不然他老人家在外边不知道要着急成什么样子?”

    虽然有得救的喜悦,但柳怡醉的心绪不是很高,沉默半天才道:“陈昊,谢谢你!”

    谢谢的声音很小,小得连她自己都可能听不见!

    “你说什么?”陈昊只听清了他的名字!

    柳怡醉摇头:“没事,就是谢谢你大老远跑来这地方救我!”

    “噢!”陈昊继续烤鞋:“等恢复些体力,咱们就走,这个雨看似是一时半会不会停了,在这多待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咱们可没多少吃的,昨夜进来得太着急,也没地方买吃的东西,所以就什么都没带!”

    “从我进来的路,出山应该需要五个小时左右,有伤员可能会更久,不过沿途我都做了标记,至少不会迷路,咱们尽量赶在天黑之前走出去!”

    韩斌疑问道:“现在还只是早上,离天黑还早呢!”

    陈昊瞄了他一眼:“雨天,还是在这枝繁叶茂的森林里边,就算是不下雨,这地方太阳一落山就跟天黑差不多,一天中,能保持较好能见度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六个小时!”

    孙艳受教似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昨天黑得那么快,韩斌,你看看人家陈昊哥,再看看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韩斌脸一红,找不到反击的话,也只好闭口不语!

    柳怡醉身上穿的是防风防水的登山服,外边看不出来,里边湿得也不是很厉害,温度上来之后,她的行动能力有所恢复,总算是有点站立行走的力气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站起来之后,她眼角微微泛红,看似是要哭的样子,陈昊看着,也不知道她这是被烟熏的还是真的想哭。

    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为什么陈昊为什么来救自己这个问题,离婚还没有一个月的时间,自己就欠上他这么一大个人情,这不是自找不自在么?自己为什么要发神经来这鬼地方遇上这么一遭事?

    没人会去讨厌一个救了自己命的人,没人会,包括柳怡醉自己,但是她奇怪的思绪注定是要和所有人做对的,又思考了感情和婚姻陷入无限纠结之中,然后她自己都不知道流眼泪是因为劫后余生还是因为感动。百度一下“全能主持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