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二章 准备战斗吧
    和艾恩·艾尔一族的口头协议,完全由莱戈拉斯来沟通,具体的内容徐逸尘一无所知。

    四个盔甲人在与精灵骑士沟通了几分钟后,分出了两个人转身消失在迷雾中,只留下了施法者和一个护卫。

    “他们俩打算跟着我们一起行动,等我们发现拉迪亚说的那颗腐化之树后,他们会发出信号召唤他们的援军。”莱戈拉斯对狩魔猎人解释道:“我不知道应不应该信任他们,但是我觉得值得冒险。”

    精灵骑士其实有些担心狩魔猎人会有不同的意见,一个十分陌生,之前还有过敌对行为的势力,突然就变成了盟友。

    更重要的是,除了他以外其他人还无法与之沟通,莱戈拉斯觉得如果换做自己,一定不会答应。

    但是狩魔猎人想都没想就同意。

    徐逸尘怎么会不同意呢?上一秒还是厮杀在一起的敌人,下一秒就变成盟友的情况,他遇见过太多次了。

    在国家意志下,唯有利益才有意义。

    更何况,他还等着机会在这里面掺上一脚呢,就算莱戈拉斯本人不同意,他都会找机会说服对方接受这次的联盟。

    狩魔猎人冲着两个盔甲人点了点头,他能看的出来,那个施法者对他十分感兴趣。

    徐逸尘相信对方一定在暗处观看了他杀死瘟神使者的全部过程,自己血液中蕴含的力量,对方一定很感兴趣。

    重新凑够了五个人的小队伍再一次出发,有了艾恩·艾尔一族的帮助,他们的路途轻松了许多。

    白雾再也不是一道障碍,而是隐藏他们行踪的有力助手。

    那个穿着全覆式盔甲的施法者就算不能直接操纵这些白色的物体,最少能在一定程度上利用它们。

    凭空出现的‘猎犬’,可以轻松的解决掉沿途遇到的血肉魔物,盔甲人使用这些‘猎犬’的时候就像在使用一次性消耗品。

    这玩意的制造难度应该不高,徐逸尘将观察到的情报都记在了心里。

    而艾恩·艾尔一族的成员,也在观察着他。

    “我们最好能获得这个人类个体的血液样本,即便他身负的并非上古之血,也一定有着非凡的力量。”施法者用另一种语言对自己的同伴说道:“他的血液显然对混沌具有非同寻常的杀伤力。”

    “以我们现在的处境,这种力量,可能比上古之血对我们的意义还大。”另一个盔甲人点头同意:“但是你真的打算和这个世界的土著展开贸易么?”

    “别把他们看成我们之前遇到的原始人,也别把你那副征服者的做派露出来。”施法者控制着自己的语气,他不想让这几个本土生物从情绪中得到什么信息:“这个世界的人在和混沌战斗,他们也拥有力量。”

    “看看他们的装备,他们甚至连正规军都不是,我们很可能才是弱势的一方。”施法者淡淡的说道:“保持神秘是我们最好的伪装,在交易中可以更深入的了解他们,如果他们强大,我们就保持友善,如果他们虚有图表,我们再做其他打算。”

    “将军可不会赞同你的看法,艾瑞丁会带领我们征服万物。”盔甲人的语气中吐露出了一丝强硬:“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世界来得到喘息的机会。”

    “艾瑞丁在之前的战斗中一败涂地,让混沌占领了我们的世界,在这里你最好听我的,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恐惧。”施法者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淡定,但是语言中却吐露出了一丝威胁:“在混沌污染过的地方,发生什么事都不会有人关心,为了你的生命着想,服从我的命令。”

    “我怎么觉得那两个家伙好像谈的不太愉快呢?”半精灵游侠靠近了狩魔猎人的方向,小声说道:“我们快到了,再往前走半个小时,就能看见那棵树了,我们最好防备着他们点,这些外来的精灵让我觉得有些心神不宁。”

    狩魔猎人和精灵骑士都没有说话,两个人都在心里考虑着艾恩·艾尔一族出现所带来的影响。

    一个跨世界和混沌一起出现的种族,想要证明自己,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对方真的对这个世界的本土势力有所求的话,接下来的战斗,就是他们最好的证明方式。

    所谓投名状,自古如此。

    一个在精灵族内部地位不低的新秀,一个在人类中地位十分特殊的狩魔猎人,他们已经有资格来判断艾恩·艾尔一族是否和混沌有染了。

    周围的迷雾越来越淡,可视距离也逐渐开阔了起来,周围的变异植物也越来越稀疏,连脚下的土地都逐渐的变干涸。

    “我六天之前来的时候,这里的环境还不是这样。”半精灵游侠从地上抓起了一把砂石混合的土壤,让其从手中慢慢流下。

    徐逸尘之前只在沙漠边缘地带才看过如此贫瘠的土壤,但是这里是黑森林的正中心位置,原本应该被富含养分的泥土所填满。

    恐怕那颗传言中的腐化之树,正在像吸尘器一样将能搜集的营养物质吸收过去,掠夺性的吸收。

    但是相对于丛林战,徐逸尘更喜欢一个近似戈壁滩的战场,视野开阔,没有那么多阴谋诡计,唯有以战止戈。

    盔甲人停下了脚步,转身走了过来,和莱戈拉斯进行了一次简短的沟通。

    半精灵在不远处仔细的倾听着,试图勾起自己小时候的回忆,来回想出更多有用的知识。

    “他说,再往前走,就是孵化之树了,那里没有雾气作为掩护,一旦走出雾气的范围,就会直接被混沌发现。”莱戈拉斯对狩魔猎人解释道:“我们得准备好面对战斗了。”

    徐逸尘抽出了自己的,对精灵骑士点了点头。

    他一直都保持着自己的最佳状态,混沌术士一直以来都像一座大山一样,压在他的心头。

    他的老师刚泽·阿拉贡,一位狩魔猎人大师,依然在对方面前折戬沉沙,而徐逸尘还只不过是一个学徒。

    好在,他不仅仅是一个狩魔猎人学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