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一章 出发
    狩魔猎人打断了爱菲拉尔的回忆,徐逸尘走上前,拍了拍银发女巫的肩膀:“你能‘看’到有关于我们这一趟旅程的片段么?”

    狩魔猎人对精灵骑士解释道:“这位是来自女巫联合会的新晋预言者,爱拉斐尔,她可以通过灵能,随机的看见一些来自未来的片段,不一定准确,但是她本身也是个实力强大的女巫。”

    莱戈拉斯对女巫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他听说过这些存在于人类中的灵能敏感者,莱戈拉斯下意识的绷紧了自己的神经。

    在精灵族内部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类似的案例了,因为他们一直使用精灵宝钻的力量来净化每一名精灵的**和精神。

    这是每一个精灵聚落的强制性要求,或者说,这是现阶段精灵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他们和人类不同,他们对混沌的历练更加敏感,如果没有精灵宝钻的力量,觉醒了灵能的精灵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变成一个活着的混沌坐标。

    这是精灵族内部最大的秘密。

    “不,我没有看到任何有关于我们未来行程的片段。”银发女巫微笑的说道:“我想,这就是最大的祝福了。”

    夜晚来临的速度要比想象中的快,整片精灵营地都被笼罩在白雾之中,精灵宝钻被重新浸泡在了泉水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这些泉水明天一早就会被装进精灵们的行囊之中,足够这些精灵使用一个月之久。

    似乎是因为精灵宝钻的缘故,营地中迷雾要比外面的稀薄的多,银色的月光隐隐的照进了营地中。

    虎人们隐藏在树上,抓紧时间恢复着宝贵的体力,这段时间他们头一次睡了一个安稳觉,不用担心在睡眠中被人夺去生命。

    德鲁伊们聚在一起,召唤出了一些纤细的蔓藤,围绕着营地构建了一层简易的预警系统,如果有人不小心踩到它们,德鲁伊会第一时间发出警告。

    痛饮了一个晚上的尤顿海姆人终于抑制不住瞌睡的降临,毫无形象可言的在地上东倒西歪的睡大觉,似乎明天的行动只不过是又一场狩猎之旅。

    “你们说,在寒霜中出现的那两个穿着盔甲的家伙,为什么想抢走精灵们的宝石呢?”徐逸尘躺在地上,小声的对两个同伴问道:既然那玩意只对精灵有效果,为什么会有外人窥视?”

    狩魔猎人这个晚上没有进入冥想状态,他不想在进入下一个战斗任务之前,在和恐虐的冠军进行一次相爱相杀的不眠之夜了。

    虽然身体上不会造成多少疲惫感,但是精神上的疲劳,也会影响徐逸尘对即将开始的任务的判断。

    直到现在为止,狩魔猎人都没有从系统那里接到这一次精灵所组织的武装侦察的相关任务。

    徐逸尘不想再费心思去猜测这个破游戏的系统是如何判定任务模式的了,这一次深入黑森林的行动,已经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无论是否有奖励,他都必须去看一看。

    反正整个远南大陆都被打烂了,变成又一个混沌沦陷区,狩魔猎人也有把握活到服务期开放,黄土区大军压境。

    “也许那些精灵们说谎了,那颗宝石还有别的功效。”游侠阿利克斯靠着石头盘膝而坐,自从认识了那些德鲁伊,阿利克斯爱钻草丛的毛病还多了,短时间之内恐怕都克服不了心理阴影。

    “他没有撒谎。”银发女巫十分肯定的说道:“如果他说谎的话,我会发现的,在我的感知中他的灵魂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游侠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谁知道呢,也许那两个抢宝石的家伙,也是精灵。”

    阿利克斯受自己老师的影响,对精灵好感度有限。

    同在一片森林中生存,他的老师显然和这些精灵族有过接触,而且双方还发生过一些不太友好的接触。

    “我会跟着你们一起行动,一旦我发现了我老师的踪迹,我就会脱离队伍独自行动。”阿利克斯对徐逸尘说道:“如果我们都能活着从黑森林里出来,我就加入你的战团。”

    “你最好和我们一起行动,单独行动你很可能走不出五百米的距离。”徐逸尘看着雾蒙蒙的天空,全身心的放松,恐怕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都不会有这么轻松的夜晚了。

    “如果你的老师还活着,我们在黑森林中心相遇的可能性很大。”狩魔猎人委婉的劝说着游侠不要自寻死路,在他眼里对方的人物强度其实不太适合参与这个任务:“相信我,在敌占区我们能自由活动的地方没你想象的那么多。”

    阿利克斯闭上了嘴,没有再说话,如果不是自己的任务界面上寻找老师的那条任务没有显示失败,他也不会冒险深入这种危险的地方。

    看看那些精灵游侠,恐怕任务等级都在八级以上,再看看那些德鲁伊,谁知道他们还藏着什么恐怖的植物种子。

    唯一和自己等级相近的玩家,那个新华夏人简直就是个怪物!

    恐怕大多数十级以上的原住民超凡者也不是他的对手,见鬼了,大家都是先行者,靠自己的初始属性吃饭,怎么会差这么多。

    游侠就这么在郁闷中进入了梦乡。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营地中的篝火已经熄灭了。

    在迷雾中沉睡了短短的几个小时,阿利克斯感觉自己完全没从白天经历的一切中恢复过来,浑身上下每一寸的肌肉都在抱怨着主人超负荷折腾自己的行为。

    在黑夜中,最显眼的就是自己面前,属于狩魔猎人那一双仿佛散发着光芒的竖瞳,那野兽一般的瞳孔,让游侠迅速的恢复了状态。

    那一刻,阿利克斯的脑海中满是关于战场上肆虐的新华夏政委的传说。

    在美帝的网络论坛中,关于那场在半岛打响的战役,有许多说不清是虚假还是真实的故事,但是即便是其中有一半的故事是真的,足以使自己对眼前的狩魔猎人保持尊敬了。

    上一次那个新来的黑大个怎么称呼的对方,阿利克斯记得很清楚。

    ps:事实证明我这个岁数的人确实不适合熬夜了,腰酸背痛腿抽筋~ps:感谢书友@迷样人的打赏,感谢书友@自由飞翔的野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