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三章 麻烦来了
    就如同狩魔猎人第一次遇见精灵骑士一样,有了精灵们的带领,在森林中穿行,少了很多麻烦。

    徐逸尘不知道精灵们使用了什么魔法,一行人在森林中如同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一般,两边隐藏在迷雾中的树木,草丛都‘闪开’了一条道路。

    同狩魔猎人共乘一骑的银发女巫,没有像童话故事里一样坐在徐逸尘前面,被对方的双臂揽在怀中。

    而是勉强坐在徐逸尘身后,因为狩魔猎人召唤的这匹半机械战马,在结构上根本没考虑过多余的乘客。

    各种菱形的结构,让爱菲拉尔不得不用灵能减轻了自己一半的体重,才得以安稳的坐在狩魔猎人后面。

    即便是从小就被当做战斗修女培养的她,也不禁翻了个白眼,觉得眼前的赛里斯人毫无风度。

    当天色见亮时,二十余人的队伍就在黑森林中奔驰了将近二十公里的路程,中途休息了两次,毕竟德鲁伊们召唤的动物伙伴并不适合长途奔跑。

    更何况还有三个凭借蛮力奔跑的狂战士,在这种环境下,最好保证他们还剩下足够的体力,来应对可能发生的战斗。????这段距离如果让徐逸尘自己来走的话,即便是有阿利克斯带路,恐怕也得走上一天一夜之久。

    随着一直在前方领路的莱戈拉斯放缓了速度,伸出一只手示意,整个队伍都随之减速,停了下来。

    狩魔猎人看了看地图,这里距离地图上标记的第一个位置已经不远了。

    “从这里开始,我们就没办法继续快速通行了。”精灵骑士策马来到了狩魔猎人的身边:“再往前,森林的气息已经被混沌所污染,我们精灵族的‘寻路术’没办法继续发挥作用了。”

    莱戈拉斯指了指前方的森林,一条明显的分界线出现在众人面前。

    在界线另一侧,树木变得有些扭曲,地上的杂草颜色变得有些发黑。

    作为这一次行动的指挥官,徐逸尘翻身下马,对其他人说道:“所有人下马步行,做好警戒工作,我们要去找乐子了。”

    “找乐子?”游侠阿利克斯的脸色苍白,在巨熊身上一路颠簸而来,他感觉自己的胃在翻滚。

    有的时候他觉得这游戏做的太真实了,以至于连呕吐这种生理反应也完美的模拟了出来。

    “好了,别像个女人一样抱怨了。”狩魔猎人刚才不小心用自己以前带队时的语气来形容这次的任务,身处在充满敌意的环境下,徐逸尘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重新激活了一般。

    兴奋,斗志盎然,这是狩魔猎人此时最大的感受。

    把自己那把镀银长剑派给了阿列克斯,徐逸尘说道:“拿好它,如果遇到你对付不了的敌人,我们又不能及时支援你的话——”

    “会有什么特殊效果么?”游侠疑惑的接过了这把长剑,满怀期待的等着狩魔猎人的答案。

    “它会带给你勇气!”徐逸尘拍了拍游侠僵硬的肩膀。

    在几个尤顿海姆人的哄笑声中,一行人走进了明显更加昏暗的浓雾中。

    “我的人在这里失踪时,这里的环境还不是这样。”在森林中深入了不到一公里,莱戈拉斯的脸色有些阴沉:“混沌气息的扩散速度要比上个月快了将近一倍。”

    “在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座我们以前设立的前哨站,在污染区执行侦察任务的游侠已经超过一个星期没有出来换班了。”精灵骑士对狩魔猎人说道:“如果他们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也许会有机会送到那里。”

    “你还能找到那座哨站么?”徐逸尘皱着眉头看着周围诡异的环境。

    在狩魔猎人身边,两个树皮发黑的参天大树互相纠缠在了一起,就像是一对相亲相爱的恋人,一颗树的分支划过一个巨大的曲线,将另一棵树牢牢握住。

    怎么看这也不是一颗正经树。

    地上的杂草如同染过了墨汁一样,散发着淡淡的甜味,如果你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植物的边缘如同刀锋般锋利。

    整座森林的画风,一下子就变成了黑白色的主体,黑色的植物,白色的雾气,让人看上去心里感觉十分压抑。

    原本沉默的德鲁伊们,此时已经面若冰霜了,自予为森林之子的他们,此时在这片被混沌气息所侵染的森林中,感受不到一丝属于自然的伟力。

    “无论你看见的东西多么怪异,最少在外围,它们还无法改变方向。”莱戈拉斯点了点头,十分肯定的说道:“作为一个在这片森林中生活了将近一百五十年的精灵,我可以闭着眼睛找到每一颗大树。”

    此时已经临近正午,但是在森林中,却只有勉强能看清路的能见度,在精灵的带领下,众人继续向着森林深处前进。

    “我必须得说,你们说的混沌,比我想象中要可怕的多。”尤顿海姆人新一代的最强者卡鲁一斧头砍断了一颗横向生长,挡在面前的树干:“我从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东西!”

    被狂战士砍断的树干,流淌出黑色的如同沥青一样的汁液,在边缘处还有密密麻麻细小的触手不甘心的挣扎着,似乎想将离体而去的部分抓回来。

    卡鲁狠狠地甩了甩斧子上沾着的汁液:“这些好木头都被糟践了!”

    加斯特大师罕见的赞同了卡鲁的话:“相比这里树木发生的变化,我宁可它们都被你们砍伐,去造大船!”

    “嘘!”狩魔猎人压制着自己身体中属于的那部分,周围的环境让他感觉浑身不自在。

    但是他也不想变成一个在森林中闪闪发光的靶子,向所有可能的敌人暴露自己的位置。

    就在德鲁伊说话的时候,徐逸尘感觉到了一丝威胁,那感觉,就像是一条爬进了自己衣服里的毒蛇,正在挑选在哪里下嘴。

    狩魔猎人猛的回头,将目光死死的锁定在了五米外的一颗大树上,在光秃秃的树干上,一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乌鸦正站在上面。

    从头到肚皮,密密麻麻的红色小眼睛正盯着他们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