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始于巧合
    从城市的建筑和行人的穿着风格来看,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唯一不同的是这里没有那些熟悉的人名和曲调,最离谱的是连基本的菜名都消失得干干净净。

    陈昊放下鼠标,一脸茫然!

    “如果世界是我的,那我就不属于这个世界,而我又处身于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一早上,他都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即便是他已经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陈昊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严格来说,他是重生到另外一个次元的世界了。

    在短暂的复杂心情之后,他也只好想通,好死不如赖活着,即便是活到另外的世界,也比死了好,而且在这一世,他可以换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不必再像前世那般打打杀杀。

    这是一间不是并不是很大的套房,也是在这个世界里唯一还属于陈昊的东西,按照这具身体的记忆来看,自己应该还有一个会漂亮的老婆,叫柳怡醉,而且还是一个当红歌手。

    照这么说,这小日子还是可以过得很不错的,上天真是对自己太好了,给个重生的机会不说还白送个明星老婆。

    只不过自己这个挫样,怎么会有女人瞎了眼看上自己呢?

    这个问题,陈昊还需要从脑海中的那点模糊记忆中寻找答案,原来柳怡醉的爸爸跟自己的父亲是当年一起上过战场的战友,他们两人是一个连的好兄弟,从那时候,两人就给自己的孩子定了娃娃亲。

    到最后,陈昊的父亲为救柳怡醉他爸,被一颗流弹打中脊椎,因为得不到及时治疗,没过多久就丢下陈昊母子俩撒手归西。

    转眼二十年过去,柳父为实现当年对兄弟的诺言,愣是逼着刚出道的柳怡醉嫁给无业游民的陈昊。

    这种包办婚姻的后果自然可想而知,柳怡醉号称‘冷艳歌后’,自然不会对陈昊有所感冒,于是,结婚领证三年愣是连面都没见上几次。

    哎!

    陈昊叹了口气,好不容易有个老婆,居然是这样的感情,实在是窝囊,看样子得替这家伙好好的活下去。

    陈昊没有工作,平日里所过的生活就是上网打游戏,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窝囊废,至于生活费,柳怡醉每个月都会叫人送一万块钱过来。

    没办法,为了自己的唱歌事业,她已经结婚的秘密不能从陈昊的口中说出去,好在以前的陈昊也不是那么不识抬举的人,每个月拿钱过日子,跟柳怡醉领证结婚的事情他愣是半字都没跟别人说。

    陈昊自认为自己并不是喜欢吃软饭的人,在前世,别说要女人的钱,就算是跟女人借钱也没有过。

    但是现在,刚来到这个世界,还没开始挣钱,还剩下的三千多块钱,即便是太不好花也得对付上几天。

    至少得找到工作再说!

    陈昊把网页打开,在千度搜索界面上输入‘网络小说’几个字,立马就跳出来很多结果。

    这里的网络小说并不像前世那般火爆,有足够浏览量的网站也就两三家,写的还只是一些非常传统的小说或者文章,那些天马行空脑洞大开的网文世界在这里根本没有。

    前世,陈昊也看过不少的小说,虽然不能想起每一个字,但是大概的情节还是能想得起来,只要在这些情节上边再加些修饰,全本的小说写下来还是不成问题的。

    “嘀嘀!”放在床头的手机传来两声短信提示!

    陈昊顺手拿起一看,原来是一份面试邀请,以前的陈昊在网上投了一份做广播主持的简历,现在已经过了三个月才回复。

    “明天上午九点,海天大厦十五楼,今时电台人事部?”陈昊心中记下这个地址。

    对于广播,陈昊还是十分有兴趣的,每天只需要坐在麦克风前,跟听众发发牢骚,回答一些听众提出的问题,最主要的是有钱可以拿,搞不好节目一火,自己不就也跟着火了吗?

    “咚咚!”

    门口响起敲门的声音!

    这个世界的陈昊并不善于交际,所以也没几个朋友,能来这里找他的,要么就是上门推销的,要么就是收水电费的物业,别的基本上都没什么人。

    虽然这样,陈昊还是站起身来去开门。

    门刚打开,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张长得十分清秀的脸,这是一张女人的脸,她的头发梳朝后,打扮的非常有干劲,一看就有一种能让男人产生压迫感的气势。

    这女人看似已经有四十岁左右,按照陈昊脑海中的记忆,她应该是自己那明星老婆的亲戚经纪人夏艳。

    夏艳一手挎包,另外一手上拿着一个信封,信封里边装着的东西有点厚,不用说了,陈昊一眼就看出来是钱。

    “这是你这个月的生活费,还是老规矩,别乱说话!”

    说实话,作为一个四肢健全的七尺男儿,接女人给的钱,陈昊还真的伸不出去手,来到这里也不例外。

    陈昊打算拒绝这些钱:“艳姐,怎么说我也是一个男人,吃软饭的日子我也不想再过,这些钱还请你带回去吧,不过你放心,关于小醉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出去,我用我的人品保证!”

    夏艳作为一个在娱乐圈的烂泥塘里摸爬滚打十几年的老手,能顺风顺水的做到现在,靠的就是成熟老练,做事从不拖泥带水,说实话,她还真不相信陈昊还能有什么人品可讲。

    她直接把钱往陈昊旁边的桌上一放,转身就准备离开,一句废话都没有,倒是快走到门口的时候才转回来告诉陈昊。

    “下个月十五号,小醉得回家一趟,还是一样,带着你一起回去,这些钱留着买几套好一点的衣服,千万记住,你跟小醉现在的状况,千万别在我表哥面前说漏嘴了!”

    陈昊点头,这事他自然答应,不过这钱,就不一定得花了!

    送走夏艳,陈昊就坐到电脑前,看着面前一沓用橡皮筋捆得整整齐齐的钞票,发出一声冷笑。

    “一个男人的日子过到得让一个女人来养活,也真够悲哀的,现在我来替你活下去,得换一种方式才行。”

    记得有一句话这么说,要想改变一个人,就给他钱,如果还改变不了,那就给他更多的钱。不管要做什么事,首先都得从钱开始!

    陈昊并不太认同这句话,首先这间屋子太乱,不太符合自己的性格,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前世军人的内务条令,活生生把陈昊给逼出强迫症来,这么乱的地方,他可是一分钟都待不下去。

    花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才把这猪窝似的房间给打扫干净,所有物品都摆放得非常整齐,里里外外的擦拭得非常干净,跟几个小时以前相比完全就是另外一个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