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一首歌的时间
    这一条街上,充斥各种酒水的味道,站在街头,可以隐约的听到音乐的声音,酒吧的门口有男女三三两两的进出。

    这里夜店的热闹跟前世的比起来有过之无不及,这里的生活压力也如此,所以会有很多工作或者生活上不如意的人来这里买醉。

    陈昊走进一个名叫‘色夜’的酒吧,找到一个相对人较少的位置坐下,现在夜晚才刚开始就有这么多的人,可想而知这酒吧的生意到底是有多好。

    “给我来一瓶啤酒!”

    陈昊跟在吧台的调酒小姐说了一声,这小姐姐穿着白色的工作服,隆起的双峰看似很有料。

    这里的音乐并非来自音响,而是有一个微型乐队。

    乐队偏属于重音乐,架子鼓、吉他、电吉他、贝斯这些乐器也和前世的没多大差别,主唱是一个长头的男子,看似有二十多岁的样子。

    他的嗓音很好,唱出来的歌声也很好听,只是台下的人大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酒水和聊天,认真听他们唱歌的没几个人。

    陈昊算是其中一个,来到这里,一切都是新颖的,就连音乐也显得那么的不一样。

    前世那些经典歌曲这个世界一首没有,这似乎是一个机会。

    陈昊的脑海里响起了那些宛转幽雅的曲调,一种上去唱一首的想法开始萌生。

    “啪!”

    啤酒瓶子摔稀碎的声音格外的刺耳,乐器的声音停止,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声音传来的位置。

    “唱得什么玩意?我们哥几个天天来这酒吧你们几个天天唱这几首歌,能不能玩点新花样?”

    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他旁边还有两个和他长得差不多男人,单从穿着打扮来看,陈昊就能看出来他们这几个人都是所谓的有钱人。

    虽然不是第一次被顾客骂,台上的主唱急忙下台道歉,表示不再继续唱。

    但是此刻,刚才砸瓶子的中年男子并不买账,说道:“老子有的是钱,只要你们能唱出一首让爷高兴的歌,这些钱都是你们的!”

    说着,他从怀里的衣袋中掏出大把现金,直接砸到主唱的脑门上。

    钱用橡皮筋捆绑得很好,并没有因此而散落。

    这些钱不少,至少得有个四五万的样子,主唱手里拿着这些钱,却有些不知所措,他知道,这人已经喝醉,要满足他的要求很不容易,而且自己练得差不多的歌还真没几首。

    他想要拒绝,但是又不敢拒绝,只好把求助的眼神看向酒吧老板。

    陈昊把一瓶啤酒给喝完,放了十块钱在柜台上,然后转身要走!

    漂亮的调酒小妹急忙叫道:“先生,你的钱···”

    陈昊潇洒的转回头,笑道:“不用找了!”

    “先生,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的钱不够,啤酒二十块!”

    噗···

    “什么?这才一瓶啤酒而已,怎么卖得比白酒还贵?烟店啊?”

    “先生,我们这里的啤酒都是进口的,所以有点贵,您看,这价目表上都写着呢!”

    陈昊一看,还真有写,只怪自己刚才没注意看,没办法,只得又掏了十块给调酒小姐!

    不管是在前世还是在这里,这是自己喝的最贵的一瓶啤酒!

    陈昊也不是要离开,他直接朝着那站在原地受骂的主唱走过去,把中年男子给来开,说道:“这位先生不就是想听一首歌吗?这样,我来唱好不好?”

    中年男子满身酒气,脸上充满醉意,若不是他旁边的两人扶着他,他恐怕连站都站不稳。

    陈昊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这位先生想听一首什么样的歌?”

    中年男子摇摇晃晃的,结结巴巴的说出他的要求。

    “我们三个是好哥们,好弟兄,都是在一个学校睡一间寝室的,现在我们都老了,就想听一首关于青春的歌,能让我们好好回忆回忆!”

    关于青春的歌?这还不是一抓一大把?

    陈昊想了一下,心中有了主意,转身面向青年主唱,说道:“借你们的吉他一用!”

    这几个人,还只是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小青年,在处理一些冲突的时候方法和技巧不是很多,有人替他们唱歌,自然非常愿意,吉他手就把吉他递给陈昊。

    陈昊接过,调音试了一下,觉得还不错,就站到麦克风前,开始准备唱歌!

    中年男子把刚才的四万块钱放到陈昊的面前:“唱一首歌,这些钱都是你的。”

    陈昊当然是冲着这些钱来的,自己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想要告别被女人包养的日子,就得先有自己的收入。

    唱一首歌就能得到四万块,凭自己的实力赚钱,不偷不抢,怕什么?

    这一闹剧开始,酒吧的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挂着吉他的陈昊身上,他现在就像是一个万众瞩目的明星,准备开始他的第一场演唱会。

    陈昊调整一下,开始拨动琴弦,短暂的轻音前奏,陈昊开始唱起来:

    春天的花开秋天的风以及冬天的落阳

    忧郁的青春年少的我曾经无知的这么想

    风车在四季轮回的歌里它天天的流转

    风华雪月的诗句里我在年年的成长

    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一个人

    就在那多愁善感而初次等待的青春······

    这是一首前世经典的校园民谣,很容易触动人的神经,很容易也很自然的让人勾起对往事的怀念,青春易逝,韶华易老,流水带走光阴的故事,也带走多愁善感的青春。

    随着陈昊的歌声,在场的所有人包括已经醉酒的中年男子都沉默下来,静静的听着。

    不少人已经掏出手机在千度上搜索陈昊唱出来的歌词,却发现什么都没有搜索出来。

    千度是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在这里都搜不到,那就说明这首歌并没有人上传上去,而这里的所有人无一例外都没有听过这首歌。

    这就奇怪了,难道这首歌是这家伙原创的?

    看到这里所有人的反应,陈昊很是满意,好在自己这具身体的嗓音并不差,唱完第一段之后,已经能找到一点感觉。

    发黄的相片古老的信以及褪色的圣诞卡

    年轻是为你写的歌恐怕你早已忘了吧

    过去的誓言就像那课本里缤纷的书签

    刻画着多少美丽的诗可终究是一阵烟······

    陈昊用平稳的嗓音唱完这一段,刚才还脸红脖子粗骂人的三个男人已经留下眼泪,不用多说,他们三个既然是一个学校毕业的老哥们,那必定是想起以前的青春岁月。

    这里,不乏多愁善感之人,人是一种很容易缅想的动物,不少已经有点年纪的人已经开始随着陈昊的歌声深入到回忆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