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五章 绿皮的肉香不香?
    从恐虐的冠军被狩魔猎人斩杀的那一刻起,混沌的败退已经是注定的了。

    随着那具亵渎之躯在徐逸尘面前化为一摊血水,融进了地面上的血池中,身受重伤的狩魔猎人也失去了着力点,倒在了地上。

    原本被狩魔猎人血液所点燃的血池,如同被煮沸的开水一样,翻滚,开花。

    原本几乎无穷无尽的混沌怪物不断的在血池中爬出,几乎把几个玩家所组成的脆弱防线推平。

    然后猎犬们的攻势变得稀疏了起来,女武士眼看着一只只被斩杀的猎犬倒在了血池中,没有像之前一样瞬间化作一滩血水。

    被梿枷打碎了半边身子的猎犬,如同真正的尸体一样,漂浮在血池之中。

    就好像那血池是深无边际的大海一样,不断的起伏。

    而狩魔猎人所在的方向,已经彻底被银色的血液所覆盖,无论维托丽雅如何努力的眺望,也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

    即使以游侠那鹰隼般的眼睛,也没办法穿透几乎化作实质的火焰。

    但是看那火焰的颜色,玩家们还是松了口气,这里的大部分人都数次看见过狩魔猎人用这种火焰焚烧混沌。

    早上才挂在战团里的那面火焰骷髅旗,也在证明着这股力量的主人属于谁。

    虽然他们没法冒险靠近火焰中心去探查徐逸尘的情况,但是在战团成员的列表上,高高在上排在最顶端,属于战团长的名字,依然散发着金色的光芒。

    他还活着,对于玩家来说这就足够了。

    所有人都放松了下来,看着混沌最后的挣扎,等待着火焰熄灭。

    那种被装在透明玻璃瓶中的紫色液体,被女武士拿在手中,维托丽雅相信这种女巫用特殊渠道搞到手的药剂,能解决所有问题。

    随着血池被火焰不断的加热,刚刚从血池中爬出来的猎犬们哀嚎着倒在了地上,这似乎是血池在吞噬了玛诺洛斯的血肉之后最后的挣扎。

    近百只混沌猎犬快速的在血池浮现,没等离开原地,就被沸腾的血液活活煮熟在那里。

    最后几十只猎犬甚至连身躯都没能完全生长完毕,就硬生生的被血池从亚空间中吐了出来。

    一滩滩血肉模糊的半成品,在高温下迅速的从血红色变成了淡淡的黄白色,这场面,让李彦龙想起来自己在瀛洲时吃的寿喜烧,厚厚的鱼肉就是这么慢慢变成美味的。

    他又想起了自己老爸喝多了总是用回味的表情赞叹着当年吃过的美味:“狗头滚三滚,神仙站不稳。”

    经常和狩魔猎人下混沌副本的李彦龙和维托丽雅早就习惯了这种血腥的场面,一点也没有觉得不适应,但是刚加入的带路党阿利克斯已经快不行了。

    尽管站在血池中的众人,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影响,似乎那沸腾的血池完全是泡影一样,但是混沌猎犬那被煮熟的尸体,已经开始散发出蛋白质被高温破坏后的焦臭味道了。

    “维托丽雅,你有没有吃过新华夏的火锅?”李彦龙带着坏心眼问道。

    女武士一脸迷茫的看着李彦龙,没有t他的意图,然而和海盗们厮混过好一阵的李彦龙,早已经不是当年的不屈校霸那么简单了。

    即便是单口相声,他也能无缝衔接下去。

    “那是一种来自东方的神秘美食,你需要一锅煮沸的开水,以及足够的生肉。”李彦龙的余光看着脸色苍白的阿利克斯:“这其中,狗肉算的上是一种美味的食材。”

    本来已经被恶心坏了的王越,听见李彦龙的话,感觉到一股酸水从胃里涌了上来,被他硬生生的给吞咽了回去。

    没人看见王越的异常,这个双剑剑客用看变态的眼神瞥了一眼李彦龙,悄悄远离他的方向。

    “我吃过你说的火锅。”阿利克斯的脸色苍白,似乎不太适应眼前的场景,但是他的声音依然平静,没有颤音:“但是这些看起来像狗的东西,绝对不能吃!”

    在李彦龙瞪大的眼睛中,阿利克斯一本正经的开始了科普:“这种肉,在煮沸之后所散发的味道表明,这些肉是有毒的,而且从颜色看,这些肉相当老,口感会很可怕。”

    不对,导演这剧本是不是拿错了?李彦龙感觉有些方。

    “你是想和我开个玩笑?想恶心我一下?”看见李彦龙的表情,阿利克斯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洒然一笑说道:“很少有什么东西是我吃不下去的在森林中你可没法挑食,但是这种肉,我严重推荐你远离它,这玩意有毒。”

    李彦龙尴尬的笑了笑:“开个玩笑,忘了它吧......”

    阿利克斯笑眯眯的补了一句:“顺便说一下,绿皮的肉虽然没有毒,但是也不能吃,如果一定要吃的话,最好用小火慢炖十八个小时以上,确定食材中的体细胞全部被杀死,搭配一种蘑菇味道还不错......”

    王越的呕吐声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除了女武士之外,其他人都已经自发的远离了这两个恶趣味的家伙。

    “开个玩笑伙计们,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吃过绿皮的肉吧?”阿利克斯很无辜的摊了摊手,然而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的话。

    “别闹了,过来收拾残局。”一个虚弱的声音,在银色的火焰背后传来,那是狩魔猎人的声音。

    随着他的话,原本熊熊燃烧的银色火焰,如同被吸收了一般,快速的减弱了下去,露出了趴在地上的徐逸尘。

    以他为中心,原本沸腾的血池,如同失去了生命一样,迅速的衰败了下去,从黑红色的血液变成了灰色的**物质。

    这种趋势用极快的速度蔓延了出去。

    然而被血池污染的大地,已经失去了生机,曾经生机勃勃的森林中,出现了一片人为制造的,将近五公里直径,圆形的死亡区域。

    焦炭化的树木,被**物质所覆盖的土地,没有一只虫子出没,没有一只鸟儿飞翔,如果你向着地下挖掘,甚至没有一粒种子还拥有活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