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四章 战后一根烟
    且不提最近已经护送着神秘宝物返回了狩魔猎人领地的南宫昱君,这个大个子最近这几天总是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庞然大物盯上了,感觉有些心悸,已经找三藏大师看了好几回面向。

    可惜那一张黑脸,即便是封无一也能批出四个大字:“面堂发黑!”

    不知道自己在现实中的**发生了什么变化的狩魔猎人,掐准了时间,刚好半个小时的时候,睁开了眼睛。

    徐逸尘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似乎要比睡觉之前要清爽了许多,连精神头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原本还感觉周围有些压抑的狩魔猎人,此时好像完全适应了周边的环境一样,深吸了两口气。

    徐逸尘有些疑惑的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属性界面,除了之前的战斗中零星的结算了一些战斗经验之外,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但是身体的感觉不会欺骗自己,徐逸尘确定自己的状态,要比之前好太多了。

    原本呼吸着周围被污染过的气体,以狩魔猎人的体质都会感觉一丝微弱的不适。

    这一路上除了爱菲拉尔之外,其他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饮下一些精灵们提供的月亮泉水,浸泡过精灵宝钻的那种。

    尽管对于精灵之外的种族没有什么效果,但是聊胜于无吧,德鲁伊加斯特也提供了一种可以净化空气的植物果实,只需要将它含在口中就可以发挥作用。

    这玩意狩魔猎人借机拿了不少,尽管他用不到。

    但是现在,徐逸尘感觉自己完全不受影响了,研究无果的他最终把这种情况归在了狩魔猎人这个职业的特殊上。

    也许这就是狩魔猎人们能一次次的深入混沌污染区战斗的原因。

    心情愉快的徐逸尘掏出了自己最后一根,打了个响指用自己的银火将其点燃。

    顺带一提,这个动作让报应战团里的一众玩家羡慕的不行,好几个人都在试图掌握一种火焰力量。

    这种在原住民中从未出现过的新鲜玩意很快就吸引了莱戈拉斯,德鲁伊加斯特以及狂战士们的注意。

    前者作为一个精灵,有轻微的洁癖,尽管从上面闻到了不少前所未见的植物的味道,也对这种新的消遣方式十分好奇,但是最终还没有克制住自己的好奇心。

    但是精灵骑士隐晦的表示,如果狩魔猎人还有存货的话,他非常愿意试试。

    可以,徐逸尘自己都不知道下一次再抽到这玩意得等到什么时候,尽管南宫昱君来的时候足足带了三箱子,但是架不住这些玩家一个个都是老烟枪。

    尤其是维托丽雅,抽烟喝酒烫......不对,打架,人生三好,她是样样精通,消耗量非常大,影响极其恶劣。

    唯一有可能有藏货的就是杨越凡了,狩魔猎人打算这一趟回去之后,好好和对方谈谈。

    至于德鲁伊则完全没有负担,非常自然的从狩魔猎人手中接过了那只从没见过,被称为助燃剂的东西,学着对方的样子吸了一口。

    “咳...咳咳...咳!”加斯特大师猛烈的咳嗽了几声,然后不等喘匀了气就又抽了一口,再次重复之前的咳嗽。

    从未饱受过烟草摧残的德鲁伊迅速的把握住了这种消遣物的精髓,没两口的功夫,就学会了如何把烟雾吞进肺里,然后用鼻孔喷出的高端玩法。

    当等了半天的尤顿海姆人卡鲁接过去的时候,几乎已经剩下一了一个烟屁股。

    “这玩意我们愿意花大价钱买!”卡鲁没有给自己的小弟机会,一口气就把烟屁股抽到了尽头,强调道:“大价钱!”

    银发女巫对这些男人有些无语,在这之前她就见过聚集在狩魔猎人身边的那些超凡者聚在一起蓬云吐雾。

    想起那个喷的最猛的女武士,爱菲拉尔收回了自己的话,不仅仅包括男人,不少女人也爱这玩意,比如说她之前的偶像,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

    “好了,休息时间结束,我们得继续上路了。”狩魔猎人看着狂战士小心翼翼的把烟屁股都收了起来,对所有人下达命令到:“打扫痕迹,准备出发!”

    徐逸尘看了一眼人类游侠:“阿利克斯,做你该做的。”

    游侠点了点头,再一次开始自己老本行,随机在他们行进的路线上布置陷阱,尤其是这种曾经停留过的临时营地,更是星罗密布。

    有些使用了锐器的陷阱,都事先沾上了狩魔猎人提供的血液。

    似乎,徐逸尘确定在她们身后有一个能一直确认他们踪迹的敌人,在尾行一样。

    然而,确实有这样一个敌人存在。

    “恐惧,愤怒,仇恨,这些源自血神的力量,他们是我的武器,我生来受训使用那些凡人铸造的虚伪的武器,而忘记了这些我天生就拥有的武器。”带着兜帽,穿着黑色武士袍的叛变者,行走在黑白色的森林中。

    腐化乌鸦视他如亲人一般,落在他的肩膀,一只只猩红色小眼睛打量着自己的新主人。

    在满地尸体的营地中检查着尸体的叛变者,满意的看着其中几个被一剑毙命的变异绿皮尸体:“凶狠,毫不留情,我们很相似,但又完全不同。”

    作为学徒在凯尔莫罕接受了几十年的基础训练,又随着自己的师傅在世界各地战斗不休的学徒,深知,每一个狩魔猎人都是世界上最危险的生物之一。

    这让他很兴奋,张开了自己满是尖牙的嘴,一口将肩膀上停留的孵化乌鸦吞进了肚子:“我的娱乐活动到了快要结束的时候......我的杀戮**却无法平息,希望你是个好猎物。”

    黑袍男子下意识的握住自己的武器,近百年的习惯,让他一时间忘记了自己无法继续触碰这柄老伙计。

    如同被烫伤了一般,黑袍男子猛的松开了自己的手掌,看着手上留下的烙印,露出了一个嗜血的笑容:“你会屈服于我的,我的宝贝,用不了多久。”

    “没有人能抗拒我。”黑袍男子沿着狩魔猎人所走过的路线慢条斯理的前进:“因为我是达斯·摩尔,你永远的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