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将房间门反锁,再把防盗链给用上,柳怡醉才放心下来。

    娱乐圈不乏潜规则,有大把的人都是靠美色上位的,可柳怡醉宁可专辑销量为零,宁可以后要饭也不可能干出这种卖身求荣的事。

    叶小青拨打夏艳的电话,还是无人接听!

    “表姐,你说夏姨会不会出事啊?”

    这个,柳怡醉还真不知道,夏艳向来精明,在昆泰的手下,她应该吃不了亏。

    果然,没过两分钟,夏艳就给她打电话过来。

    “小醉,你怎么就走了?酒会还没结束呢!”

    夏艳这语气,听上去是有些责怪,让柳怡醉感觉很不舒服。

    但是夏艳是她的表姨,也是她的经纪人,带着自己出道,在娱乐圈里是帮自己最多的人,她不可能因为今晚的不愉快就去责怪她。

    柳怡醉楞了一下,说道:“姨,我身体不舒服,就和小青先回来了!”

    “你这孩子,你不知道这酒会有多重要?咱们这次专辑成绩好与坏,全得仰仗着昆泰,他万一生气,你知道后果吗?”

    “姨,我知道,可是他···算了,姨,时候也不早,你也早点回来休息!”

    挂断电话,柳怡醉感觉世界瞬间好阴暗,自己喜欢唱歌,希望自己的歌声得到粉丝们的喜欢和认可,一直以来,她都以为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和歌声在这一行走下去。

    可是现在,她不得不承认一个‘人心不古’的事实!

    “小叶,你说昆泰会不会不发行我们的专辑啊?”

    小叶把衣服褪去,换上睡衣:“不会的,合约都已经签了,他要是不发行就算是违约,即便是他想打压我们,也只会减少宣传的力度,表姐,我看着昆泰就是个人渣,当初跟他合作就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其他发行公司虽说实力不怎么样,但也不像现在这样让人烦心。”

    以前都是跟另外的发行公司合作,而这次是夏艳考虑到昆泰公司在圈内的影响力更大,才选择跟他合作的。

    这事,自然也得柳怡醉自己同意,所以现在,她感觉有点后悔。

    第二天一早,柳怡醉和叶小青就收拾好东西,直接买机票飞回苏城。

    公司现在没有安排活动通告,她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

    陈昊在公园里,教着老头儿打太极!

    相处几天之后,陈昊得知这老伯名叫洛古,在这个世界,他算得上是武术圈里数一数二的人物,每年举办的各种武术比赛都有他的出席。

    这样一来,陈昊这个后生居然要教武学大师功夫,这可是一件极为尴尬的事。

    但是洛古这个老伯也是怪人一个,他非得拉着陈昊教他太极,搞得跟像一个好学至极的小孩子一样。

    陈昊没办法,只得教他!

    一套拳打下来,太极的基本招式,洛古已经记得很清楚,打起来虽然不那么熟练,却也有几分模样。

    “洛叔,今天就到这,我得回去做饭了,你先练着,明天咱们再继续!”

    洛古一边打拳,一边回道:“那你快回去吧,我再练练!”

    陈昊小跑回家,刚上楼又看见那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不过这次是两个人。

    “小醉,你怎么又来了?”陈昊很是奇怪的问道,再看看她旁边的女人,急忙再脑海中的记忆寻找她的名字。

    “小青!”

    柳怡醉感觉有些生气,她已经在这等了大半个小时了,敲了半天门,没有一点回应,电话也不接。

    “陈昊,你可真有能耐?我都已经从外地飞回来了,你居然才回家,是不是又包夜上网去了?电话也不接!”

    柳怡醉的声音好听,骂起人来还真让陈昊有种莫名的享受冲动。

    陈昊穿着运动服,满头是汗,摆摆手道:“你看我模样像是通宵打游戏该有的样子吗?难不成在你眼里我就只会打游戏?”

    可不是嘛?在柳怡醉的眼里,陈昊就是一个只会打游戏的无业宅男,事实上以前的陈昊也确实是这样的。

    “要不然陈少爷您还能干嘛?我倒是希望你有份工作可以自己养自己······”

    看着两人越吵越凶,叶小青急忙在旁边看看有没有人来。

    “表姐,你们两个一见面就吵架,要吵进去里边吵行不行?站在楼道里就吵,也不怕别人看见。”

    柳怡醉满脸的不爽,面向陈昊:“开门啊,金屋藏娇怕我们看见呐?”

    陈昊拿出钥匙,把门给打开:“进来吧!”

    刚进去,柳怡醉已经最好用手捂鼻的准备,他受不了陈昊房间的那种霉臭味。

    可是这次,她似乎是觉得自己的嗅觉出现问题,那股霉臭味没有了,反倒是是有股淡淡的清香,似乎是某种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再看客厅,已经不是原来的摆设,沙发干干净净的,上边还放着两个灰色的抱枕,茶几上并不是原来的泡面桶,而是一盘水果和电视遥控器。

    客厅一边的柜台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书籍和盆景。

    这家,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非常干净!

    陈昊把钥匙挂在门口的挂扣上,随口说道:“我不会招呼人,你们俩随便坐吧?喝水吗?”

    柳怡醉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只是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

    “表姐,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啦?”

    陈昊家叶小青也来过几次,什么模样她可是一清二楚的,现在这么整齐,她还真有些不习惯。

    柳怡醉感觉也是走错地方了,可是这里是陈昊家没错,而且陈昊还在这里呢。

    一个成年邋遢的男人,忽然之间居然会把房间收拾得这么干净,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这间房间住女人了!

    女人?难道陈昊真的找了一个女朋友,自己虽然一点都不喜欢陈昊,但他毕竟是跟自己结过婚的,如果她真的有女朋友,那自己那超强的自尊心往哪放?

    正胡思乱想的做到沙发上,陈昊已经端着两杯水放到茶几上边。

    “家里也没茶没咖啡,你们就凑合的喝白开水吧,噢,你们今天来是看看我有没有买车吧?”陈昊把车钥匙拿出来,放到柳怡醉的面前:“这是钥匙,车就在楼下小区停车场,你们要是不信,待会可以开走!”

    陈昊忽然想起什么,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张银行卡和一个装满现金的信封。

    “这卡里边的钱,你说有五十万,我一分没动,这是前些天夏姨送来的两万块也一并在这,你带回去吧!”

    “jc40 ?姓陈的,这车可值七八十万呢?你哪来的那么多钱?”叶小青把钥匙拿起来看看,非常奇怪的说道。

    柳怡醉也觉得奇怪,也跟着说道:“对啊,我给你的钱你都没用,你哪来的那么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