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七章 开个玩笑
    简单的和四个玩家交流了一下,徐逸尘很快掌握自己的现状。

    避风港海湾显然距离自己之前出生的黑森林地区很遥远,以至于他所掌握的地图中,双方都没有对方的标注。

    附近最大的城市叫做歌德瑞姆城,但是这几个玩家都没去过,只是听当地人说起过。

    这附近的地理环境显然要比安东尼大港优越一些,很适合种植庄稼,人口和村落也更多一些。

    对应的是,这里的玩家也非常多,光是拉尔夫自己大致统计的就有近千人之多,只不过他们都是普通玩家,而并非管理层的精英玩家。

    所以他们尽管人数不少,但是依然没有对原住民造成太大的影响。

    仅有几个规模较大的帮派控制了一些村庄的地下势力,取代了本地的流氓团伙,说他们是有组织的黑帮都算夸他们。

    到目前为止,各村庄的领主老爷们依然是不可战胜的力量。

    对于徐逸尘来说,这简直是丢尽了玩家的脸。

    但是考虑到这里的玩家大部分都是黄老邪经常拿来做反面教材的猪队友,他也不是十分惊讶。

    毕竟徐逸尘自己也亲身体验过那些仆从国,在地球上的军队是什么素质。

    对于新华夏和它的老对手来说,之前发生的科技爆炸是个从天而降的机会,尽管发生了数不清的危机和事故,但是最终的结果是大幅度的提高了科技层次。

    但是对于其他本来就属于老大难的国家,原本脆弱的科研机制就被彻底摧毁了,后科技爆炸时代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个比烂的时代。

    觉醒了黑科技的‘聆听者’们被各自的宗主国作为科技储备运走,冷藏,而自身又没有足够的科学人员来研究日新月异的新科技。

    对于他们来说,这几乎就是末日,科技断层真正意义上的出现在了五常和其他非五常国家之间。

    阿非利加联盟之所以忠心耿耿的跟随着新华夏的脚步,就是因为他们明白,新华夏在关键时刻拉了他们一把的意义。

    这几乎堪比当年尼安德人和智人之间的竞争。

    “还有更多的食物么?”徐逸尘整理好自己的装备,对拉尔夫提出了更多的要求。

    他还需要更多的食物。

    “我们原本打算明天就回去了,所以,你之前吃掉的就是我们所有的储备食物了。”拉尔夫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还有几条大鱼,原本打算回去烤着吃,但是生鱼片可能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这些鱼比地球上的肉质肥美多了。”

    “生鱼片,好吧,我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狩魔猎人皱了皱眉头,他吃过瀛洲的刺身,味道还不错,但是他也知道不是每一种鱼都适合生吃。

    不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大概没有什么不能生吃了吧?

    和带来的效果,还真是十分适合大吃货帝国的子民。

    “喂,光头,你把我们准备的食物都吃光了,不打算说点什么别的么?”翠斯塔蹲在狩魔猎人身边,看着对方用自己武器灵巧的将一米多长的大鱼切割成段。

    霍斯特看着对方手上的技巧,将这个人划到了不要轻易招惹的范围。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能用这么沉重的武器,做出如此灵活的动作,他还记得刚才对方把武器扔在甲板上时船只的晃动。

    好在对方看起来没什么恶意。

    “我会付钱的。”徐逸尘在第三刀结束时,等待了一会才继续自己的动作,以防止手中的鱼肉炸成肉泥。

    他试着联络自己战团的成员,但是玩家短信系统非常给力的显示出了:“不在有效距离内。”几个大字。

    而这几个玩家,也都没听说过安东尼大港的名字,看起来他非常有必要前往歌德瑞姆城去看看情况了。

    拉尔夫的话是对的,这里的鱼肉肉质非常不错,尽管没有额外的佐料,但是这些鱼肉生吃起来味道也很令人愉悦。

    一条一米多长,将近六十斤的大鱼,很快就消失在了狩魔猎人的腹中。

    因为意外完成了任务的拉尔夫,在这段时间中驾驶着渔船返航,而翠斯塔则一直缠着徐逸尘询问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

    比如说你多少级了?你的装备属性是什么?狩魔猎人是一种职业么?我能成为狩魔猎人么?为什么你在天上掉下来?为什么你的骨头断了,但是看起来一点都不疼?

    一直到霍斯特把翠斯塔拽回了船舱,徐逸尘才清净了一会。

    而那个南亚人玩家一直在角落里没有发出声音,这引起了狩魔猎人的注意。

    “为什么你这么害怕我?”徐逸尘看着坐在船尾,一直一言不发的萨布拉问道:“我记得我们应该还算友邦。”

    “我见过你。”萨布拉直视着狩魔猎人的眼睛,然后又迅速的躲开了:“我记得你的眼神。”

    萨布拉在自己家族举办的宴会上见过徐逸尘,当时是他的父亲邀请新华夏在当地的驻军军官一起庆祝一个当地的传统节日。

    那个有着鹰一样眼睛的黑大衣就是在那个时候跟着一起来的,正常宴会的气氛都十分沉重,他的父亲在强颜欢笑。

    而那些军官们则一直保持着严肃,一直到那个黑大衣走了,才慢慢和当地人一起有说有笑。

    这让萨布拉的印象非常深刻。

    “你认得我?”徐逸尘饶有兴致的对萨布拉问道:“看起来你要不然就是我们的合作者,要不然就是从我手下侥幸逃生的敌人。”

    萨布拉惊慌失措的站了起来,试图解释什么。

    但是徐逸尘先笑了起来:“开个玩笑,我的朋友。”

    萨布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觉得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我从没有让任何敌人侥幸逃生过,所以你一定是我们的合作者,大概在哪次公共场合见过我。”狩魔猎人的话让萨布拉更加坐立不安了。

    他感觉这已经从玩笑变成惊悚故事了。

    在一旁掌舵的拉尔夫也感觉到压力山大,好在终于有人打破了这里的尴尬气氛。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