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麻烦事
    一片简易的营地很快就以狩魔猎人为中心搭建了起来,女巫们在这片被腐化过的废墟边缘,释放灵能的时候更加得心应手。

    一个小时后,报应战团的其他人在武僧的带领下返回了营地,经过玩家们的,这片被腐化的区域是一个五公里直径的正圆。

    “所以,我们谁也没有察觉到这其中有问题?”李彦龙用手背在自己的盾牌上来回摩擦,脸上满是疑惑的看着战团里的二号人物,维托丽雅。

    女武士一口气喝掉了半壶酒:“关我屁事,这种事我从来不关心。”

    李彦龙默默的收回了眼神,觉得如果真的是来自混沌的阴谋,可能也不会对这个彪型女汉产生作用。

    “这可不像颅骨之主的作风,看起来更像是奸奇的阴谋。”从城堡中赶来的马克思临时接手了整个营地的管理:“但是从你们的描述上来看,这一次很明显是恐虐的信徒搞出来的事情,有意思。”

    “头那边该怎么处理?”游侠叼着一根长面包,含糊不清的问道。

    狩魔猎人胸口处的黑色纹路尽管没有继续向外扩散,但是依然保持着活性,像隐藏在皮下的章鱼一般张牙舞爪的。

    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站在狩魔猎人身边,在女巫爱菲拉尔复杂的目光下,用自己的手指触碰了一下那黑色触须般的纹路。

    黑色的纹路如同受到了惊吓,瞬间缩回了心脏的位置,而处于冥想中的徐逸尘则皱了皱眉头,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你知道的,我的力量可以抑制这种东西的腐化。”塞莉斯泰因看着这个曾经的姐妹,低声说道:“面对混沌,我们不应该保佑奢望,对于他来说这是最好的方式。”

    “塞莉斯泰因大人,我相信他是不一样的,在我看见的未来中,他是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丝希望。”银发女巫立场坚定的反驳道:“正是因为他和我们不一样,所以邪恶才会对他感兴趣!”

    “希望你知道你在做些什么,如果这个还是学徒的狩魔猎人也倒向了混沌”寂静修女想起了自己开启信仰武装依然被暴打的场面,脸色有点难看:“恐怕此地会成为新的混沌沦陷区!”

    “如果没有他的话,这里变成一片焦土恐怕也只是时间问题。”爱菲拉尔坐在狩魔猎人身边,低着头用梦呓般的语气说着让人绝望的话语。

    “别忘了你曾经是个无畏的修女!”塞莉斯泰因皱了皱眉头:“别整天沉迷在眼前的幻象中!也许那是混沌故意给你看见的假象!”

    “我知道我看见的是什么。”爱菲拉尔的眼神恢复了清明,用只有自己的声音说道:“九十九位姐妹的灵魂,庇护着我,我必将混沌驱逐这个世界!”

    在傍晚时分,如同每次都姗姗来迟的美帝警察一样,由教会和城卫军共同组成的探查队出现在了营地边缘。

    领头的是和狩魔猎人他们打过好几次交道的圣武士赛文,他带来了八名牧师,五名随行保护的圣武士,和将近二十人的城卫军。

    “我们的团长因为身受重伤,在帐篷里休息,暂时没法会客。”守在帐篷门口的李彦龙勾肩搭背的搂着圣武士赛文问到:“上次李察大人说好的那件装备什么时候能做好啊?”

    毫无城府,对狩魔猎人这些人抱有一定敬意的圣武士赛文非常诚实的回答:“应该明天就能到了吧?本来今天下午就应该到,不过传送阵出了点小问题,好像明天会有人专门把那件装备送过来。”

    一个老成的牧师在旁边使劲的咳嗽,年轻的圣武士还以为这里的环境让他感觉不太舒服,有些歉意的看了他一眼,让牧师直翻白眼。

    李彦龙和维托丽雅交换了一个眼神,女武士热情的,不容拒绝的用强壮的手臂把那个牧师直接拎到了火堆旁边:“晚上天气冷,老人家可得多注意身体啊!”

    在人际交往方面是老油条的李彦龙,三言两语就让圣武士吐出了实情,或者说圣武士赛文本来就是想主动透露这个消息给他们。

    貌似饥荒异种的皮所打造出来的装备在教会内部引起了一定范围的轰动,一共制作了两件盔甲,一件在教会内部已经确定了归属,而另一件则属于徐逸尘。

    但是随着狩魔猎人组织的衰弱,这件装备现在有不少人在窥视,这一次就是有人不想放弃这件装备,打算亲自前来,“说服”区区狩魔猎人学徒,自愿放弃这件装备的归属权。

    那些与狩魔猎人共同战斗的本地圣武士和牧师们中的年轻派,在听闻这件事之后情绪很激动,但是前来“说服”狩魔猎人的家伙背景很深,李察牧师明确的告诉他们,让狩魔猎人自行处理。

    “他说,谁的面子也不用给,在远南殖民地这一亩三分地,除了战神坎帕斯,和他李察之外,谁的脸都不是脸。”圣武士赛文绷着脸学着李察牧师的语气说道:“最好别弄出人命,不过也不强求。”

    说完了之后,圣武士赛文在心中默念神名,宽恕自己的不敬之罪,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狩魔猎人所在的帐篷:“徐逸尘大人还好么?需不需要牧师帮他治疗一下?我们都对这次的事情很不满,就等着徐逸尘大人狠狠的教训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一顿!”

    李彦龙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圣武士赛文的问题,除了头自己之外,恐怕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而进入了冥想状态的狩魔猎人,在自己的梦境中,正盘膝而坐,在他的正对面坐着一个模糊的黑色人影,两个人中间摆放着一个棋盘,黑白相间的棋子一个一个的落在上面。

    徐逸尘没有问来者何人,因为这个看起来就像柯南漫画中用来表示嫌疑犯的黑色人形,在头顶上用血红色的大字标注着自己的名字——坏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