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 屠杀
    哈桑·辛格原本出身于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他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国有企业的高管,但是随着新华夏的企业大规模开发恒河地区之后,恒河政府的国企就开始逐年减产的趋势。

    一方面是新华夏强势的政策倾斜,另一方面则是打擂台的对手层出不穷的黑科技。

    哈桑到现在也还记得,自己的父亲每天都要揪着头发喝上很多的酒,就是因为新华夏的竞争者不声不响的拿出了难以逾越的技术优势。

    这不是一次两次的独立事件,而是全方位,各个层次上的超越。

    没过几年,哈桑的父母就双双失去了高薪的工作,不得不拿着政府的补贴寻找新工作。

    好在哈桑所在的城市属于完全合作的地区,在新华夏的支持下,大部分人只要肯接工作,就可以享受全方位的补贴。

    曾经就读于私立学校的哈桑,在十四岁那年,被转到了新建立的公立学校中读书,并非因为无力负担,哈桑的父母依靠早些年的积蓄日子过得还算宽松。

    但是那所私立学校在新华夏的新政策中,属于违反公民权益的机构,被强行取缔了。

    为每一个公民提供完全平等的教育资源,医疗资源,是新华夏的基本国策。

    只不过,在新华夏内部,这个完全平等的资源分配政策,是按照公民等级分配的,这也算是一种黑色幽默吧。

    但是新华夏用最苛刻的方式规定了公民等级提升的方式,想依靠血缘关系,以及家族势力来强行占有更多的教育,医疗资源,基本上在本土被杜绝了。

    总得来说,在哈桑·辛格的眼中,新华夏是一个掠夺他优越生活的恶势力,但是因为它的强大,哈桑一直将这种想法压抑在心中。

    直到现在,他终于有机会将这口恶气释放出来了。

    “你还以为这里是地球么?”哈桑穿着一身和汉姆镇卫军们几乎一样的盔甲,插着腰,站在玩家的最前面,气势澎湃的说道:“别想着继续欺压我们!这一次,我要给你一个教训!”

    只不过在他的身后,玩家们的反应就不那么热烈了。

    在大部分恒河人,尤其是生活在底层的恒河人眼中,新华夏的形象就像是一个严厉的父亲,它可能会因为一点小错,无情的抽打你一顿,但是也会保证你生活在公平公正的环境中。

    哈桑这个时候已经在暗骂三个辛格了,他们将最强硬,最有反抗之心的那些玩家都集中在一起,组成了刹帝利武士团,剩下的人几乎都是孬种。

    好在哈桑能当上一镇的头目,也不是光靠嘴皮子,他把自己的嫡系安插在了身后的玩家中,在这种关键时刻,他们纷纷带起了节奏。

    “没错,我们不能再一次输掉和新华夏的战争!恒河万岁!”几个玩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呐喊。

    “那些新华夏的走狗可以欺压我们一时,但是不能欺压我们一世!为了自由,为了未来!”看着气氛依然不那么热烈,几个心腹又加了把火。

    徐逸尘看了看站在哈桑身后的那帮玩家,一水的恒河人,四分之一的人有盔甲,有将近一半的人有武器,其他人只不过是拿着木棒来凑数。

    虽然在有心人的起哄中,显得挺热闹,但是在狩魔猎人面前,他们显然才是气势衰弱的那边。

    这一点,连徐逸尘身后的汉姆镇卫军都看出来了。

    好在徐逸尘就是要在这帮恒河人面前立威,和新华夏之前的政策一样,他要杀得他们五十年之内都提不起反抗之心。

    只不过,在游戏中的死亡威慑力大减,也许这会给他们带来一点微薄的勇气?

    狩魔猎人从背后抽出了。

    修长而锋利的剑身,让身后识货的士兵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连带狩魔猎人身上那件也如同活物一样,奥利哈钢快速的在表面流动,在盔甲表面舒展开来,薄薄的铺了一层。

    这一次连警告都没有了,徐逸尘打算直接开战。

    既然在这个世界,你们不再畏惧死亡。

    那么,畏惧我吧。

    我既死亡!

    哈桑只觉得眼前一花,那个新华夏人身上的盔甲就变了个样子,将阳光反射了过来。

    下一秒,哈桑就感觉到自己脖子一凉,整个视野在旋转中,变得越来越高,一个穿着盔甲的无头尸体不断的出现在自己的视网膜上。

    站在哈桑身边的恒河玩家甚至都没看清楚,那个新华夏人是怎么冲过来的,就被自己头目的血溅了满头满脸。

    连尖叫都来不及喊出口,徐逸尘就一嘴巴子抽碎了他半边的下颚骨。

    受了伤的恒河人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发出了非人的嚎叫声,在之前的重击中,他不小心咬烂了舌头。

    对付这些没什么战斗经验的玩家,徐逸尘连都懒得开,光是靠着的天赋和丰富的战斗经验就轻易的避开了每一次攻击。

    徐逸尘不得不承认,在现实中的战斗,大部分都依靠热武器来解决战斗,对他的技击能力没什么提高。

    在游戏中这几个月的时间中,不断的使用各种冷兵器,面对各种人形的非人的强敌,他的实战经验在飞速的提高。

    如果他还有机会回地球的话,徐逸尘的剑术老师一定会惊异于他的提高。

    轻松的躲过了一个试图擒抱他的壮汉,徐逸尘转身借着惯性将抡了一圈,锋利的剑刃如同没有阻力一般,将敌人从肩膀到胯骨切成了两半。

    他的长剑在划过心脏时,轻轻的划过了一道弧线。

    这样的伤势,人不会立刻死去,而是会哀嚎上几秒钟,眼看着自己的内脏和肠子沿着伤口倾泻而出。

    他就是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恐吓这些人,与我为敌者,死无全尸!

    这些恒河人并非猛士,他们本应该在这样的惨像面前落荒而逃。

    只不过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以至于后面的人还没搞明白前面发生了什么事。

    所以,这是一场屠杀。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