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渥金教会的消息
    每一次步入战神殿,徐逸尘都在感慨,这座坎帕斯的地上神殿,与其说是供奉一名神灵的赞许之地,不如说是一座为了巷战而生的堡垒。

    没有想象中那些巨大的,带着彩绘的玻璃,也没有温暖的阳光穿过它们,将被渲染成各种颜色的光泽照耀在神殿内部。

    巨大而坚固的石头是它的全部,每一个拐角处最好的防守位置上,都有一名全副武装的战士把守着,两边的墙壁时不时的还能看见不知道通向什么位置的观察孔。

    徐逸尘毫不怀疑,这座战神殿的地下储备着足够防守者吃到明年的食物和淡水,很可能那些食物才刚刚的翻新。

    毕竟送到自己领地上,给那些难民们吃的食物可算不上新鲜,有过种植经验的老农曾经私下里说过那些粮食保守估计也在地下放了三年不止。

    李察牧师依然穿着那身被盔甲撑得有些臃肿的白色牧师袍子,那柄沉重的八角锤被随意的放在手边最顺手的位置上。

    一根粗大的雪茄被咬在嘴里,和脸上那钢针一般的胡茬搭配在一起,暴力指数严重超标。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见李察大人这副模样,圣武士赛文就觉得狩魔猎人那匹古怪的装甲战马和李察大人特别的搭调。

    “李察大人,混沌侵蚀事件已经结束了,狩魔猎人阁下击退了这一次的入侵。”圣武士赛文首先汇报了好消息。

    然后没等李察牧师的脸上露出笑容,赛文就继续说道:“但是我们在混沌侵蚀的现场,发现了一种对圣水和神术有强大抗性的物质。”

    赛文掏出了那组装着灰色**物质的试管,递给了李察牧师:“狩魔猎人阁下说,在我们赶到之前,曾经用自己的方式净化过一次那个区域。”

    李察牧师接过了那组试管,“嘭”的一声,打开了其中一支,毫不在意周围其他圣武士和牧师的反应,直接把里面的东西倒在了自己的手上。

    巨大的手掌上浮现出了明亮的金色,那灰色的物质就像被丢进火堆里的卫生纸,没过几秒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但是李察牧师依然皱着眉头,他自己所释放的神术强度可远远的超过了普通圣武士或者牧师的强度,这个结果可说不上好。

    李察牧师挥了挥手,站在房间里的其他人马上心领神会离开了这间屋子,只留下了徐逸尘和圣武士赛文。

    “说吧,这次到底怎么回事?”李察牧师郑重的把剩下的试管放进了自己平时用来放置贵重物品的魔纹柜子里,头也不回的问狩魔猎人。

    徐逸尘把自己从始至终经历过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李察牧师,在对待混沌的问题上,狩魔猎人除了自己的老师,最相信的人就眼前这个站没站相,坐没坐相的老男人。

    狩魔猎人组织认可的盟友不多,战神殿的信徒,一向是狩魔猎人们在战场上最放心的队友。

    “恐虐要你的血液?”李察牧师捻着自己的一根胡子,满脸的严肃,上一次他已经把从这个年轻的学徒身上抽出来的血液上交给了战神殿的总教区。

    然而,回馈而来的消息显示对方的血液,除了包含一股非常正统的秩序之力,并没有其他特殊之处。

    但是,恐虐为什么想要这个狩魔猎人的血呢?到底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潜藏在他的血液中?

    作为战神坎帕斯所青睐的牧师,李察牧师知道在所有的混沌邪神中,坎帕斯最为忌惮的就是这个名为恐虐的邪神。

    李察牧师在年轻的时候,多次与恐虐的信徒以及那群疯子所召唤出来的混沌邪魔激战,他敏锐的感受到了对方那远比坎帕斯更浩瀚的伟力。

    在血腥,暴虐,残杀的外表之下,恐虐也如同战神坎帕斯那般,偏爱着战斗,战争,每一次挥动武器,每一次战胜敌人,都是对恐虐的崇拜。

    然而两者之间,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战神坎帕斯庇护着战士,真正的战士!为荣誉而战,为了弱者而战,为了大多数人的生存,真正的战士敢于牺牲自己的生命!

    为了公理和正义,真正的战士既敢于拿起武器向不可战胜的对手发起冲锋,也有勇气放下武器,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单纯的杀戮和暴力行为,和野兽无异!

    李察牧师攥紧了拳头,从抽屉里掏出了那根狩魔猎人熟悉的针管:“看来我们需要再抽点血了!”

    作为卖血派的狩魔猎人,徐逸尘对于这点出血量还是不虚的,在现实中他基本上也是每个月抽五百毫升的血液上交,用作对比试验。

    毕竟他身上有好几处实验性质的强化手术,从基因层面,到硬件改造,除了大脑方面技术上还不太安全,其他地方徐逸尘也不知道还有多少算的上是原装的了。

    反正按照那几个长期负责他的科学官的说法,找女人放松一下还可以,想留下后代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我需要和凯尔莫罕直接联系,把我身上发生的事向上汇报。”狩魔猎人面不改色的看着李察牧师手里算不上细的针头,轻易的穿透了自己的皮肤。

    教会真t,m有钱,这是徐逸尘第一个想法,然后他就在心里默默的记下,下次再和教会合作,报价最少翻倍。

    “没问题,最近狩魔猎人组织已经恢复了对外联络,虽然遭受了很大的损失,但是你的老师回去以后基本稳定了那边的局势。”李察牧师满意的看着狩魔猎人的血液在密闭的容器中沸腾,银白色的火焰充斥着其中。

    “你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和那边取得联系。”李察牧师收起了那套抽血的设备:“一个半小时之后,会有渥金女神的牧师带着那件装备抵达安东尼大港,你和我一起去接她。”

    “打算黑我装备的是渥金女神的侍奉者?”狩魔猎人很直接的对李察牧师问道。

    李察牧师瞪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圣武士赛文,对徐逸尘说道:“幕后的人来历神秘,渥金女神的牧师只是个中间商,具体的情况我了解的也不多,我只是个被发配到偏僻角落的小牧师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