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 纵横
    狩魔猎人胯下的蒸汽战马喷射着灼热的气流,如同坦克一般撞到了挡在前面的一颗枯树,踩碎了几只因为变异严重而行动缓慢的小怪物。

    这个技能具有很强的可塑性,它会吸收狩魔猎人击败的敌人的一部分特性融合进坐骑的形态。

    恰好,徐逸尘在召唤天启之前,干掉了恐虐的冠军,玛诺洛斯在这个世界的化身,一具真正在混沌中创造出来,通过血祭创造的裂缝召唤而来的真正化身。

    所以天启战马本身带有了一部分混沌的特性,这让它在这片被污染的土地上显得格外兴奋。

    蒸汽战马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将敢挡在自己面前的所有生物都撞倒在地,用自己的铁蹄蹂躏,发出了兴奋的嘶吼声。

    狩魔猎人化作一道赤红色的箭头,从战场中间穿过,将沿途的敌人全部斩于马下。

    当然大部分战果都是天启造成的,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更适用于在一对一的战斗中优雅的解决敌人,而不是在马背上横扫千军。

    作为一柄单手剑,徐逸尘甚至无法用它攻击身高低于一米五的敌人。

    而这些来自纳垢花园的寄生虫以及随机突变的生物,大部分都有一个非常沉稳的底盘。

    除了收获了一只多臂猩猩之外,徐逸尘再也没有其它战果。

    “小心森林中的腐化乌鸦!”看见狩魔猎人出现,女巫松了一口气,马上接手了指挥官的工作,将最严峻的问题分派了出去。

    这些可以自爆的乌鸦,速度快,在森林中可以借助树木的掩护不断躲避精灵的远程攻击,防线几次出现告急都是它们的功劳。

    “莱戈拉斯,换位置,狩魔猎人会接替你,优先解决那些会飞的小杂种!”爱菲拉尔大声喊道,同时用手了一个受伤精灵的伤口:“阿利克斯,你学过急救么?帮我这里!”

    “啊?”游侠手忙脚乱的替女巫了伤员的伤口:“我学过一点,但是情况不太一样......”

    女巫没有继续浪费时间,用最轻微的力量在手掌边缘凝聚出了一层锋利的灵能之刃,手起刀落,将精灵游侠受伤严重的手臂齐肩斩断。

    被截断的手臂落地后,在两侧异化出了无数条纤细的节肢,在阿利克斯惊惧的目光中迅速的消失在战场上。

    “注意,别受伤,不是每一次都来得及。”银发女巫淡定说了一句,将目光移向了狩魔猎人。

    活跃在战场中的徐逸尘浑身都散发着一股有我无敌的气势,即便是大半的战绩都被坐骑拿下了,依然是众人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有些人,天生就是为战场而生的。

    徐逸尘能获得邪神恐虐的关注,并非没有道理。

    狩魔猎人策马冲锋,第一批回过神来的变异生物,愤怒地吼叫着向他冲了过来。

    它们一个个口水四溅,行动呆滞,颤抖的嘴唇里满是腐烂的木桩一样的牙齿,这些依稀能辨别出曾经是绿皮的怪物,此时已经变得肿胀不堪。

    半腐烂的**内被剧毒的气体所填满,似乎随时有可能爆炸,将附近的生物全都带进地狱。

    但是徐逸尘没有给它们机会,天启就像压路机一般从这一堆腐烂的尸体中间呼啸而过,先一拳砸翻一个,再一剑砍飞第二个的脑袋。

    剧毒的气体像放屁一样从被砍断的喉管中喷射而出,却没有机会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因为它的敌人早已经远去。

    鲜血在空中飞舞。

    敌人的鲜血,勉强算的上是鲜血吧,各种颜色,带着令人作呕味道的体液,唯独没有象征着纯洁的红色的血液。

    狩魔猎人没有给它们伤害到自己的机会,轻易的透过皮肤附着到了的剑身上。

    银色的火焰附和着剑刃。刺穿一个个腐朽的躯体,就像黎明祛除黑暗,在战场上拉出了一条死亡之痕。

    那几团足有三米高,橡皮泥一样的怪物,缓慢的滚动着自己的躯体,无视了精灵们射出的利箭。

    就连莱戈拉斯的魔法箭矢都不能伤害到它们分毫,它们肆无忌惮的喷射体内的毒液。

    半透明的皮肤像所有展示着一个生物被它卷进自己的身体后,是如何一点一点被消化殆尽的,从皮肤开始,肌肉,血液,骨骼,内脏,最终不会有任何痕迹证明着牺牲者曾经存在过。

    即便是信奉死战不退的狂战士,都不愿意面对这样的敌人。

    徐逸尘骑在天启的后背上,手中的像刺破气球一样,在对方的身体上开出了一个窟窿。

    强腐蚀性的酸液和发生剧烈的反应,一时间火光大盛,却没有伤害到武器本体分毫。

    一剑,两剑!

    狩魔猎人与橡皮泥般的怪物错身而过,胯下的天启战马嘶鸣了一声,在他的操控下踹碎了一块石头,停住了前进的势头。

    战马不情愿的掉转身躯,喷射着高温的蒸汽,用铁蹄在湿软的地面上刨出了几个浅坑,再一次发动了冲锋。

    天启一点也不喜欢这种地面,如果是普通的战马,早就在这样的地面上折断了自己的膝盖,但是天启不一样,它是专为杀戮而生的全地形战马!

    第三剑!

    狩魔猎人侧身伸长了自己的手臂,将剑刃送进了面前怪物的体内,三条深深的伤**错,让橡皮泥怪物看起来像漏气的皮球一样,有些干瘪。

    在即将错身而过的一瞬间,徐逸尘手臂向后狠狠挥动,第四剑!

    血肉爆炸!

    身后的怪物在原地爆炸,将自己体内的酸液劲射向四面八方,除了和它同源同种的怪物之外,周围所有的敌人都在哀嚎中倒在了地上,冒着被白烟变成了一滩肉泥。

    徐逸尘没有浪费时间回头检查战果,天启战马沿着自己的路线,再一次穿过了整个战场,撞飞了一打叫不上名字的怪物。

    他们是最佳搭档,狩魔猎人感觉自己爱上了这种万军从中取敌将首级的感觉!

    最快更新,无弹窗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