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二章 瘟疫卵
    狩魔猎人趴在自己的藏身处看着眼前的巨人,随手将一颗十米多高的大树连根拔起,从中间折断留下较为粗壮的一面。

    当徐逸尘看见对方用自己不太协调的手指一根一根的去掉树干上面的枝杈时,他确定这玩意是有智力的。

    不仅仅有智力,似乎还很有情绪。

    无头巨人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用手中的树干狠狠的戳在了金字塔底部,似乎想将这座建筑彻底摧毁。

    狩魔猎人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怪物用力过猛,不小心将手中的树干折断,暴躁的在原地大叫不止。

    似乎,每次看见纳垢的眷属,它们都还挺欢乐的?

    无头巨人不想放弃自己的事业,尽管它混沌不堪的意志中并不明白自己做这些有什么意义。

    但是源自内心的愤怒,让它觉得不把这座囚禁了自己很长时间的建筑物彻底摧毁,愤怒之火就会一直灼烧它原本就不多的神志。

    在它模糊的记忆中,一个三米多高,表面充满了流脓的溃疡,膨胀的疮的巨大卵状物体,以及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人反复的出现。

    最后都是以一个无头尸体离自己越来越远的画面为结局,每次出现这个画面,都让无头巨人感觉无比的愤怒。

    所以它更加用力的摧残着眼前的金字塔,用树干撬,用手砸,用脚踹。

    随着无头巨人的野蛮摧残,这座不知道在森林中沉寂了多久,后来被纳垢信徒们选做为安置混沌卵的建筑,终于被推倒了。

    当无头巨人再一次张开大嘴发出呼啸声的时候,狩魔猎人敏锐的目光,沿着对方那张巨口直接看见了巨人体内的器官。

    一个巨大的卵形器官几乎占据了对方腹腔百分九十的体积,绿色的表皮,粗壮的营养管,似乎在孕育着什么东西。

    一条突如其来的任务突然出现在狩魔猎人的视网膜上,用红色的字体体现着任务的紧急性。

    “风雨中的远南-来自纳垢的最终考验。”:你发现了一直和瘟疫卵合为一体的畸形怪物,原本禁锢着它的囚笼,被你引来的敌人所打破,现在它获得了自由。

    原本作为不朽教会高层之一的纳赫鲁因为安东尼大港中召唤纳垢花园的计划受挫,被人斩首于这座古建筑中,他的首级现在被安放在不朽教会的疫病大厅中,被腐蚀之炎不断灼烧,他的惨叫声能一直传递到不洁之路上。

    而他无首的尸体,则在被焚烧之后,顽强的钻进了瘟疫卵中,最终被腐化成了纳垢的新玩具,并且在它的体内,一个崭新的瘟疫卵已经发育成熟。

    一旦它离开了混沌污染区,瘟疫卵就会爆发足以让整个远南大陆沦为死域的瘟疫,唯有将它留在这片孕育它的土地中,才能确保瘟疫卵一直处于休眠状态。

    阻止纳赫鲁之躯离开这片废墟,这是你作为一个狩魔猎人的职责。

    难度:危险~史诗

    任务奖励:天赋晋级为

    “是否接受?”

    尽管系统这么问了,但是在徐逸尘的视网膜上,代表着否的选项是灰色,无法选择。

    显然,系统有着一套非常人性化的任务发布系统,遵循着谁惹事,谁解决的大纲,发布了一个强制任务。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相对于前几次的任务来说,徐逸尘觉得系统变得越来越‘有个性’了。

    徐逸尘没有其他选择,接受了任务,那红色的提示才在眼前消失。

    狩魔猎人悄悄的借着废墟外围石壁的掩护,从背后的方向接近了被系统称为纳赫鲁之躯的无头巨人。

    如果系统提供的背景资料是真的,那么这个吗,名叫纳赫鲁的倒霉信徒,之所以被砍掉了脑袋,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徐逸尘本人。

    如果不是他破坏了纳垢先锋的计划,恐怕这会安东尼大港上的坟头草都三尺高了。

    相对于那时第一次直视混沌邪魔,还会受到‘混乱震慑’这个debuff判定的狩魔猎人相比,此时的徐逸尘可以说是脱胎换骨了。

    直到接近了纳赫鲁之躯将近五十米的距离,徐逸尘才接到第一条系统提示。

    “你踏入了‘瘟疫领域’的范围,基于你的超凡体质,你免疫了该领域的负面影响。”

    距离狩魔猎人不远的纳赫鲁之躯显然不是个感知属性出众的家伙。

    刚刚完成了一项令自己满意的成就后,无头巨人一屁股坐在了金字塔的废墟上,似乎在考虑自己是出去溜达溜达,还是在原地睡一觉。

    对于它来说这两个选择都很有诱惑力,纳赫鲁之躯完全没有发现身后正在接近的狩魔猎人。

    而对于徐逸尘来说,如何干掉一只足有三层楼高的,看起来就皮糙肉厚的大家伙,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他此时无比怀念自己那柄,剑身足够长,破坏力足够巨大,最重要的是足够坚固。

    那柄武器随着狩魔猎人经历了数次大战,最终被恐虐的冠军打断,一直到现在徐逸尘都没有再次拿到一柄同等水平的武器。

    光凭现在拿在手中由矮人打造的凡兵俗铁,他不知道能不能对敌人造成有效的伤害。

    毕竟,那玩意看起来光是脂肪层就比自己的武器还要长,更何况,狩魔猎人还需要担心自己的武器能不能刺穿对方的皮肤。

    也许自己需要再来一次内部突破?

    狩魔猎人看了看对方横跨整个腹部的巨口,打消了这个念头。

    如果说‘饥荒异种’还拥有一套相对正常的器官,可以被自己破坏,最终导致死亡,那么眼前的纳赫鲁之躯,恐怕体内除了那枚瘟疫卵就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了。

    瘟疫卵就是它的胃,就是它的心脏,就是它的生命之源,自己就算是幸运的爬进了对方体内,也没办法通过破坏脏器来造成伤害。

    更何况,打破了混沌卵的后果,在任务叙述中已经很明确了,那玩意就是一枚生物脏弹,真正意义上的‘穷人核武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