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一章 叛徒
    莱戈拉斯也来到了狩魔猎人的身边,把狩魔猎人拉了起来:“你说对了,这是一个陷阱。”

    “还先看看里面有什么内容吧。”狩魔猎人伸手拿出了那个魔法瓶,递给了精灵骑士。

    莱格莱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这个装着情报的魔法瓶,精灵们在漫长的生命中,研究出了很多种在人来看来毫无意义的东西。

    比如说可以当做艺术品的箭矢,尽管这玩意大部分无法再次回收,但是精灵们依然愿意用大量的时间去一根根的打磨完全属于自己的箭矢。

    几乎每一个精灵所使用的弓箭都不一样,所对应的箭矢也完全不一样,无论是长度还是重量,尤其是上面雕琢的装饰性图案或者文字。

    像莱戈拉斯本人使用的箭矢,就比其他精灵游侠的更长,更重,上面的装饰性花纹更繁琐,每一根都是由他本人亲手雕刻,几乎一个星期的时间才能完工一根。

    而这个用来密封情报的魔法瓶,更是一个精巧到极致的物品。

    它不仅看起来是件艺术品,在设计上也完全是按照艺术品的级别处理的。

    “这种魔法瓶,是一位叫达芬奇的精灵法师设计的,它使用全新的斐波那契密码锁来保护藏在其中的秘密,一旦被锁住,不使用正确的密码打开,内置的魔法就会彻底销毁其中的内容。”精灵骑士将圆柱形魔法品外侧的五行密码锁旋转了正确的位置:“这个密码是大祭司和我设定的,连牺牲者本人都不知道。”

    随着莱戈拉斯的话,魔法瓶嘭的一声打开了,一个手掌大小的纸筒就藏在里面。

    “纸筒是完整的,证明没有人试图强行打开过它。”精灵骑士小心的展开了纸筒,上面用十分潦草的精灵文字写着:“大门尚未完全展开......”

    最后一个字的笔画被拉的长长的,甚至都没来得及写完,足以见得当时记录者的仓促。

    将文字的内容告诉其他人之后,莱戈拉斯将纸卷重新装进了魔法瓶中:“这份情报可能是游侠们用接力的形式传递出来的,时间上很可能是在一个星期之前发生的事情,无论如何,我们依然要深入混沌大门,亲自看一眼!”

    “还好这只是一个陷阱,恐怕只是对方布置下无数陷阱中的一个。”徐逸尘感觉自己逐渐从爆炸后的影像中恢复了过来:“不然现在我们已经被蜂拥而上的敌人淹没了。”

    “你说的对,我们的敌人很了解我们的弱点,下一次我不会这么冲动了。”莱格莱斯有些悲伤的看了一眼那具尸体曾经在的方向。

    哪里现在除了一个深深的大坑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存在了。

    听见了刚才的爆炸声匆匆赶到的加斯特大师,带着五名精灵骑士赶到了这里,发现这场突击战已经结束了。

    满地的变异绿皮尸体,和其他杂物让场面看起来很激烈,尤其是中间那个巨大的坑洼,更是让人怀疑这里是不是被施法者轰炸过。

    灰袍德鲁伊走到了坑边,看了一会,指着坑底与黑色泥土颜色截然不同的淤泥说道:“混沌对泥土的侵蚀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也许我只需要在向下深挖一点,就能得到自然原力的补充!”

    “别太乐观大师,我们现在的位置距离中心点,还有很长的距离呢,我相信随着我们的深入,这种污染会越来越严重。”狩魔猎人打消了德鲁伊的幻想:“让我们离开这里,如果这是有人专门对我们设下的陷阱,我们最好快点离开这里!”

    没有参战的精灵骑士们用了不到五分钟清理了战场,尽可能的回收了之前游侠们射出的箭矢。

    又在这个之前作为精灵前哨站的地方找到了一部分还没被污染的补给品,好在那些黑皮们就没想着打碎每一个橡木桶,来看看里面装着什么东西。

    这让这支深入敌后的小队伍,在傍晚来临的时候,获得了双倍的晚餐,包括精灵腌制的果脯,鲜花,还有一点蜂蜜。

    而不是像前几餐一样,只有干巴巴的‘莲拔丝’。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位置,这一次依然没有点燃篝火,所以这一顿,在场的人依然需要食用完全冷掉的食物。

    好在这些人都是合格的职业者,对这种情况早有准备。

    尤其是精灵们,即便是在平常,也很少使用肉食或者其他熟食,只能说这种长生种的生理结构和人类完全不同,也许他们中间根本没有胃病这种说法。

    “你觉得是什么人,提前设下了这样的陷阱?”莱戈拉斯优雅而迅速的吃掉了自己的那份补给:“设下陷阱的人,肯定对我们有一定的了解。”

    “混沌崇拜者,沉迷混沌力量的施法者,被杀戮**控制的战士,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类或者其他什么生物投靠了混沌。”徐逸尘一口一口的吃掉自己的手中‘莲拔丝’:“我砍过的混沌邪魔中,人型生物占了一半。”

    “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陷阱可能是凯尔莫罕的叛逃者设下的,他之前已经干掉了亚马逊部落的战士。”莱戈拉斯直截了当的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凯尔莫罕和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如果真的是‘我们的人’,我会亲手解决对方的,我已经给他留下了点礼物。”狩魔猎人面不改色的吃完自己的那份食物:“如果我战死了,我保证,即便对方还活着,也不会再对队伍造成什么麻烦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对方可能是一个已经正式的狩魔猎人,而不是学徒,他可能比你年长一百岁,两百岁。”莱格莱斯拍了拍年轻学徒的肩膀:“如果真的是他的话,让我来对付他,这种责任不应该担在你的肩膀上。”

    “你要把目光放的长远,着眼于未来,你的前途不可限量,未必不能触摸传奇的界限,不要在意一时的胜负!”精灵骑士盯着徐逸尘的眼睛试图说服对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