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战损
    一只手抓住距离自己最近的狂战士的手臂,狩魔猎人拖着生死不知的伤员一路冲进了德鲁伊组成的防御圈内,才松了口气。

    有了这片空地的缓冲,那些经验丰富的精灵们就有足够的出手时间,来应对扑面而来的孵化乌鸦。

    莱格莱斯带领的是个精灵族战士,一半是专职弓箭技艺的游侠,还有一半是来去如风的轻骑兵。

    但是无论是哪一种职业,他们都同样精通弓箭,十米的距离,那些孵化乌鸦需要将近一秒钟的时间才能飞跃过来。

    这一秒钟对于这些精灵来说,足够他们准确的判断出对方的飞行轨迹,以及弓箭瞄准的时间了。

    当手中的箭矢离弦而去后,这些自信的射手不会浪费时间去观察箭矢是否会击中目标,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下一个目标身上。

    无一虚发,最少这个级别的敌人,不可能躲的过去这些射手的攻击。

    足足三分钟的时间!????在三名狂战士们舍命开拓出来的空地上,四面八方飞来的腐化乌鸦源源不断的从森林中袭来,又一只只的被精灵射手们射爆在半空中!

    黑色的羽毛如同雪花一样,从天上飘落,在地面上留下了一层厚厚的‘地毯’。

    德鲁伊们抓紧时间,将不知名的蔓藤种子撒在了土地中,手腕粗的蔓藤很快在周围长出了一圈将近半米高的胸墙。

    被混沌污染过的土地,甚至不能为植物提供一丝营养,全靠着德鲁伊的供给,这些蔓藤才得以顺利成长。

    除了加斯特大师之外,另外三名德鲁伊都变得面色发苦,难以为续。,

    一支又一支的箭矢被身边的精灵们从自己的箭囊中抽出,搭在弓弦上,随即劲射而出。

    精灵族为了战争而专门打造的魔法箭囊,装满了精心雕琢过的锋利箭矢,即便是徐逸尘身边的精灵战士在短时间内射出了将近一百只长箭,依然没有见少。

    在精灵们奋战的时候,徐逸尘带着满身的火焰,在密密麻麻的乌鸦海中奔波了两次,将另外两个失去了意识的狂战士一一拖了回来。

    其中有一个人在狩魔猎人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个死人了。

    半个脑袋都被腐化乌鸦给炸成了碎片,蛋黄色的脑组织还冒着微微的热气。

    但是出于对狂战士的尊重,徐逸尘依然将这具尸体带了回去。

    死亡并不可怕,但是在这片被混沌污染过的土地上死亡,如果不妥善处理的话,对于死者来说,恐怕这就只是个噩梦的开始了。

    最先被狩魔猎人拖拽回来的狂战士正是尤顿海姆人的首领,卡鲁,这个年轻的狂战士在狩魔猎人第一次突击出去的时候就清醒了过来。

    狂战士晃了晃脑袋,似乎在之前的爆炸中还没缓过劲来,身体左右摇晃了一下才稳住身形。

    没有浪费时间,卡鲁在第一时间就走到了防线的外围,在地上捡起了大腿粗的树干,做好了防御的准备。

    好在,随着最后几只孵化乌鸦稀稀落落的被精灵们射爆之后,森林中突然安静了下来。

    手臂已经开始微微颤抖的精灵们保持着箭在弦上的状态,持续警戒着四周,似乎不敢相信袭击已经结束了。

    没经历过现代战争的原住民们此时双耳轰鸣,几乎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到。

    “结束了么?”躲在胸墙之后的阿利克斯探出了头,向外看了看,向狩魔猎人问道。

    这种战争场面,让阿利克斯的脸色非常难看,他不知道自己的老师在这种环境下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更何况,自己的老师早在一个多星期以前就深入了黑森林,恐怕要比他们现在的位置深入的多。

    徐逸尘皱着眉头看着重新变得安静下来的森林,之前这些孵化乌鸦爆炸时的声音,即便是在森林这种环境中,也会传的很远。

    刚刚进入就被人发现,让他感觉接下来的路途,恐怕不会太顺利。

    “留一半的射手继续警戒!”狩魔猎人对莱格莱斯说:“其他人抓紧时间休息!有医疗经验的照顾伤员,施法者抓紧时间恢复精力!”

    丢了一半脑袋的狂战士尸体,依然保持着之前被狩魔猎人拖拽回来时的样子,另一名狂战士也还在昏迷之中。

    他们的首领卡鲁此时已经走到了这片空地的边缘,在满地的乌鸦羽毛中寻找着自己之前丢失的武器。

    徐逸尘暗自点了点头,这几个尤顿海姆人,无论是临战反应还是对他命令的执行程度上,都出人预料的成熟。

    不仅没有出现狂战士惯有的死战不退或者浴血上头的情况,连面对自己的队友死亡的情况,也十分坦然。

    这些人不把精灵族的警告放在眼里,也不是没有道理。

    如果这样的战士,尤顿海姆人有一千人,恐怕混沌邪魔涌出黑森林的时候,他们也能坚持一段时间。

    之前受伤了的虎人战士,得以幸免于难。

    尽管被腐蚀性的血液溅了一脸,但是狩魔猎人的血液起了作用,迅速的烧光了那些沾染了混沌特性的血液。

    尽管那名虎人战士被融化了半张脸的皮肤和绒毛,但是他还是挺了过去,只有一只眼睛的视力收到了一些影响。

    女巫爱菲拉尔学习过一些战地急救的手艺,正在帮忙用精灵们携带的月亮泉水冲洗血肉模糊的伤口。

    当狩魔猎人将目光移过去的时候,虎人雷戈微不可查的向徐逸尘点了点头。

    “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狩魔猎人对莱戈拉斯说道:“恐怕接下来的路途伤亡会很大。”

    “这里的环境变化太剧烈了,我们无法从这里得到任何恢复。”加斯特大师摇了摇头,原本就有些深的皱纹,此时更是皱在了一起:“恐怕我们在这里能提供的帮助,十分有限了。”

    “大师,如果你们想退出这一次行动的话,我非常理解。”精灵骑士叹了一口气:“如果我们有人活着出来的话,会共享发现的情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