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四十四章 老本行
    “大人,您还记得我么?”躺在简易病床上的中年男子,在看见狩魔猎人之后满脸都是惊喜:“他们跟我说您在城外有了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我就试试能不能在这里找您!”

    徐逸尘对这个人有印象,他是当初和泰德一起被自己从绿皮营地中救出来的守卫之一,另一个守卫被射穿了膝盖。

    “好久不见,我的朋友,泰德还好么?”狩魔猎人伸手制止了对方要起身的动作:“看起来你受了不少苦,才到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守卫苦笑了一声,开始讲述他们的故事。

    当泰德带着自己仅剩的手下和狩魔猎人分开之后,就跑去了难民营寻找罗格营地的幸存者。

    幸运的是,大部分人都在食人妖的进攻中活了下来,连负责断后的守卫们也跑出来了大半。

    不幸的是,营地中的职业者损失惨重,算上泰德自己,也不过还剩下四个人,而且为了让更多的人能顺利撤出罗格营地,他们没能带出来多少辎重。

    将近四百人的难民,目前已经到了无粮食可吃的地步了,之前在营地中经营酒馆的老乔治算的上薄有家产,此时已经散尽家财来购买粮食。????就算是这样,也有不少年轻人偷偷的在营地中消失,另谋生路了。

    如果不是以卡夏为首的三个职业者还守卫着村民的安全,恐怕这个在一起经历了无数风雨的团体早就散伙了。

    当时安托万还以安东尼家族的管家自居,根本就不会理会这些在黑森林中逃难出来的刁民。

    不过好在泰德本身是坎帕斯的信徒,所以他凭借着自己的面子,从战神殿申请了一批物资援助,勉强够这几百张嘴吃一个星期。

    在罗格营地被摧毁之前,他们主要依靠阿纳姆河维生,依靠丰富的水产资源以及森林中的优质木材,日子过得还不错。

    现在,他们需要重新选择一个能维持生存的驻地了。

    好在剩下的几个职业者,要不然就是从小在营地中长大,要不然就像泰德一样,是营地最早的建立者,所以才坚守到了现在。

    当然,他们基本都过了作为职业者的黄金年龄,在未来的日子中,不大可能会再进步了,只想守着自己熟悉的人和环境安稳过日子。

    泰德他们搬迁到了一个很久之前被废弃的聚集地中,然后就遇到了大.麻烦。

    “开始的时候,我们发现那个废弃营地每到夜里就会传出来女人唱歌的声音。”守卫一脸恐惧的回忆道:“但是如果你仔细听的话,却没有一个人能听清楚那个女人在唱些什么。”

    “泰德告诉我们说,别去理她,我们在白天的时候曾经仔细清理过那个废弃的营地,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守卫停下来喘了几口气:“后来,有一个单身汉被人发现死在了营地外面的树林中,那个晚上,没人听见女人的歌唱声。”

    徐逸尘等待着对方继续说下去,从他的描述来看,这似乎是自己的活。

    “死的那个人,是后来加入我们的,没什么人在乎他的死活,而且现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个能住的地方就不错,尽管人心惶惶,但是没人表示过要离开。”守卫在徐逸尘的注视下继续说道:“直到五天后,又有一个人失踪了,是瘸子维特,实际上那个晚上我们没有听见女人唱歌时候就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我们找了一整个白天都没发现瘸子维特的尸体,有人说他可能是太害怕了,自己跑了。”守卫不屑的说道:“但是谁都知道他只有一条腿,大晚上的在森林里,他又能跑去哪里去?”

    “泰德他们在夜里有什么发现么?”狩魔猎人问了一句,守卫的描述让他想起了刚泽爵士曾经跟他描述过的一种妖魔。

    夜间妖灵,一种曾经被狩魔猎人以为绝种了的妖魔,毕竟在最近几百年中,狩魔猎人们都没在发现过这种怪物的踪迹。

    而且,凯尔莫罕的重心已经转移到了混沌身上,毕竟那些妖魔只不过是杀几个人,无足轻重,而混沌,则是整个世界的噩梦。

    “泰德大人他们每天晚上都会在营地中巡逻,但是他们一无所获,反倒是我们,有时候会在森林中的空地上,看见过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人,在月光下翩翩起舞。”守卫挣扎着坐了起来:“泰德说,让我来城里找您,他说狩魔猎人一定能解决这个问题!”..

    好吧,泰德说得没错,徐逸尘首次陷入了蛋疼的境界。

    因为他还真就拿这个夜间妖灵没什么办法,作为一个狩魔猎人来说,要么用法印技能消灭对方,要么用瓦雷利亚钢武器来消灭对方。

    恰好,这两种方式,无论哪一种,他都有所欠缺。

    狩魔猎人的瓦雷利亚钢武器,目前还在打造中,他不知道这个级别的武器到底需要多长时间才能铸造完毕,尤其是他还加入了那么多的‘额外’要求。

    即便是有一天,凯尔莫罕来信说这武器他们造不了,徐逸尘也不吃惊。

    说起法印技能,狩魔猎人虽然在努力的刷熟练度,但是目前依然只有阿尔德法印能拿的出手。

    但是这个法印技能没办法消灭这种妖灵,而剩下的法印技能中,他只会昆恩法印和亚克席法印,都没法对这个灵体生物造成伤害。

    对付这种怪物恐怕,最合适的就是伊格尼法印了,这种具有直接攻击效果的法印,是所有善用法印技能的狩魔猎人最喜欢的技能了。

    “没什么是一发伊格尼法印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就两发。”某狮鹫学派的老猎人。

    而号称最深奥的亚登法印,则自成一脉,不是法印大师,根本玩不转这个法印技能,自己的老师刚泽·阿拉贡,恰好是个以剑术出名的狩魔猎人。

    作为他的学徒,徐逸尘则把这一脉的精髓延续了下来。

    不过,作为一名狩魔猎人,面对这种情况,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