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大雨
    夜空中的一道闪电,照亮黑暗的深山,瞬间之后又恢复一片昏暗,紧接着便是一身炸雷。

    “啊!”

    在由两块大石头天然搭成岩房下,传出两声女人被惊吓后的尖叫。

    雷声过后,周边的黑暗又恢复一片安静中,显得更加吓人。

    柳怡醉把手机给打开,看看电量显示条上那可怜的电量,犹豫了一下,还是用手电光照看了一下周围。

    “马上就要下雨了,我的手机也快没电了!”柳怡醉一边说着,一边照亮打量了一下两位女生其中一位的脚踝。

    她的这个部位,已经肿得比大腿还粗,铁着黑青色,不知道是聚集了多少淤血。

    “又冷又困又饿,咱们只剩下几块巧克力了,要是明天还走不出去怎么办?咱们是不是要死在这里啊?”另外一个女生再一次泣声而说。

    “韩斌,都怪你,要不是你把背包弄丢了,咱们不至于连口吃的都没有!”

    韩斌是这里唯一的男人,可毕竟年纪太小,面对如此境地,他早已乱了分寸。

    柳怡醉再次把手机关掉,节省电量以备不时之需,岩房里又恢复黑暗,看不清楚韩斌的脸色。

    “我也不想啊,我也很饿!”韩斌用委屈的声音说道。

    “身为一个男人这么没用,连烟都不抽,你要是带个打火机,咱们现在还能生堆火!”

    “都是我的错行吧,孙艳,要不是你非得去拍那该死的照片我们几个也不至于被困在这里。”

    “你”两人相互找茬,说话间就要吵起来。

    柳怡醉无奈的说道:“都别吵了,不管什么原因咱们现在都已经在这了,别多说话节省体力,先休息一会,天亮之后我们再走!”

    孙艳带着些哭声,说道:“姐姐,对不起,让你一个大明星跟我们几个困在这里受罪,是我们几个连累了你!”

    柳怡醉实在无奈,靠在垫了塑料袋的石头上,小声说道:“休息一会儿吧,节省点体力!”

    这里的蚊子多得连准备的驱蚊水都没起什么作用了,空气中还漂浮着落叶腐味,实在是难闻至极,若不是现实就摆在眼前,她怎么也不会相信自己会被困在这样鸟不拉屎的地方。

    如果真的要死在这里,爸爸他老人家该有多伤心?

    自己一直为事业操碎了心,连个朋友都没来得及交,除了自己的父亲,还会有人为自己伤心么?这是一个非常值得思考的问题。

    柳正祥半晌之后,才发现这地方已经没有陈昊的踪影,急忙大喊了一声。

    “老团长,他进山了!”杨贺幽幽的说道。

    “什么?”柳正祥急了:“这不是胡闹么?你怎么不拦着他?”

    杨贺结巴:“我!”

    这可是无人深山,虽然面积比不上高黎贡山,却也是能置人于死地的,有没有猛兽先不说,光是山里的蚊虫蚂蚁就能要人命。

    当初在雨林打仗的时候,柳正祥亲眼看见过战友的腿踩进雨林的沼泽坑,几秒钟时间,泥潭里的虫子已经把他的骨头都给啃出来了!

    现在,他最亲的两个人都在里边,能不着急么?

    陈昊打着手电,沿着被人踩出来的痕迹往深山里走!

    这地方,就算是手机上下载的精密地图也只能看个大概,加上周边一片黑暗,若是忘记自己进来的方向,根本就分不清楚东西南北,这种情况下,能不能找到人全凭运气。

    天空又是一声炸雷,震耳欲聋,大雨马上就要来了!

    足足走了一个小时的路程,陈昊在树身上刻了一个记号,然后离开人走出来的痕迹,往可能走人的方向进去。

    这地方林子密得很,而且枝繁叶茂,即便是在白天,阳光说不定都照不到地面。

    陈昊依靠着手电,在地面寻找人行走过的痕迹,很失望,什么都没发现。

    既然没发现什么,那就立马换一个地方继续寻,若是大雨下来,那可就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陈昊喝了一口水,继续往前!

    雨还是开始下了,并且来势凶猛,嘀得树叶沙沙直响,声音很大,很吓人,就算是有人大声呼救都会被这雨声淹没。

    陈昊站在谷底,嘴里咬着手电,从包里翻出一个塑料袋,把手机包起来做防水处理。

    手机倒是不值钱,可里边有地图,而且要是手电丢失的时候,手机的亮光可以用来救命。

    大雨刚下没半个小时,原本干枯的河床立刻被水充满,陈昊跨过水沟,往上游走,按照自己进山的方向和行走的速度,此刻自己应该是在山的最深处,周边应该就是驴友禁地,原始森林!

    此刻,他除了雨声和流水声,已经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倒是那平缓的水滩里微弱的亮光十分显眼,陈昊以为是错觉,把手电关掉,再看!

    水里确实有屏幕的亮光,他急忙跑过去,放下背包,咬着手电朝那光亮游过去。

    陈昊抓住光源,来不及多看就立马反回去,拿上东西往高出走,因为这雨势越来越大,用不了多长时间这里就会发洪水。

    到一个安全的地方,陈昊终于有时间研究一下这显示频光源,是个防水的单反相机,镜头已经摔烂,显示屏也被摔了一下,只剩下一片白,看不见里边的东西。

    这东西很贵,没人会舍得扔了它,一定是有什么不可抗拒因素,很有可能是柳怡醉他们几个人其中的某一个掉落的,而水是刚从上边流下的,这相机有可能是被水冲下来的。

    雨才下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也就是说相机掉落的地方离这应该不远!

    陈昊把相机放进包里,然后就往上走,在手电耗尽电量之前,他得有点发现。

    柳怡醉紧了紧身上的登山衣,和孙艳靠在一起相互取暖,这岩房虽说能挡住大雨,却也有水从缝里流下来,然后就是外边大雨里边小雨。

    孙艳浑身都湿透了,双手抱着身子瑟瑟发抖,如果能看见的话,她的脸上一定是惨白的。

    受伤的女学生情况更糟,疼痛和寒冷交替,使她已经到昏迷的边缘,只是什么都看不见,韩斌和孙艳也注意不到她。

    柳怡醉穿的衣服比较保暖,所以没像其他三人那么夸张,她抖索的拿出手机打开,查看一下受伤学生的伤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