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九章 来自本土的强力关怀
    “我把你和渥金教会的冲突汇报上去了。”杨越凡在路上随口说了一句:“上面也觉得这个妄图形成商业垄断的宗教组织有点猖狂。”

    “哈?”徐逸尘觉得自己已经看见了渥金女士陨落的那一天了。

    “共和国决不允许有任何人或者任何组织,搞垄断,哄抬物价,即便是真神也不行。”有关部门出身的杨越凡开始打起了官腔,用外交词令熟练的扯淡:“而且不少科研机构,随着玩家整体力量的强大,已经开始把目光转移到那些神灵的秘密上了。”

    “不过战神殿是好同志,我们在旧大陆的不少外派人员,都说在战场上他们是最让人放心的战友。”杨越凡继续说道:“拉拢一批,打倒一批,符合我们的利益。”

    扛着金币走在后面的南宫昱君对两个人的话题毫无兴趣,他还在考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

    从一个月前,他转职成了修罗武士没多久,就被秘密转移进了一座保密等级很高的军事基地。

    先是一系列全面的身体检查,每天例行抽血,随后他就被转移见了安保等级更高的封闭环境。

    最令人疑惑的就是,他每天还需要写书面报告说明他在游戏中的行为,在这之前他已经提交了他游戏人物的属性和天赋,包括职业能力在内的一切数据。

    那段时间,他在游戏里面都茶饭不思,差点死在战场上。

    尽管身为军人,他愿意服从上级的一切安排,无论是否合理,但是心中淡淡的恐惧感,还是腐蚀着他的神志。

    南宫昱君不是傻子,相反他非常的聪敏,他敏锐的感觉到游戏中隐藏着什么问题。

    直到有一天,在体检的过程中,科学官拿出了一把陌刀,和他在游戏中使用的那一把几乎完全一样。

    然后他用这把武器在现实中劈开了五厘米厚的钢板。

    不仅如此,仿佛噩梦初醒,当天夜里,南宫昱君发现自己能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中,隐约的看见物体的轮廓了。

    二十四小时后,这个能力就完全进化成了他在游戏里的获得的天赋,黑暗中他依然保持着正常的视力。

    南宫昱君把自己身上发生的异变上报了,迎来的是更多化验,检查,那些科学官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从那天开始,南宫昱君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个例,这个游戏有问题。

    当他的**强度越来越高,无限接近他在游戏中人物的强度时,南宫昱君终于接到了等待已久的命令,进入游戏,除非接到直接命令,不然不得下线。

    再往后他就被安排到了这个据说距离黄土区十万八千里远的远南大陆,接受政委徐逸尘的直接领导。

    南宫昱君毫无怨言,无论是从军衔上还是履历上,徐逸尘都是合格的领导者。

    作为情报部门下属的行动队员,南宫昱君学到的第一课就是,别多问,别多想,执行命令。

    所以他沉默的跟在两个人身后,听着他们讨论着共和国打算如何活捉一只神灵,如果这个游戏中的能力可以带到现实的话,这里的神灵也许也是真实存在的?

    南宫昱君感觉自己的精神有点恍惚,同时对漫天的神佛产生了一丝同情。

    “虽然他们还没机会把手伸到我们的地盘上,但是你的一个老师正好在旧大陆诸国那边活动,似乎吃的挺开,打算替你出头。”杨越凡对狩魔猎人说道。

    自己的老师?

    徐逸尘的大脑中快速的晃过了指导过自己的老师们,持剑馆的剑术教习,军校中的理论课老师,军队中的长官,忠嗣院的......

    还想个屁,这种风格不用猜也知道是他,徐逸尘的嘴角抽了抽:“黄老邪又被派到eu了?那边居然还同意了?”

    这是杨越凡接触徐逸尘之后,第一次从他脸上看出了惊讶的表情:“当然,eu那帮笨蛋在游戏里搞出了大麻烦,国联准备派个镇得住场子的人过去,你的老师黄世仁在那边挂着人民反智委员会副主席的头衔。”

    “据说他正在筹备成立肃反审判庭,专门调查隔离那些瞎搞胡搞的eu玩家。”杨越凡说起这话的时候,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不过在游戏里,他因为行事作风的问题,已经被原住民打上了混沌崇拜者的标签了。”

    还真是,毫不意外呢!

    狩魔猎人几乎能想象的到黄老邪在旧大陆诸国开无双清理那些玩家的场景了,这个游戏还真是适合他啊。

    “他现在怎么样?”徐逸尘本着同僚一场的情分问道,而在心里,他期待的答案则是,黄老邪正孤苦伶仃,凄惨无比的被各种势力追捕,像过街老鼠一般流窜。

    虽然不太可能,但是徐逸尘依然满怀期待的等着有关部门的权威人士解答自己的疑惑。

    然而,狩魔猎人的期望破灭了。

    “他过的潇洒极了。”杨越凡耸了耸肩:“因为eu官方的玩家们一直在提供情报,原住民势力根本抓不住那个老怪物,不知道他从哪弄来的一件装备,连预言术都找不到他的位置,每天开着海盗船纵横大海,没有肃反工作的时候就去抢劫几艘商船或者黑吃黑,名声大得很。”

    徐逸尘一时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黄老邪做出这种事一点也不出乎他的预料,这种事他在现实中也不是没干过。

    “他那艘海盗船叫黑珍珠号,现在已经是地中海域名声最大的一支海盗了。”杨越凡淡定的说着:“不过他这一次主动要对渥金教会出手,也是和eu的几个大财团约定好的,我觉得短时间之内渥金教会分不出力量来对付我们。”

    “说起海盗,我们眼前还有个目标等着收拾呢。”狩魔猎人把目光投向了自己的任务日志,来自女巫阿尔特雅的任务“背叛者没有好结果”正挂在那里。

    有了教会给的一万金币,那区区两千金币的任务酬劳徐逸尘已经不在意了,但是这个任务的后续牵扯到秘银矿脉,狩魔猎人非常的感兴趣。

    ps:迟来的更新,这一章写完时大概是一点,我有点困,忘了点击发布。。。。睡觉睡到绊一半突然想起了,见谅啊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