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 肆无忌惮
    ..,

    汉姆镇是个规模不算小的镇子,平日里不少行商都会特意路过这里,和镇子上的渔民做点生意,看看有没有什么意外收获。

    守着避风港海湾,捕捞业还算发达,本地人几乎人人都会几手下水摸鱼的技术,除非依靠魔法,不然任何海产品都没法从原产地运出去。

    真正吸引商人们过来的是珍珠。

    汉姆镇的渔民们有时候会在沙滩上捡到藏有珍珠的贝壳,在几年前这里更是出现过一颗10毫米大小的金色珍珠,给汉姆镇带来了四千金币的收入!

    当然,汉姆镇的收入,就等于是汉姆爵士的收入。

    从汉姆镇的名字上,就能得知,这个小镇是汉姆爵士的领地。

    汉姆爵士曾经是歌德瑞姆城领主册封的开拓骑士之一,但是汉姆骑士颇有手段,用了不到十五年的时间,就从汉姆骑士变成了汉姆爵士。

    在汉姆镇上,人们一般都叫他汉姆老爷,年近五十岁的汉姆老爷平时都住在自己歌德瑞姆城内的大宅里,每个季度才来镇子里巡视一番。

    作为汉姆爵士的主要收入来源,他也相应的在镇子上留下一只五十人规模的私兵,这基本是他的全部武装力量。

    这些私兵平时的主要工作就是维持镇子上的治安,以及保证汉姆老爷的合法权益,防止有人私吞属于他的珍珠。

    任何在海滩上捡到的珍珠,都属于汉姆爵士!

    当然,大度的汉姆爵士会奖励捡到珍珠的平民,五个大银币!

    这些年中,不是没有人动过歪脑筋,只不过被发现的人会被士兵们在脚腕上绑上一块石头,扔进海里淹死。

    连带和他做生意的商人,也会受到惩罚,大一点的商会会缴纳不菲的罚款,小一点的就更惨了,士兵们不介意客串一下强盗。

    除此以外,汉姆爵士对这个镇子的干涉并不多。

    这就给了地下势力发展壮大的机会,比如说牛角帮。

    一群放牛的牛仔组成的小帮派,领头的是个受伤几乎失去了战斗力的老佣兵,平日里他们也是帮那些私兵盯着珍珠的眼线之一。

    最近牛角帮的日子不好过,一群不知道从哪来的外来者,袭击了他们平日里长去的酒吧,用木棍把这群‘牛仔’打的七零八落。

    安德森从房间的一头走到了另一头,看着伤兵满员的手下,脸色阴沉不定。

    作为牛角帮的老大,安德森在年轻的时候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如果不是被人挑断了腿筋,他未尝没有成为职业者的机会。

    “头,那些人之前从来没见过,皮肤黝黑,看起来不像是本地人。”一个头上包着绷带的人对安德森说道:“他们的人数很多,当时在场的兄弟们寡不敌众,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安德森这几天已经见过了那些袭击自己的人,那帮外来者的战斗力不错,虽然看起来大部分都是菜鸟,但是打起来力量上却一点也不输自己手下的好小伙子。

    最重要的是,镇子中央的卫军所居然没什么动静,这就让安德森有些拿不定心思了。

    他们牛角帮每个月都会分出一半的利益,上缴给那些每天无所事事的士兵,为的就是买个平安。

    这些钱不仅包括他们敲诈勒索,放贷收保护费的收入,还包括他们经营牧场的正规收入,吃惯了海鱼的贵族们对这些红肉,一向非常喜爱,所以价格也不错。

    但是现在卫军所摆明了态度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安德森担心那些外来者已经和卫军所的人串通好了。

    大部分手下都被打伤,轻的鼻青脸肿,重的伤筋动骨,倒是没出人命,似乎对方也有所顾忌,但是这改变不了安德森现在手上无人可用的局面。

    “刹帝利帮!”安德森念叨着这个绕口的名字:“你们到底是什么来头?”

    突然一个之前被派出去打听消息的手下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连气都不等喘匀就兴高采烈的喊道:“安德森老大!好消息,好消息啊!”

    安德森赶紧问道:“怎么回事?”

    “那帮外来者在港口被人教训了!”年轻人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看见的分享了出来:“有两只渔船回港的时候和那些外来者遇上了,两边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没几句话的功夫就打起来了。”

    “不,不是打起来了,那些外来者被一个穿着奇怪盔甲的光头打的屁滚尿流的!”年轻人组织了一下语言:“光是我看见的,就得有五个人活不成了,还有好几个被打断了胳膊和腿,太惨了!”

    这下房间里就热闹了,汉姆镇平日里虽然也有命案发生,但是光天化日之下死了这么多人,还是第一次。

    歌德瑞姆城和安东尼大港不一样,这座城建立的时间要比安东尼大港短的多,第一代领主还活着,将手里的领地打理的井井有条。

    而且附近没有黑森林这种绿皮,魔兽聚集的危险地区,所以生存环境要优越许多,唯一的威胁就是海船偶尔会在外海遇到尤顿海姆人的海盗。

    不过那都是船长们的烦恼,和本地的居民关系不大,尤顿海姆人从来不会冒险登陆来掠夺岸边的小镇子。

    他们的船吃水线更深,不太适合停靠在岸边,容易搁浅。

    “走,我们去看看怎么回事。”安德森让那个冒失的手下在前面带路,带着两个还有战斗力的人一起往港口方向走去。

    在内心中,安德森是有些激动的,听那个手下的叙述,这帮外来者一定是惹恼了一个等级不低的超凡者。

    而没能成为超凡者,是安德森这辈子最大的遗憾。

    当安德森赶到港口的时候,手下人口中特别能打的人已经离开了这里,不过他留下的尸体和伤员还在。

    远不止五具尸体,安德森在港口扫视了一圈,就看见了不下十具尸体,大部分都是被人拧断了脖子,舌头伸的老长,还有几个则被人用弯刀割断了喉咙。

    安德森的手在轻微的颤抖,他有多少年没见过如此肆无忌惮的人物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