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七章 最后希望
    一共两枚定位仪,一枚在他的身上,另一枚已经随着那个艾恩·艾尔的战士一起掉下去了。

    尽管高度不致命,但是他还是死了。

    巨树所分泌的毒素,非常致命。

    另一个穿着盔甲的艾恩·艾尔战士从尸体上捡起了那个拳头大小的定位仪,从阳光下的一面开始攀爬。

    他们一致认为,如果真的存在树心的话,在树顶的可能非常大,因为这棵巨树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

    另一侧尽管看起来很美好,但是一样的凶险,甚至可以说是更加的凶险。

    如果你长时间盯着那洁白无瑕的皮肤看,就会看见一张绝美异常的脸,出现在你的眼前,搭配着倾国倾城的微笑,让你陷入不可自拔的地步。

    那是需要进行魅力鉴定的。

    即便是有了这件特殊装备的加成,狩魔猎人的魅力属性也不过只有十三点,这个属性对于狩魔猎人来说还是很重要的,因为法印技能的威力就是靠魅力属性来判定的。

    而在场的精灵,半精灵,艾恩·艾尔精灵,魅力属性可能天生就不止这个数值。

    尤其是在精灵中都算的上英俊潇洒的莱戈拉斯,更是有着十七点的高魅力属性,但是他依然无法保证百分之百通过那个判定。

    那个自愿接替死去同伴的战士,显然对自己的魅力和意志有着过人的自信。

    金属手套在吹弹可破的皮肤上留下了一个个血洞,战士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向上攀爬,他控制着自己的眼神向上看去,尽量不停留在一个位置太长时间。

    这个方法取得了一些效果,他很快超过了在另一边寻找支撑点的狩魔猎人,来到了三十米的位置。

    然后他听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这声呻吟如同洪钟大吕一般震颤了他的心灵,又如同莺声燕语一样,缠绕在他的耳边,让他下意识的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他看见了一张只在梦里出现过的脸庞,在眼前浮现,面露一丝痛苦之色,颦眉蹙頞,有些不满的看着他。

    似乎在责怪他如此粗鲁,不知情趣。

    他情不自禁的用一只手摘下了头盔,吻了下去,然后整张脸就融化进了树皮里,像是树干上长出来的一颗树瘤,悬挂在半空中。

    艾恩·艾尔一族的战士,再一次失败了。

    施法者尽管早已经做好了这个心理准备,但是他依然很失望,他非常不情愿将唯一的希望寄托在一个人类身上。

    但是那个人类,是他见过的唯一一个几乎对混沌污染完全免疫的生命,在现在的情况看来,那个人类的血脉价值简直堪比上古之血对艾恩·艾尔一族的重要性。

    施法者举起自己的法杖挥舞了一下,由寒冰组成的锋利冰刃切断了战士和腐化之树的连接,尸体如同落叶一般跌落在了地上。

    血花四溅。

    在这之前,他们也曾派遣过人手,试图攀爬这棵巨树。

    那时候,它还只有不到一百米。

    但是最好的记录,也不过是止步于五十米,为此,他们付出了相当巨大的牺牲。

    现在,只能看那个人类能否创造奇迹了。

    徐逸尘没有浪费时间,异族人的死亡没有动摇他的心灵,他丝毫没有受到影响。

    一个从天而降的果实落在了不远处的树干上,带着黑色甲壳的怪物撕破了皮膜从里面钻了出来。

    果实中的羊水黏在对方的甲壳上,在阳光下闪烁着令人不安的光泽,几乎完全是骨骼的组成的躯体,衔接着锋利的四肢。

    一条长长的尾巴长着有毒的倒钩,长条形的脑袋裂开了嘴,发出了无声的嘶吼,在口腔内一只同样生长着尖牙的口器,像蛇一样灵活的进出。

    锋利的四肢非常适合在树干上攀爬,灵活的口器和延展性非常强的尾巴几乎能进行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攻击。

    狩魔猎人不知道这是不是腐化之树专门针对他孕育而出的怪物,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玩意太适合应对眼下的环境了。

    徐逸尘接受过专门的巷战训练,野战训练,他知道如何在狭小空间中战斗,如何在水下战斗,如何在无重力的太空环境中战斗。

    但是他确实没接受过训练,如何在树上和敌人展开肉搏。

    发挥了它的作用,尽管激活奥利哈钢的魔法纹路已经在之前的爆炸中受到了损伤,但是那些奥利哈钢金属依然组成了一副简易的盔甲,附和在饥荒异种的皮上面,保护着狩魔猎人的身体不会受到伤害。

    怪物锋利的尾镰戳在了徐逸尘的后背上,但是没能刺穿盔甲的保护。

    奥利哈钢在经受了最开始的袭击后,像水一样在盔甲表面散开,让更加坚韧的饥荒异种的皮革承担了余下的伤害。

    狩魔猎人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重重的揍了一拳。

    无关痛痒的伤害。

    他继续埋头向上攀爬,他所经过的高度,没有发现任何特殊的东西。

    “当你看见它时,你一定会认出来的,树心会很独特。”这是莱戈拉斯翻译的原话,但愿他没有误解那个施法者的意思。

    狩魔猎人很快就超过了五十米的高度,那只怪物紧随其后,不断的用自己的尾巴和口器骚扰着他。

    徐逸尘用自己的身躯挡住了全部的攻击,但是那只怪物很快就将目标转移到了他裸露在外的四肢,和头颅。

    莱戈拉斯和半精灵都仰着头看着发生在树上的战斗,施法者也在战斗的间隙抬头看了几眼。

    那个高度已经超出了他能支援的范围,所以他挥洒出了更多的冰霜,将周围新孵化出来的果实冻成了冰雕。

    二十分钟,差不多就是他们的极限了,除非他打算把这支精锐小队全部消耗在这次行动中。

    在树上更加灵活的怪物迅速的超越了狩魔猎人,从他的头顶发起了攻击,锋利的口器冲着徐逸尘的脸直射而来。

    他歪头躲开了这一次攻击,腾出一只手来,在的状态下,抓住了那一闪即逝的瞬间,狠狠的握住了那根口器,向外轮了出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