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美人独处
    第二天,陈昊一如既往的来个三公里,跑完之后,教洛古太极,这老爷子不愧是武术宗师,太极新拳法竟然两天就学到大概的精髓。

    六十多岁的年纪,一套拳法下来,平心静气,面色润红,精神有佳。

    收了拳法之后,洛古把外套给穿上,跟陈昊说道。

    “小昊,你这太极拳法还真是奇妙得很,虽然我老头子平时也经常习武,可每套拳法下来都累得不行,唯独这太极拳不仅不累人,还能调理生息,加上你所说的内功心法,我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不少。”

    这一点,陈昊从洛古老爷子的脸色可以看出来,太极拳配合太极心法,是有不一样的效果,只不过即便是在前世,能同时熟悉掌握两者的人很少,平常在广场上看见的那些老爷爷练的,基本都只是一套动作而已。

    “前辈不愧是武学宗师,如果是平常人,单是太极的这一套动作,没有一年半载是练不下来的,更不用说达到您现在的这个境界!”

    洛古满头白发,穿着武服还真有些仙风道骨的感觉,只不过他毕竟年纪大,又因为以前跟别人比武时受过伤,现在不能做太剧烈的打斗,实在是遗憾。

    “小昊,今晚上我家来吃饭,我们爷俩个好好的喝几杯!”洛古一脸诚意的邀请,陈昊还真不好拒绝,反正今晚也没事。

    “好吧,我正好也有很多东西得想前辈你讨教!”

    “那就这定了,今晚你来西湖小区南区甲栋506号,你应该知道吧,离这不远,我让老婆子多做两个菜,正好我介绍个人给你认识!”

    陈昊点头表示几下,然后就告别老爷子回到家里。

    ······

    生活似乎是变得有序起来,每天什么时候自己要做些什么事情都排得满满的,每天花三个小时的时间码字,然后是直播,别的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今天陈昊特意多买了些菜放在冰箱里,省得哪天家里又来人,自己还得吃没什么营养的泡面。

    吃完饭之后,陈昊直接就到阁楼,说好的要开咖啡店,不能什么准备都没有。

    万明几个小子还算是靠谱,等陈昊去的时候,他们还真的把装修队给找来了,但是只有两个人。

    店面不用过多装修,就是增添一个磨咖啡的地方和收银台就行,门口的石阶有些破旧,得翻新一下,两个人应该也差不多。

    “哥,这两个师傅我都熟,手工不错,而且价格还合适,材料你买的话,他们两个一人一天一百八,如果要让他们自己买材料的话,得看看要装修的面积和要如何装修再按平方来算。”陈昊刚来,万明就向他汇报道。

    陈昊非常满意的点头,再看这两位师傅,一看就是老实人,反正自己也没时间去准备材料,不如就让他们全套包下来吧。

    古色古香的店面只是增加些特色桌椅和柜台,别的就不用动,最重要的就是把门面给处理一下,再把招牌给挂上去。

    谈下来,把这些地方处理下来,差不多也就五万多块钱,而且还算上好一点的桌椅在里边。

    两位师傅把地方量测好,就先去准备东西,最多三五天时间也就能弄好。

    把事情交给他们,陈昊再把《爱》的曲谱给万明,让他们自己去找乐器找设备和音。

    陈昊开始直播的同时,柳怡醉正在家里闲着无聊弹着钢琴唱着歌,叶小青那丫头一大早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想出去逛街也没人陪。

    一首钢琴曲结束之后,她的手机铃声就响起来,是夏艳打过来的。

    “小醉,我们的专辑发行的时间被提前了,后天就举行签售会,地点在苏城体育馆。”

    柳怡醉心中一惊,忙道:“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下个月发行吗?后天就发行,我们的宣传怎么办?”

    夏艳叹了口气,回答道:“昆泰比我想象中的还要难对付得很多,而且他现在是要故意打压我们,没办法,这其中的泥潭深浅程度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也清楚你的为人和脾气,要你做些出格的事完全不可能,错就错在我们当初不该选择和昆泰合作。”

    夏艳这么一说,柳怡醉心中大概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她悠悠的把电话放下,眼神突然变得很失望,她想好好哭一场,为什么自己这么努力,最终还是没别人的一句话好用?

    有时候,女人是不是真的需要一个可以避风的港湾?就算是,那自己的港湾又在那里。

    她想起陈昊,想起昨天看见陈昊身上的那种有些自以为是的骄傲,想起陈昊做了好吃的饭菜,想起陈昊居然把房子给收拾得干干净净,还有趁自己不注意放进包里的存有五十万的银行卡和两万现金。

    这个陈昊,自己真的一点都不了解他。

    想到这里,柳怡醉的手不自觉的拿起手机,拨通陈昊的电话,只是彩铃响了半天,无人接听。

    陈昊正在直播间里讲得口水直喷不亦乐乎,打赏和点赞蜂拥而来,这个时候,认真讲故事不接电话是作为一个电台主持人的基本职业道德。

    “死陈昊,又不接电话!”柳怡醉气呼呼的把手机扔到沙发上,然后抱着一个可爱的卡通抱枕小声抽泣起来。

    哪有真正的‘冰冷女神’?她们只是像变色龙一样用‘冷’将她们的柔弱在别人面前伪装起来,但自己独自一人的时候,她们也会有温柔可爱,也会有眼泪的无奈。

    晚上,柳怡醉换上丝绸睡衣,轻薄的裙边沿着腰肢落下,露出半截秀腿,脖下的雪白能隐约的看出粉红色的蕾丝薄边,完美的风韵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俏丽的脚丫子干净如雪,保留原始的纯洁,没有体现妖艳的指甲油,洁白无瑕,宛如美玉。

    只不过,这样的美,没人能欣赏,因为她从来没有在任何人面前穿得这样随意,只是在独处的时候,她才会毫无保留的放开自己的慵懒。

    娇媚的身姿趟在沙发上,附上一片面膜,拿上一本杂志,这是睡觉之前的最后一件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