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七章 向来不留全尸
    当阿利克斯一转眼凭借着吉利服优良的银币外形消失在树丛中时,一颗粗壮的原木就穿透了层层阻碍,砸在了几个人面前。

    随着地动山摇的脚步,一个将近四米高,穿着金属盔甲如同坦克般的身影,推到了一颗又一颗拦路的大树,在丛林中踏出了一条坦途。

    尽管徐逸尘从来没见过这种怪物,但是当他看见这个怪物穿着做工简陋,用重量弥补质量的盔甲,扛着能当攻城锤的武器出现时,他第一时间就知道这玩意是食人妖了。

    因为这批武器的订单,是他亲眼看见过的,也许这些怪物原本是某个邪恶计划的一部分。

    但是随着仓库中的邪教徒被狩魔猎人全都砍成了肉酱,投靠混沌的小领主安东尼也被李察牧师前后砍下了头颅,这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这些被武装起的食人妖,显然在丛林中日子过得还不错,靠着矮人打造的武器,原本许多不能招惹的生物也变成了它们菜谱的一部分。

    这只落单的食人妖战士显然是被南宫昱君发出的噪音所吸引,肥硕的身躯随着它的动作,一颤一颤的,恐怕用不了多久这简易盔甲就没办法容纳它多余的肥肉了。

    按照狩魔猎人的说法,这是一种相对罕见的怪物,很少单独行动,天生的超凡物种,很少有人愿意招惹它们。

    而这一只,显然对这些送上门来的午餐很感兴趣,兴奋的食人妖战士随手用自己的金属大棒砸倒了身边的大树。

    游侠阿利克斯狼狈不堪的从树上跳了下来,迅速的钻到了不远处的灌木丛中,打定了主意要苟到底。

    他的老师在教育他的时候,特意提到过这玩意,别招惹它,尤其是最近出现在森林中穿盔甲的那种。

    “你需要使用精金箭头,最好是有附魔工艺的那种。”半精灵游侠在树上远远的指着食人妖战士说道:“猎杀这种东西的收益,远不如你付出的多,所以看见食人妖,就离它远远的。”

    对于徐逸尘来说这种怪物,虽然有点麻烦,但是肯定不会比铁霸王更加难缠。

    而且,狩魔猎人现在有更好的选择。

    拉着爱菲拉尔向后退了一步,徐逸尘给南宫昱君让开了一条道路。

    随后,穿着黑色重甲的战士在泥土上蹬出了两个深深的足迹,猛的向食人妖战士的方向扑去!

    黑色的盔甲上隐隐出现了一条条泛着蓝色光芒的纹路,随着战士冲锋的动作,蓝色的光泽汇聚在两肋处,让南宫昱君的冲锋更加迅速。

    “咣!”

    宛若火车撞在大坝上一般,两个力量型选手直接撞在了一起!

    没有火花四溅的激情,黄土区完全依靠游戏世界中的魔法符文技术研究出来的第一代魔动力盔甲,如同石头砸鸡蛋一般将食人妖战士的盔甲撞的如同车祸后的日本车。

    南宫昱君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略有些变形的肩甲在蓝色光泽的笼罩下缓慢的修复着自身。

    而受到了剧烈冲撞的食人妖战士在低沉的咆哮声中,在地上站了起来,变形严重的简易盔甲像块破布一样挂在食人妖的身体上。

    明显凹陷进去的胸膛,展示着之前南宫昱君一撞之威,不知道断了多少根骨头。

    但是吃饱之后的食人妖,有着惊人的恢复力,完全不在乎自己的伤势,一把扯掉了身上残破的盔甲,拎着自己的金属大棒向前力劈华山!

    然而南宫昱君没有一丝躲避的意思,巨大的金属棒随着这势大力沉的一击,砸在了三米开外的空地上。

    除了吓了趴在旁边不远处的游侠一跳之外,只有飞溅的泥土在南宫昱君的盔甲上留下点痕迹。

    狩魔猎人回头看了一眼,女巫爱菲拉尔的眼睛中翻出微弱的银色光芒。

    食人妖战士似乎在和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展开激战,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几乎在森林中拆出了一片空地。

    好整以暇的南宫昱君在盔甲的增幅下,一脚踹断了食人妖粗壮的大腿,沿着膝盖的位置向后对折。

    在食人妖战士的哀嚎声中,黑甲武士用自己的陌刀将对方一劈两半。

    腥臭的血液顿时让周围的污染等级上升了一个层次,被消化了一半的食物沿着对方被刨开的胃袋流淌了出来。

    狩魔猎人走上前去,用随手捡的木棍扒拉了一下那摊散发着不可名状味道的消化物,他想知道这个大家伙最近是靠什么维生的。

    “看来有一只绿皮非常不幸的被我们的大胃王当做了晚餐?”狩魔猎人从里面挑出了一个绿色的,依稀能看出来是条手臂的玩意。

    没有人类成分混在里面,最少在最近的两天里这只食人妖还没有品尝过人类的味道,这算是一个好消息。

    “你们赛里斯人,都习惯用这种方式来杀死敌人么?”爱菲拉尔皱了皱眉头,她已经不止一次看见狩魔猎人用各种残忍的手段来肢解敌人。

    现在,她有看见这个不知道狩魔猎人从哪找来,无论是盔甲还是武器,都透露着不凡的战士,在可以轻松解决敌人的时候,非要用这种堪称暴虐的手段来终结对方。

    阿利克斯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没说什么,他觉得这种怪物,还是用这种手段来确认其死亡比较好,谁知道这种大块头长脑袋是不是用来吸引火力的,也许对方是用屁股思考的呢?

    “见多了打不死的玩意,就会留下这种后遗症。”狩魔猎人扔掉了手中的木棍,结束了自己的‘尸检’:“斩首或者穿心,虽然潇洒,但是碎尸更让人放心。”

    南宫昱君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在长城之外,他们修罗战士的杀戮效率一直冠绝全军,他接受的就是这种教育。

    陌刀上的血液沿着刀刃,汇聚到了刀尖,黑甲战士动作娴熟的一挥,所有的污秽都被甩了出去,他满意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武器,将其挂回了后背的凹槽中。

    “继续前进。”徐逸尘将食人妖的耳朵割了下来,毕竟是一种比较罕见的怪物,有些收藏价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