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七章 领主的傻儿子
    亚马逊战士的威名是靠着这些彪悍的女人在一次次战斗中打出来的。

    亚马逊这个种族,据法师们研究,其血脉可以追溯到古罗马帝国时期,起源已经无从调查了。

    但是他们或者说这个民族中的女性显然已经和凡人有了一定的界限,她们中超凡者的成才率高的惊人,还有不少人会在自己的典范之路上掌握一些闪电方面的威能。

    而亚马逊种族的男性就平凡多了,和其他凡人一样,在这个世界中挣扎,或者说他们过得更凄惨一点。

    因为亚马逊部落无一例外,都是母系社会。

    随着亚马逊部落和外界进行越来越多的交流,她们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也逐渐发生了变化。

    其中最显著的变化就是亚马逊女战士原本为了射箭以及战斗方便,会割掉一侧胸部脂肪的传统,在最近的几百年中逐渐消失了。

    随着整个世界力量等级上升,这些原本彪悍的女人们发现她们的力量远超自己的祖先。

    这让她们更加希望走出自己的保留地,去世界各地见识各种各样的敌人。

    阿尔杰农就碰巧遇到了这样一个亚马逊女人,往后的事情就很烂俗了,一边是虽然儿子都十几岁,但是正处于壮年时期的贵族领主,又能打,又有钱,长的还帅。

    一边是能打,长的漂亮,在男女观念方面有着另类理解的亚马逊女战士。

    总之事后双方都觉得自己占了个大便宜,觉得对方很合自己的口味,于是就在一起生活半年多,一直到伊丽莎白的意外诞生。

    小伊丽莎白的童年一半的时间是在歌德瑞姆城中长大的,一半的时间则是随着自己的母亲在亚马逊部落中,像个真正的战士一样学习各种格斗技巧。

    当然,过了很长时间之后,阿尔杰农终于意识到自己在这场关系中,属于被嫖的那一方,就再也没有和伊丽莎白的母亲见过面。

    伊丽莎白尽管只有十五岁,但是她已经完成了亚马逊部落中的全部训练,得到了自己母亲的认可,背后的短剑和盾牌就是她出师的证明。

    这一次听说自己的父亲受了伤,已经快三个月没回来过的伊丽莎白带着四个关系很好的亚马逊姐妹回来探亲。

    结果刚一进来,就看见这么一场好戏,对自己的大哥几乎没有任何感情的伊丽莎白饶有兴致的看着那个赛里斯人一个打八个,打的自己的大哥捂着脑袋乱跑。

    “戴安娜,那个赛里斯人看起来好厉害!”一个身材高挑,有着小麦色皮肤的亚马逊女战士瞪着大眼睛看着狩魔猎人,对伊丽莎白说到:“我要把他抢回去和他生孩子!”

    “在这里叫我伊丽莎白,阿娜荷忒。”伊丽莎白手疾眼快的捂住了身边女孩子的嘴:“我跟你说过很多次了,我们这里这种话不能乱讲!”

    “为什么嘛?你们这里的人真虚伪,喜欢为什么不能抢!”阿娜荷忒绕着看起来最成熟的那个女战士躲避着伊丽莎白的手臂,兴奋地说:“快看,快看,你大哥的手下被人砍死了一个!”

    伊丽莎白一回头就看见那个狩魔猎人用自己的长剑把一个拿着弯刀的人拦腰砍成了两半,同时还在逼问着什么。

    徐逸尘看着被腰斩的职业者惨叫了几声,然后一脸狰狞的对着自己说:“玛玛不会放过你的!”

    徐逸尘一脚踢在了他的腹腔外侧,开放性的伤口喷出了不少内脏的碎片,让这个家伙顿时回归了死亡。

    徐逸尘觉得歌德瑞姆城是他的幸运宝地,渥金教会的阴谋,瑟斯·兰尼斯特的手下,还有刹帝利帮的人,竟然三方齐聚了!

    这场仗打的有些不明不白的,徐逸尘没想到那个叫安德鲁的年轻人在自己干掉班迪尼克之后,居然敢让人对自己出手。

    要知道歌德瑞姆城中的大半个贵族势力就站在不远处围观呢,他们都没有动手继续招惹自己,这个领主家的傻儿子竟然敢出头。

    狩魔猎人也没有跟他客气,干掉了他的两个手下,打断了安德鲁两条腿。

    在这之后亚尔维斯才喊了一嗓子,阻止了他继续施暴,在这个过程中在场的其他贵族就这么看着他殴打领主的儿子。

    显然这个叫安德鲁的傻儿子,在这些人心中毫无地位可言。

    “我猜,歌德瑞姆城的领主是打定了主意要和凯尔莫罕作对了。”徐逸尘在说话的过程中,将安德鲁带来的手下逐一的砍倒在地。

    每一具尸体他都会检查一下对方的胸前,上面都有一只金毛狮子的纹身。

    根据阿尔特雅的情报,这是兰尼斯特家族以前的家徽,显然瑟曦·兰尼斯特可不满足只当一个海盗。

    “勾结海盗,对狩魔猎人蓄意不轨。”徐逸尘将长剑收回到自己的剑鞘,手掌虚握着剑柄,对在场的所有人问道:“我想我应该不用再拔剑了吧?今天我杀的人已经够多了。”

    “我想知道歌德瑞姆城的领主会怎么解释这些事,还是说这个白痴就能代表你们领主的意思?”徐逸尘踩着安德鲁的脑袋,把刚抬起头来的大公子又踩回了泥坑里。

    “我的父亲因为受伤,卧床不起,恐怕戴不上你扣的那些大帽子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亚尔维斯身后响起。

    伊丽莎白收起了和同伴嬉皮笑脸的样子,带着一副生人莫近的气势走了出来,站在了所有贵族的前面:“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和歌德瑞姆城的统治者毫无关系,都是我亲爱的哥哥一手策划,如果您的怒火还没有散去的话,不妨宰了那个白痴,我发誓,歌德瑞姆城绝不会有人事后有怨言!”

    徐逸尘能感觉到脚下安德鲁挣扎的力量,但是他没给安德鲁说话的机会:“你又是谁?”

    “我是歌德瑞姆城领主,阿尔杰农·普林斯伯爵的女儿,你可叫我伊丽莎白·普林斯。”一身戎装的少女彬彬有礼的低头向狩魔猎人行礼。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