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 令人恐怖的消息
    狩魔猎人高高的跃起,手中的长剑狠狠的沿着叛徒的后颈向上深深的刺进了他的后脑。

    第四击!

    嘭!

    达斯·摩尔的半个后脑勺都在这一剑下被炸的飞了出去,连带着大半个脑组织,溅了徐逸尘一身。

    血肉爆炸!

    名字的由来,就是因为这个特性,其威力果然名不虚传!

    彻底投靠了恐虐的叛变学徒只感觉自己的眼前一黑,就彻底失去了意识。

    不断被恐虐的意志侵蚀着身心的达斯·摩尔,甚至没法在自己早已经破败不堪的大脑中搜寻到太多关于自己武器的记忆。

    他对致命一击的到来完全没有一丝防备。

    拥有独立人格的达斯·摩尔可能早就被抹去,留下来的只不过是拥有他**的傀儡。

    徐逸尘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携带着自己无法使用的武器,但是他愿意相信这是这位猫学派学徒对混沌最后的反抗。

    死在自己的剑下,也许你能够瞑目了吧?

    狩魔猎人看着面前保持着之前姿势站立不动的叛变学徒,没有人能在这种伤势下依然存活。

    对方的颅骨都被炸飞了一半,四敞大开的伤口里面,所剩不多的脑组织已经变得和豆花差不多了。

    然而属于前任学徒的猫首徽章依然在狩魔猎人的胸前不断的震动着。

    处于对混沌邪魔那花样百出的手段的防备,徐逸尘谨慎的向后退了两步,让叛变学徒的‘尸体’挡在了自己和纳赫鲁之躯中间。

    无头巨人正一瘸一拐的走向这里,它的**就像橡皮泥一样,无论受到了多严重的创伤,捏把捏把插回原位就能接着用。

    在狩魔猎人震惊的眼神中,叛变学徒缓缓的呼出了一口气,转过身来。

    在之前的爆炸中,巨大的颅内压,将达斯·摩尔的两只眼睛‘喷出’了眼眶,不知道飞到了哪里,此时留在叛变学徒眼睛位置的就是两个空洞。

    徐逸尘甚至可以透过那破败不堪的血肉组织看见对方背后正在接近的纳赫鲁之躯。

    但是这丝毫不影响‘达斯·摩尔’的脸上露出一颗空洞的笑容,真正意义上‘空洞’的笑容。

    当他咧开嘴大笑的时候,一块不知名的肉块沿着口腔从后脑处那巨大的伤口直接掉在了地上。

    狩魔猎人觉得那玩意可能是他的舌头。

    “又见面了,狩魔猎人,我就知道你不会这么容易死掉。”一个截然不同的声音从‘达斯·摩尔’的口腔中传出:“血神十分满意你的供奉,如果你就这么死了,吾主和我都会很失望的。”

    自从开始接触混沌,徐逸尘就觉得自己的三观受到了冲击,他原本迷信科学,但是这个世界似乎在玄学的道路上越奔越远。

    “玛诺洛斯?”狩魔猎人试探性的问道,这是他之前唯一接触过的,能代表恐虐意志的家伙。

    自己的武器就是被他斩断的。

    “没错,是我。”‘达斯·摩尔’伸手摸了摸自己头顶螺旋形的犄角:“虽然这具**让我不是很满意,但是有总比没有好不是么?”

    徐逸尘单手竖起了手中的长剑,熊熊燃烧的银色火焰让玛诺洛斯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我以为我上次已经彻底干掉你了,看起来你折断我武器的仇,我能再报一次了!”

    玛诺洛斯挥了挥手,一柄由猩红色能量组成的斧头在他的手掌中成型。

    和之前叛变学徒手中只有一个大致形状的巨剑不同,宽阔的斧面上绘制着精致的图案,沿着斧刃的弧度,凸显出了两只造型奇特的尖角。

    尽管十分狰狞,但是不得不说这柄凶器一眼看上去就让人知道是高级货。

    “别急着开打,狩魔猎人。”玛诺洛斯挥舞了几下手中的斧头,似乎在适应自己的新武器一样:“血神的意志不容违背,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是个蠢货,无论是作为一个狩魔猎人还是信奉血神的斗士,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掌握着怎样的力量。”

    “你不同,你是个真正的斗士,我们总是能在杀戮中找到自己的存在感。”看着巨斧的玛诺洛斯满不在乎的躲过了无头巨人的砸击,一斧头砍断了对方的半只脚掌。

    “和这些肮脏的,由腐烂尸体和瘟疫组成的烂肉不同,我们追求的是在战斗中升华自己。”玛诺洛斯毫不在意将自己的后背暴露给狩魔猎人:“瘟疫之主的计划不符合伟大的血神的审美。”

    玛诺洛斯趁着无头巨人攻击的缝隙,回头冲着狩魔猎人眨了眨眼,天知道他怎么做到这个动作的:“所以,我悄悄的帮你把这个任务完成,然后我们在这片土地上掀起一片战火,打个痛快怎么样?”

    当听见对方说出任务这个词的时候,徐逸尘的心都凉了半截。

    “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你不说的话没人会知道的。”玛诺洛斯又一斧头砍断了纳赫鲁之躯的一条手臂:“你不需要背负叛徒的骂名,做你该做的,当个英雄,斩杀混沌邪魔,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

    “鲜血,杀戮,更多的尸体,更多的战斗。”三下五除二,玛诺洛斯就把无头巨人四肢分离。

    现在它真的人如其名,只剩下了纳赫鲁之躯。

    “更重要的是,没准你还有机会赢!”玛诺洛斯似乎觉得后脑的位置有些不舒服,伸手把里面残存的脑组织掏了干净:“双赢!”

    “你怎么知道我的任务的?”狩魔猎人压制住内心的波澜,面色平静的问道。

    “得了吧,我们也不是没去过你的世界。”玛诺洛斯扔掉了自己的巨斧,纯能量组成的斧头落地后就像细沙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好吧,我确实没去过你的世界,但是有其他人去过,那里的入口对我来说有点狭窄。”

    玛格诺斯的手臂肌肉膨胀,硬生生的掰开了纳赫鲁之躯的巨口:“其实我们的存在很相似,你们的灵魂寄存在你们的‘服务器’中,我们的则放在我们主人手中。”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们没什么不同。”玛诺洛斯的话,让徐逸尘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