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七章 报个价吧宝贝
    满意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盔甲,来自‘饥荒异种’的精神冲击在接触到徐逸尘那钢铁般意志的一瞬间,就化作了乌有。

    被系统判定为‘无尽的饥饿’的debuff只不过让狩魔猎人感觉到了一丝饥饿。

    就像是早上没吃饭,而现在已经到了上午十点半,并非非吃不可,但是对食物的渴望已经开始诱惑大脑。

    ‘饥荒异种’的怨念,在撞上亲手扼杀自己的凶手之后,变成了合适的开胃小菜。

    “你听见我之前说的话了,年轻的学徒。”上金牧师莎瑞拉找到了一个合适的姿势,优雅的敲了敲自己满是宝石的椅子,似乎在提醒其他人自己才是这里的关键人物。

    莎瑞拉似笑非笑的说道:“虽然我有些无理,但是狩魔猎人组织显然遭受了重创,你那些投靠了混沌的同僚,师长,可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损失。”

    “这很大的损失里面没有你们财富圣殿的人。”李察牧师‘善意’的提醒了一下上金牧师莎瑞拉:“你可能忘记了,渥金女士的信徒不怎么擅长战斗,尤其是和混沌之间的战斗。”

    “呵呵,你可真幽默,李察牧师。”上金牧师捂着嘴假笑道:“在这场战争中,渥金女士的信徒所做出的贡献,一点也不比其他人少。在后方我们建立了更多的工厂,培养了更多的后勤人员,你们这些人这些年来使用的武器,盔甲,消耗的箭矢,卷轴,药物,有一半都是渥金女士的信徒提供的。”

    “做人不仅要有信仰,还得有良心。”上金牧师莎瑞拉的眼睛中泛着冷光,似乎打算和李察牧师撕破脸皮,大闹一场。

    如果这么做有利可图,莎瑞拉完全不介意像个泼妇一样,但是李察牧师的凶名,早在她还是个中金牧师的时候,就已经在旧大陆诸国中流传了。

    被他砸碎了脑袋的女人,可一点也不比男人少。

    李察牧师冲着狩魔猎人眨了眨眼睛,对上金牧师说道:“有感而发而已,我是个粗人,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相信你不会和我计较的。”

    面对着资格老,地位高,还能拉下脸皮耍无赖的李察牧师,莎瑞拉那狭长的眼睛也不禁翻了白眼,不打算再和他纠缠下去。

    得到了李察牧师支援的徐逸尘,也整理了一下语言,平静的说道:“感谢你对狩魔猎人组织的关心,再得知那些投靠了混沌的叛徒,没有对渥金女士的教会造成影响,我深感欣慰。我们狩魔猎人会竭尽全力,没有一个混沌信徒能逃过我们的眼睛。”

    莎瑞拉厌倦了这样的对话,她来这里不是和人谈判的,这是一次势在必得的生意,所以她打算直接进入自己最擅长的节奏。

    “开价吧,狩魔猎人。”上金牧师用真诚的语气说道:“我到底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价钱,才能让你把这件盔甲从身上脱下来。”

    徐逸尘轻轻的弹了弹上并不存在的尘土:“这一次,教会给我的报酬里,除了这件装备,应该还有一万金币的现金吧?”

    李察牧师似乎被雪茄呛到了一样,在听到这个一万金币的时候像拖拉机一样,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上金牧师冲着下面的侍女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那名侍女满脸不情愿的从空间道中取出了一个不小的箱子,砰地一声放在了地上。

    这名侍女显然也是一名职业者,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职业,但是从她能取出那盛满了一万枚金币的箱子来看,力量属性不会低于12点。

    侍女缓缓的打开了箱子,金色的华光瞬间在这座灯火辉煌的圣殿中,成为了主角!

    和之前狩魔猎人手里的那些金币不一样,成色更加优质,印着渥金女士侧脸像的金币,整整齐齐的被码放在箱子之中。

    这代表着财富的颜色,让周围的人不禁感觉有些呼吸困难。

    除了李察牧师和他带来的那些圣武士,牧师和战士,他们都是战神坎帕斯最虔诚的信徒,视金钱如粪土,除非这些钱被换成了等价值的武器和盔甲。

    除了上金牧师莎瑞拉,因为经她过手的投资,从几百万到上千万枚金币的交易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也除了狩魔猎人,因为他知道这里面有一半是李察牧师的酬劳,而且他只把游戏中的金钱,看成一种资源。

    和城堡后山那片铁矿石,和营地中仓库里的粮食没什么两样。

    “一万枚金币整,都是市面上成色最好的金币,由渥金教会直接发行,在黑市上每一枚渥金金币都可以兑换其他金币1.2枚。”上金牧师对于眼前的财富毫不在意:“汇率上的溢出,算作我个人的礼物,渥金女士从不亏待她的盟友,你可以清点一下。”

    很好,我应该兑换成本地金币之后,再分给李察牧师五千枚金币,徐逸尘满意的扣上了箱子:“不需要,我相信教会不会克扣应许的报酬。”

    “那么,尊敬的上金牧师,我想知道你愿意报出什么样的价格呢?”徐逸尘在说话的时候,还用手拍了拍身边的箱子:“毕竟,作为一名狩魔猎人,我对金钱的需求,并不大。”

    上金牧师皱着眉头,这一次真的觉得有些棘手了,虽然之前没真正的接触过狩魔猎人这个组织和个体,但是能跟战神殿的蛮子混在一起的,恐怕还真是对物质要求没那么高的。

    再加上这个学徒的身份也陡然拔高了不止一个级别,自己虽然也能以势压人,但是旁边的战神殿莽子摆明了要砸场子。

    这件装备的市场预估值,应该在五万金币左右。

    这些年和混沌的激烈战斗,大量的高级职业战死沙场,新生代的职业者尽管数量众多,但是普遍还没有成长起来,高等级装备的价值处于市场的低谷期。

    尤其是这件,本身还有诅咒属性,恐怕除了这个狩魔猎人学徒之外,其他人都需要搭配免疫诅咒的装备才能使用,更进一步拉低了价格。

    听见了狩魔猎人的话,上金牧师不禁感觉有些头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