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 背叛者初现
    “不,多谢你的好意,但是狩魔猎人的事,我们自己解决。”徐逸尘微笑了一下:“我们赛里斯人有句话叫只争朝夕,这是我们进步的源泉之一,能在今天解决的事情,绝不留到明天。”

    看见对方坚定的目光,莱格莱斯知道自己没办法劝说这个年轻的幼崽放弃自己的想法,只得说道:“你的老师一定不希望你在这里浪费自己的生命,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我的提议!”

    这时,满身泥土,显得有些狼狈的阿利克斯走了过来,看了精灵骑士一眼对徐逸尘说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在我们来的路上设下了陷阱,你的血液也放置好了,你确定会有人能发现我们留下的痕迹?”

    人类游侠有些疑惑的问道:“精灵们专门清理过我们留下的痕迹,我检查过,很专业!”

    “我们的客人很专业,有自己的方式,不用担心,如果没人发现的话,对我们来说结果更好。”狩魔猎人清理了食物留下的残渣:“剩下的事情不需要你担心了,路上跟紧德鲁伊,别丢了性命。”

    相对于狩魔猎人那边战后的安逸,三名提前返回的德鲁伊,则陷入了麻烦。

    “我们必须分头行动。”一个面色老成的德鲁伊学徒下定了决心:“不然我们没机会逃出去!我们必须把这里的情况送出去!”

    另外两个稍微年轻一些的学徒,尽管十分紧张,但是依然听从了年长者的安排,迅速的将自己携带的补给品平分。

    “抱歉,如果你们分开逃走的话,会让我有些烦恼。”一个毒蛇一样的声音在黑色的森林中响起:“让我们把事情处理的简单些,你们配合我一下,我也控制一下自己的冲动。”

    “这样的话,我可以给你们一个体面的死法。”一个穿着黑色武士袍,带着兜帽,脸上绘制着红黑色油彩的年轻男人,从一个树后走了出来:“我事先声明,我最近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可能手段有些激烈,不过......”

    黑红色的油彩纹路在男人的笑容中变得有些扭曲,兜帽下的眼睛闪烁着红色的光芒,一口鲨鱼般尖锐的牙齿随着笑容向几个德鲁伊学徒展示着自己的狰狞。

    “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么?”随着声音的落下,黑袍男子已经出现在了其中一名德鲁伊学徒的身后,单手撕下了对方的一条手臂。

    被撕扯掉一条手臂的年轻学徒,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失去了一部分肢体,反而是身边另一名学徒被喷了满脸的鲜血,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哈哈哈,快跑呀!”黑袍男子不知道为什么站在原地没有继续攻击,反而发出了哈哈的大笑声:“快跑,小鸡们!”

    年龄看起来最大的那名德鲁伊,手中的木杖一挥,月白色的火焰从杖首射出,同时他大吼了一声:“快跑!我来拖住他!”

    满面鲜血的学徒扶着自己受伤的同伴就要往森林里跑去,结果那个受伤的德鲁伊一咬牙,推开了他,转身直接撞向了黑袍男子:“你们走!我没机会了!自然之子不会白白牺牲,快跑!”

    断了一臂的德鲁伊吞下了几粒褐色的果实,断臂处快速的止住了出血,与此同时,一些细小的植物胚芽从伤口生长了出来。

    黑袍男子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三个德鲁伊学徒,完全没有阻止他们的意思,和刚才说话的时候判若两人。

    年龄最大的德鲁伊学徒没有浪费时间,转身就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几乎已经是一名正式德鲁伊的他,知道自己的老师这一次是抱着必死的心态深入黑森林的。

    在牧树之环内部,并非所有人都像他的老师一样,对混沌谈而色变,加斯特大师的家乡,很久以前就已经成为了混沌污染区。

    作为一个年轻的德鲁伊组织,牧树之环一直在远南大陆北部的黑森林范围活动,很多新生代的德鲁伊们,对混沌的威胁并没有意识到它的威胁程度和速度,会是前所未见的。

    年长的学徒没有回头看自己的同伴,他把自己曾经学过的所有增益法术,都加持在了自己的身上,两边黑色的树木不断的向后掠去。

    他不知道自己奔跑了多长时间,但是肺部不断传来的痛苦,告诉他自己已经无法继续这么高速的奔跑了。

    德鲁伊打算停下脚步,召唤自己的动物伙伴,尽管在这种环境中,对自己的动物伙伴来说是一种伤害,但是他已经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然而,下一秒,他突然觉得胸口一疼,整个人突然腾空飞起,视线在空中不断旋转,他挥动着手臂试图抓住些什么,然后他看见了自己下半身正无力的倒在地上。

    一根纤细而锋利的绳索,被绑在两个树干之间,正向下滴着血珠。

    一个穿着黑色袍子的男人在半空中接住了德鲁伊只剩下了一半的身体,胸腔中的脏器噗通一声掉在了脚边。

    穿着黑袍的男子有些嫌弃的向后退了一步,在德鲁伊失去生命之前,他看见了对方那猫眼一般的竖瞳。

    “狩魔猎.....”死去的德鲁伊脸上还带着一抹惊异,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的看见的。

    “狩魔猎人!”黑袍男子帮他补完了那句话:“没错,我就是个狩魔猎人,尽管我还是个学徒,但是我想我再也没有机会转正了。”

    摘掉了兜帽的男子,满面的油彩,在鲜血的滋润下显得更加鲜艳,额头上两个微微凸起的尖角,证明着他此时已经非人的血统。

    一个看起来像是猫首的项链悬挂在对方的勃颈上,随着黑袍男子的动作,不断的震动着,似乎在提醒自己的主人,有混沌气息在附近出没。

    黑袍人十指都长着锋利如刀的指甲,一柄长剑样式的武器悬挂在腰间,被黑色布料包裹的严严实实,似乎主人并没有要使用它的打算。

    远在黑森林深处的灰袍德鲁伊加斯特,突然叹了口气,在他的口袋中,三朵兰花几乎在同时凋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