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僵局
    “以人类之名!我乃报应战团团长,狩魔猎人学徒,新华夏军人,徐逸尘!”狩魔猎人身上代表着审判的纯净之火陡然爆发,熊熊燃烧的烈焰甚至灼烧到了几米外恐虐冠军的身上!

    玛诺洛斯隐藏在头盔下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厌恶的表情,下意识的用手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涤荡异族,唯死是向!”在战吼声中,狩魔猎人一跃而起,银色的火焰在他之前站立的地方将被黑血所覆盖的地面炙烤成了一片白地。

    徐逸尘在空中感受着手中长剑传来的力量,感受着那并非真实存在的银色火焰所散发的温度,感受着带着一丝血腥味的空气在眼前呼啸而过。

    刚才被那银色火焰晃花了眼睛的放血者恶魔,在匆忙间举起自己那巨大的带着恶毒诅咒的斩首剑,横档在面前。

    它期待着在下一秒,那个燃烧着古怪火焰的人类在自己的攻击下变得支离破碎,它要把那个人类开膛破肚!掏出他的内脏,沐浴他的鲜血!

    徐逸尘手中对于人类来说称得上是大型武器的双手斩剑,放在放血者手中那门板宽的巨型斩首剑面前,看起来就像是站在大象旁边的老鼠。

    两者之间的碰撞,让人几乎不忍直视!????然而开启了红色时间的狩魔猎人,在武器即将发生碰撞的那一刹那,单手按在了放血者的武器上,直接越过了这只身高足有四米出头的恶魔!

    覆盖在狩魔猎人手掌上的银色火焰,在放血者的斩首剑上留下了一个燃烧着的,清晰的手掌印!

    狩魔猎人在空中优雅的旋转身体,在落地之前,反手一剑削了过去。

    一记精准的斩击,在覆盖着银火的长剑作用下,将对手的脖子一分为二,硕大的头颅在冲天而起的血浪中滚落在地。

    一同落地的还有背对敌人的狩魔猎人,在他身后,放血者恶魔如同小山一样的身躯轰然倒地。

    喷涌在天空的血液,被徐逸尘身上散发的银色火焰在一瞬间净化,变成了一缕缕黑色的气体,消散在空气中。

    恐虐的冠军武士依然跨坐在黄铜牛上面,似乎对于放血者被秒杀的事情毫不在意,他甚至用两只带着金属护甲的手轻轻的鼓了鼓掌。

    在狩魔猎人身后,属于放血者的残尸,在这掌声中,被地面上的血池所融化,紧接着四只骏马大小的犬类生物在血池中向着徐逸尘飞扑而出!

    狩魔猎人连头都没回,纳尔的炎形大剑划过一点弧线,拉出绚丽的火焰纹路,未卜先知一样,横在了一只猎犬的扑击路线上!

    那不洁的躯体立刻被灼热的银色火焰切成了两半,无神的双眼带着半个脑壳落在血池中,再一次被吸收。

    在狩魔猎人看不见的地方,黑红色的血池在地面上不断的扩散,所过之处,无论是植物还是昆虫,都化作了一滩血水,为颅骨之主着更多的力量。

    无数生命在这充满了毁灭气息的力量面前,变得疯狂,母兽咬死了巢中的幼崽,同类之间毫无征兆的互相攻击,直至一方被杀死在原地。

    爱菲拉尔站在城堡最顶端那面骷颅前面,看着远处黑森林的上空,一团血色的乌云逐渐挡住了阳光,覆盖面积变得越来越大。

    女巫脸上露出了一丝愁容,在她脚下的城堡中,凡人们都在马克思的命令下躲在自己的帐篷里,禁止自由行动。

    但是依然有不少人因为一些口角,扭打在了一起,被及时赶到的暗影刺客拉开,分别关押。

    作为唯一留在营地里的玩家,李秉衡,这个老成的军医此时正在挨个检查难民们的帐篷,防止里面发生意外。

    一手持剑,一手用法印技能提高效率的狩魔猎人,单手施展着皮鲁埃特剑术,随着他自身属性的加强,对于这种难度极高的剑术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狩魔猎人的动作豪迈而狂放,他的技艺直接而致命,,没有一丝一毫多余,花哨的动作,每一个旋转都在积攒更高的势能,每一次攻击都直奔敌人的要害!

    不断从血池中跃出的混沌猎犬,在狩魔猎人举手投足之间被斩杀,任何胆敢靠近的混沌邪魔都在不断证明着狩魔猎人的效率。

    原本被李彦龙和王越拖延住的放血者恶魔也在一个回合间被狩魔猎人斩断了双腿,然后被王越活活砍掉了双手和脑袋,才化作一摊血水回归了亚空间。

    徐逸尘的速度越来越快,行走之间如同旋风过境,带动着血肉碎片,呼啸而过,然而他距离玛诺洛斯的距离却丝毫没有变化,

    狩魔猎人和他的小队,被血池中无尽的怪物拖在了原地,动弹不得。

    每一个被狩魔猎人斩杀的怪物,都会被银色的火焰净化一部分,然而恐虐的冠军却表现出了有恃无恐的架势,既没有上前阻止狩魔猎人的杀戮,也没有做出其他举动。

    红色重甲的骑士,就这么在坐骑上看着眼前的敌人,不断的挣扎。

    冒着火焰的长剑,带着红色光芒的梿枷,与放血者的斩首巨剑互相焦急,蹦碎的武器碎片,漫天的鲜血残肢,震耳欲聋的战吼,愤怒的嚎叫。

    这一切谱写成了一曲赞美血神的颂歌!让玛诺洛斯陶醉在其中,他感受着属于血神的领域在不断蔓延,血神的力量在这片土地不断渗透。

    “伪善者与浮夸者们,你们轻视教诲,视之为无物。殊不知欺骗与谎言即为汝之衣装,汝之誓言含有诚信。”血色重甲的骑士用金属般的嗓音继续劝说着自己的仇敌“尔等现在回头,尚且不晚。”

    狩魔猎人在不断试图接近玛诺洛斯的位置,然而在脚下那如同镜子一般倒映着亚空间场景的血池,却不断的投射出数量庞大的猎犬,让他的努力化为泡影。

    “人类!用你的血液!”一个粗犷的声音,操着半生不熟的人类语言大声喊道“你的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