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 死里逃生
    狩魔猎人在摔成肉泥前的一瞬间,穿过了一道传送法阵。

    如果爱菲拉尔此时还有意识的话,她也说不清楚那道传送阵的原理。

    作为女巫,空间传送几乎可以说是她们赖以生存的技能,但是这一次,爱菲拉尔释放的法术,是自主追踪,跨空间直接出现在她想要传送的目标面前的。

    而且这个目标本身还处于运动中,传送法阵在施法者本人都不知道被传送者具体位置的情况下突然出现,带走了目标。

    这种事情,如果被一个法师听见的话,他一定会觉得你喝多了。

    即便是最强大的巫王,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从原理上,它根本说不通。

    但是灵能,来自亚空间的灵能,就是这么混乱,相对于法师们如同科学官一样理智的看待魔法,灵能使用者的形象才更贴近凡人心中的法师。

    法师们会思考,他们怎样才能运用魔法来制造一个我想要的结果,以及,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结果,并且从这个实验中推理出数个不同的可能,最终得到一个系列的法术。

    灵能使用者则不会,他想要一个对他有利的结果,它发生了,很好;不好意思,什么也没发生,那一定是我的力量还不够强大。

    对于爱菲拉尔来说,她的力量是怎么来的,她都理不清楚,更别提她的力量是如何运转的了。

    她完全是根据自己的直觉来行动的。

    直觉告诉她狩魔猎人的情况很危险,她相信了,直觉告诉她,她可以做点什么改变狩魔猎人必死的结果,她照做了。

    银发女巫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她只有一个想法,而具体的做法,则全部交给了灵能本身来完成。

    但是效果好的出奇。

    一个魔法史上的奇迹就这么在一群对法术毫无概念的面前出现了,但是没人把它当回事。

    徐逸尘来不及反应,就穿过了那道空间裂缝。

    从原理上来说,他在空间乱流中被切割成碎片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在女巫强加给灵能的想法中,保护狩魔猎人是第一要素。

    于是他看见了一道完全透明的保护膜和周围看不见的空间裂缝不断的碰撞,爆发出璀璨的火花,美得让人沉醉不已。

    原本,他可能会出现在任何地方,任何世界中,甚至有可能直接被放逐到亚空间本身,毕竟这是一个随机的传送法阵。

    但是,这片地区,或者说这片地区的玩家,被系统彻底禁锢在了远南大陆以及其周边海域的范围。

    如果他的**无法脱离殖民舰队,他的游戏角色就无法离开。

    所以,狩魔猎人很快就幸运的被空间重新‘吐’了出来。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大海,徐逸尘带着之前从数百米高的巨树上纵身一跃的势能,狠狠的撞进了海平面,溅起了数十米的浪花。

    在这个高度坠落,对于凡人来说,下面是坚硬的地表,还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其实区别已经不大了。

    但是对狩魔猎人来说,这个区别就是生与死的界线。

    他没有时间调整自己入水的姿势,拍在海面的一瞬间,徐逸尘就听到了骨骼断裂的声音,人体中相对脆弱的脖子瞬间就向着受力的另一侧弯曲了过去。

    更别提体内其他脏器受到的冲击以及巨大压强对五官的冲击,但是这与死亡本身相比,都不算什么了。

    狩魔猎人落水时,是身体左侧先入水的,相应的,左侧锁骨以及手臂的骨骼都发生了断裂。

    但是他身体的另一侧几乎没有受到什么伤害,水面带来的拍击在坚韧的皮肤面前毫无作用。

    原本在附近游弋的虎斑食人鲨,被水面上巨大的冲击力吓得仓皇而逃,它不明白是什么样的生物才会造成如此巨大的声势。

    冰冷的海水沿着鼻孔,耳朵,嘴巴灌进了徐逸尘的身体,让他瞬间恢复了神志。

    不知道是不是颈椎折断的原因,他感觉自己相对完好的那一侧身体,也有一些迟钝,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浮出了水面。

    是一件覆盖了大半个身体的盔甲,尽管它相对于全金属盔甲要轻许多,但是上面镶嵌的奥利哈钢依然是金属。

    它显然不能给狩魔猎人提供什么浮力,而另一个试图将徐逸尘拖进海底的则是狩魔猎人的制式武器,瓦雷利亚钢长剑。

    瓦雷利亚钢有着无数优点,这让它成了炙手可热的金属材料,但是无可否认,这是一种密度非常高的金属。

    这带给了它坚硬无比的特性和许多其他好处,但是它很沉。

    徐逸尘用一只手臂,两只脚,努力的保持着自己在水中的平衡,让自己不至于沉进海底,这就是他此时的极限了。

    作为一个战士,他不愿意放弃自己来之不易的盔甲和武器,但是他不想与之陪葬,他在等。

    到底是自己的体力先耗尽,还是伤势先恢复到足以游泳的地步。

    徐逸尘不知道自己在水里泡了多久,天赋带来的力量,在缓慢修复着体内的伤势,原本麻木的四肢正在恢复感觉。

    只不过因为胫骨折断的原因,徐逸尘的头颅依然向一侧耷拉着,他想用自己没骨折的手臂将脑袋扶正,但是他害怕再次沉下去之后就没机会浮上来了。

    天怜可见,自从徐逸尘在忠嗣院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这么狼狈过!无论是作为政委,还是狩魔猎人!

    之前被惊走的虎斑食人鲨,在等待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后,终于还是禁受不住大海中血腥味的诱惑,返回了这片自己熟悉的海域。

    它想看看是不是有什么受伤的猎物,可以填饱它饥饿的肚子。

    当它发现海面上飘着一个受伤的人类时,顿时睁大了眼睛,觉得自己今天走运了,这种猎物它不是第一次遇到了。

    大小适中,味道不错,没什么反抗能力,这就是虎斑食人鲨对这种猎物最大的印象。

    而看见海面上升起的鱼鳍时,徐逸尘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笑容。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