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五章 猫之怒
    徐逸尘用力向后仰头,他在和暗影刺客科林交流的时候听说过这种在鞋尖暗藏刀刃的阴人方式。23s.com更新最快

    任何技巧在狩魔猎人手上都可以被练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因为他们有漫长的时间去联系,去实践。

    好在此时此刻的达斯摩尔被嗜血的**迷惑了心智,他想看见自己的刀刃刺穿对方那张嘴,让他后悔自己曾经说过的话。

    如果叛变学徒的目标是冲着徐逸尘颈动脉血管去的话,他一定躲不开这一击。

    顺势一个后空翻向后翻去的狩魔猎人,腰部用力,脚尖如同鞭子一样,带着激烈的劲风甩向了黑袍的背叛者。

    以牙还牙,自从学会了皮埃鲁特剑术,徐逸尘自身的武技就突破了之前的极限,在挖掘自身的潜力之外,他开始更多的考虑对惯性的应用

    达斯摩尔单手格挡了这一次攻击,慢条斯理的向后退了两步。

    纳赫鲁之躯带着无以伦比的气势略过了他之前站立的位置,在轰隆声中装进了刚刚变成废墟不久的金字塔,让那堆废墟变得更加零碎。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强那么一点。”达斯摩尔用异化成了爪子的手指,伸出了一根小指,比量着狩魔猎人在他心中的位置:“我决定用我的吾主赐予我的力量,向祭献你的生命。”

    在叛变猎人的手中,一枚红色的能量羽箭出现,漂浮在他的手掌上方,轻鸣了一声向着狩魔猎人的方向激射而去。

    徐逸尘对这种来历不明的能量攻击一向敬而远之,在开启了后,差之毫厘的躲开了能量羽箭。

    连声音都没有的红色羽箭斩断了狩魔猎人的几根发丝,射中他身后一团像鼻涕虫般扭动的腐肉上。

    那是徐逸尘从纳赫鲁之躯身上剔下来的零散肌肉,聚合在一起形成的怪异生物。

    被能量羽箭命中后,那团腐肉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干仓了下去,在几秒钟里就成了一堆焦炭式的东西,再也没有丝毫生命的气息。

    而刚刚从废墟中完成掉头的无头巨人,则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嚎叫。

    “别分心,学徒,那只是一个警告!”达斯摩尔的手中汇聚出一柄由猩红色能量聚合而成的长剑,通体细长,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小心别被击中,我还想多玩一会!”

    徐逸尘握紧自己的武器,摆出了一个架势:“多说无益,来战!”

    这是他除了自己的老师之外遇到的第一个狩魔猎人,尽管对方已经成了混沌的走狗,但是徐逸尘依然可以在他的身上学习到很多经验。

    比如说在战斗之前,使用了亚克席法印扰乱敌人的神志,哪怕只是一秒钟不到的恍惚,都足以致命。

    这个天赋救了他,让他在被对方的武器刺穿肾脏之前清醒了过来,狩魔猎人甚至都记不起来对方是什么时候使用的法印技能。

    这可比他那半吊子的法印技能强多了!

    好在徐逸尘也有着足够多的底牌,依靠着的加成,他在千钧一发之际躲开了攻击。

    红色的能量剑擦着的边缘和他错身而过,然而另一柄同样材质的匕首在叛变猎人的另一只手中成型,直刺他的眼窝!

    即便是眼前血红一片,徐逸尘依然能看见那柄匕首上闪烁着的红色光芒,被恐虐祝福过的武器,绝对不能被碰到。

    手中的长剑上提,银色的火焰与红色的能量匕首之间发出了剧烈的碰撞。

    沾染在长剑上的血液几乎在瞬间就被蒸发,下一秒,失去了银色火焰庇护的长剑就被那柄匕首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徐逸尘松手任由变成了废铁的武器跌落在地上,直接钻进了对方的怀里,他希望能完成一次近身搏杀。

    双手穿花蝴蝶一样抓住了叛变猎人拿着匕首的那只手臂,借着双方的惯性转身,狩魔猎人一个过肩摔就把敌人放倒在地。

    不仅如此,在摔倒敌人的过程中,徐逸尘的双手牢牢的抓紧了对方的手臂,在对方落地之前用膝盖沿着肘关节逆向狠狠的一垫!

    咔嚓!

    清脆的骨折声音传入狩魔猎人的耳朵中,徐逸尘能看见惨白的骨茬直接刺破了皮肤,在关节处制造了一个开放性的伤口。

    徐逸尘在面对大体积敌人的时候,显得有些无所适从,因为他之前的职业生涯中,很少赤手空拳的面对这个类型的敌人。

    但是一旦对手变成正常体积的人类时,他的手段就多了起来。

    也许狩魔猎人们拥有着几百年的经验,但是徐逸尘来自一个有着五千年搏杀史的古老国度,而且他们还特别擅长总结经验。

    被摔倒在地折断了一条手臂的达斯摩尔显然没有预料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攻击,他不是没练习过空手战斗的搏击方式,但是那永远是最后一个选择。

    在很多时候,瓦雷利亚钢武器,甚至是在这之前的钢银双剑时代,武器就是狩魔猎人的标签,你很难想象除了武僧之外会有人和混沌邪魔展开真正的肉搏战。

    大意之下,达斯摩尔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但是作为一个猫学派的狩魔猎人,亚克席法印早已经成为他们血脉中的一部分。

    常年搞暗杀,刺探情报工作的猫学派,对亚克席法印进行了更深层次的挖掘,比如说免材施法。

    没错,一个合格猫学派猎人甚至可以用眼神来迷惑自己的目标,即便是他投靠了混沌之后,也依然可以这么做。

    刚刚准备扩大战果的徐逸尘,在转头的过程中看见了对方猩红色的眼睛,然后就愣住了。

    当然,以狩魔猎人坚韧的意志,以及各种抗精神影响的天赋,用不了一秒钟,就会恢复清醒,但是这已经足够达斯摩尔要了他的命。

    然而,总是有些人会因为他们不肯面对现实而面临失败。

    一直将猫学派徽章挂在胸前的达斯摩尔,就是其中一个,在他有所动作之前,一直震动个不停的猫首徽章猛的发出了一声山猫的怒吼。

    “喵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