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三章 激战
    受到了环境影响心中被怒火所填满的女武士,受够了这些地鼠一样的小怪物,不管不顾的冲着战场上最显眼的敌人冲了过去。

    玛诺洛斯的目光依然停留在狩魔猎人身上,似乎对于其他人的反应不屑一顾。

    在他身后,格罗姆·地狱咆哮挣扎着站直了身体,吞噬了不少血肉的绿皮,似乎恢复了一些体力,一步一个脚印的向前试图靠近自己眼中的仇敌。

    孤军深入的女武士帮助徐逸尘分担了一些压力,几乎被怪物所包围的狩魔猎人终于有机会腾出手来从怀中掏出那个,在空中甩了一圈,缠绕在拳头上。

    “闪现。”这个来自灰骑士最高大导师的神秘装备,在经历了多次升级之后,不仅为使用者提供了属性点,还提供每天一次的能力。

    视线所及范围之内,均可抵达。

    当然,在之前的测试中,徐逸尘发现这个技能的最远距离只有三百米。

    在那一次测试中,势力被加强过的狩魔猎人站在海边锁定了将近一千五百米范围之外的一座灯塔,然后一头掉进了海里。

    但是眼下,狩魔猎人距离血色重甲的武士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绰绰有余。

    “以人类之名,杀戮人类之敌!”狩魔猎人蹬脚猛冲,下一秒就消失在了被怪物所包围的位置,保持着冲锋的姿势,一瞬间出现在恐虐的冠军面前!

    徐逸尘手中的长剑被所笼罩,直刺玛诺洛斯!

    在玛诺洛斯身后,格罗姆·地狱咆哮同时举起自己的斧子,双手举过头顶,高高跃起,向血色重甲武士袭来!

    然而,燃烧着银色火焰的长剑却在半途中被黑色的邪焰所笼罩的恶毒长刃所阻断,玛诺洛斯单手挥舞着自己的武器,大开大合间便击退了狩魔猎人的攻击。

    玛诺洛斯座下的黄铜牛打了个响鼻,被黄铜色金属所覆盖,带着一根根尖刺和利刃的粗壮尾巴如同铁鞭一样,把格罗姆·地狱咆哮狠狠的砸在了地上。

    玛诺洛斯随手把几头不幸靠的太近的混沌怪物斩杀,胯下的凶兽不满的用自己的铁蹄来回践踏,在那几具尸体化作血水之前,把它们踩成了肉泥。

    显然,它对自己的主人约束着自己凶性的行为十分不满。

    “再来。”恐虐的冠军用金属般的嗓音说道:“向我,向伟大的血神奉上一场配的上这个场面的战斗。”

    徐逸尘在稳住身形之后,瞬间展开了下一场攻击,开启了的狩魔猎人,带着银白色的,如同一道划开黑夜的闪电!

    眼前的敌人,远比在梦境中所面对的那个意识投影强大的多!他不知道这个名为玛诺洛斯的恐虐冠军武士是否是本体,但是这绝对是他迄今为止遇见的最难缠的敌人!

    在这之前,狩魔猎人遇见的大多数强敌,都是非人生物。

    唯一值得称道的人形敌人,恐怕就是开启了特殊状态的寂静修女塞莉斯泰因了,但是即便是在那场战斗中,徐逸尘依然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无论是攻击力,防御力,甚至持久力,徐逸尘都牢牢的压制了自己的敌人,但是现在情况正好掉过来了。

    源于恐虐的力量,让玛诺洛斯无惧任何战斗,挺身应战,从自己的坐骑上翻身而下。

    一人一魔在血池中穿梭交战,如同收割机一样移动,所过之处只留下了一地残尸,所有不幸被卷入的邪魔都哀嚎着重新化作血水。

    如同一曲在镜面上的血腥芭蕾,死亡与鲜血的交谊舞。

    在一秒钟之内三次和敌人的巨剑相互撞击,银色和黑色的火焰交织在一起,金属与金属的碰撞迸发出金色的火花!

    玛诺洛斯越战越勇,头盔之后的红色眼睛越发的明亮,而狩魔猎人也是如此,缠绕在他身上的银色火焰随着战斗越来越激烈,变得越来越旺盛!

    在狩魔猎人心中,心中一直被压抑的暴虐**得到了释放。

    种种来自现实中的战技,刚泽爵士所教授的那些关于战斗的知识,以及灰骑士直接塞进自己大脑中的那些战斗记忆,在狩魔猎人手中一一施展,融会贯通。

    而自己的敌人依然如同铜墙铁壁一样,用同样的速度格挡着自己的攻击,势大力沉的巨剑带着恐怖的呼啸声反击而来。

    但是,徐逸尘很清楚的意识到,这样的对决虽然酣畅淋漓,但是在眼角处一点一滴开始归零的倒计时,不断的提醒着狩魔猎人,他的时间不多了。

    视线中不断蔓延的红色,让两个人的目光逐渐变得同样猩红,站在血池范围中的玛诺洛斯在战斗中获得了更多来自血神的力量。

    恐虐正在从两个人之间的战斗中获取养分,不断地扭曲着虚空与现实的界线,属于恐虐冠军的力量,一点一点的回归了它们原本的主人。

    在狩魔猎人身后,维托丽雅艰难的支撑着,来自混沌的腐化之力,不断的在女武士的脑海中沸腾,杀戮与胜利,荣耀与鲜血不间断的冲刷着她的神志。

    依靠着灵巧的身法,摆脱了混沌怪物纠缠的三藏大师如同雄鹰般从天而降,双手带着金色的光芒从背后狠狠的拍在了维托丽雅的头顶,让女武士获得了一丝清明。

    维托丽雅喘着粗气看了一眼激战中的狩魔猎人,用自己的梿枷狠狠地砸碎了一只猎犬的头颅,最终随着武僧一同退向了其他玩家的阵地中。

    这场战斗只能依靠狩魔猎人自己了,而除了他以外,唯一一个在血池中依然维持着神志清醒的正是被黄铜牛打飞的绿皮格洛米·地狱咆哮。

    此时,那覆盖着金属的凶兽,正用自己铜铃般的眼睛牢牢的注视着这个褐色的绿皮,双眼通红,一只铁蹄在地面上刨来刨去,一双锋利的牛角正对着自己的敌人。

    必须打破僵局,哪怕是以身犯险,在狩魔猎人和格罗姆·地狱咆哮的心中同时浮现出了这个想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