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放血者前来拜访!
    ..,

    “差得远呢,这才刚刚开始。”女武士仰头将酒壶中的酒水喝光,似乎看穿了阿利克斯的想法:“现在看见的只是余波。”

    是的,眼前的场面,让狩魔猎人和女武士不由得想起了上一次纳垢的信徒在那座小仓库中试图打开虚空裂缝的场景。

    相对于纳垢的信徒们制造出的场景,眼前的这些场面,如果刨除心理上的暗示,已经十分缓和了。

    走在队伍最前面的狩魔猎人此时如同熊熊燃烧的火炬,在黑暗中照亮了周围五米远的环境。

    而在队伍最后的武僧唐三藏也在经文声的回荡中,周身散发着让人舒适的金色微光。

    “三藏大师之前也和混沌有过接触么?”狩魔猎人的声音从前方传递了过来,他手中的火焰长剑在黑暗中留下一道道痕迹。

    无数长着人类手臂的树枝,张着婴儿手指的灌木丛,在火焰中灰飞烟灭,然而狩魔猎人的表情毫无变化,说话的语气一如往常。????唐三藏暂停了自己的经文,周身的光芒却没有散去,声音温和的说道:“也遇到过几次,倒是没有这里的场面这么大,中土境内奇人义士甚多,很少有邪魔妖怪能造成大规模的破坏。”

    徐逸尘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在他的前方不远处,一颗格外高大的白骨枯树耸立,一只绿皮满身鲜血的站在树前,眼睛瞪得犹如铜铃般大小。

    绿皮手中宽厚的砍刀已经剁的如同锯齿一般,依然满腔怒火的咆哮着:“waaagh!兽人,战!战斗到死!”

    然后一只远比绿皮更加高大,有着锋利的獠牙,刺向天空的诡异长角,灵活的反关节双腿,如同被剥了皮一般浑身赤红色的怪物,从骨树上一跃而下。

    巨大的双手斩剑带着无比血腥的气息,将那只咆哮的绿皮从正中间一分为二,四溅而出的鲜血沐浴在怪物赤红色的皮肤上。

    那只怪物露出了人性化的表情,让人可以轻易的分辨出那张让人恐惧的脸上浮现出了愉悦的神情。

    绿皮的尸体落地后化作了一滩黑红色的血水,渗入了地面,消失不见。

    “放血者?”狩魔猎人用不确定的声音对自己说道,眼前的怪物让他想起了自己的老师在讲述混沌时,曾经描述过的一种怪物。

    不同于其他混沌邪魔,放血者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次数要比其他怪物多得多,自从混沌侵袭这个世界开始,所有发生过惨烈战争的地方,都有可能召唤出这种纯粹为杀戮而生的怪物。

    它们生而好战,对鲜血的渴望一如它们侍奉的神灵,颅骨之主,战争与杀戮之王,血神,被尊称为恐虐的伟大存在。

    它们无一不是最凶残的杀戮者,那长满肌肉的四肢因它们凶残的进攻和强烈的战争欲而凶名远扬——他们势不可挡,凡胆敢阻拦者必将为他们那可怕的力量撕为碎片。

    高大的放血者,用充满了怒意,血红色,无瞳的双眼看向了狩魔猎人一行人,单手举起了那把足有三米长的巨大斩首剑。

    另一只有着锋利指甲的爪子,伸出了其中一根手指,缓缓的划过了自己的脖子,挑衅般的冲着徐逸尘露出了自己的尖牙。

    然后出乎众人预料的,放血者在挑衅之后,缓缓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并没有对玩家们发起猛烈的攻击。

    “有意思,看来我们遇到了好客的主人。”狩魔猎人的嘴角露出了笑容,大步的向前走去。

    徐逸尘对这里的环境说不上满意,但是在经历了纳垢花园的那场令人作呕的战斗,以及与色孽修女之间那不可描述的战斗场景之后,再次面对混沌的狩魔猎人表示无论是战场还是敌人,他都很满意。

    伟大的颅骨之主恐虐,你简直是混沌界的良心,审美担当,狩魔猎人在心中默默的给自己的敌人点了个赞。

    在他身边,女武士也是一副战意盎然,棋逢对手的表情,看起来那红色的玩意比绿皮更加暴力,深合女武士的口味!

    而旁边陪同着狩魔猎人参加过几次对抗混沌战斗的李彦龙和游侠,迅速的适应了周围的环境。

    第一次直面混沌的王越和阿利克斯表现出了明显的不适应,如果不是一直站在狩魔猎人和武僧唐三藏人为制造的安全区里,早已经受到了混沌气息的影响,失去了理智。

    三藏大师的学徒,封无一则表现出了对混沌极高的抗性,几乎没有受到周围属于颅骨之主气息的任何影响,显得游刃有余。

    在曾经的绿皮营地中,早已经没有了绿皮们的踪迹,在周围那诡异的血雾影响下,绿皮们甚至连尸体都没有留下。

    唯一证明曾经存在过的痕迹就是那一地黑红色的血液,獠牙·咆哮者满身鲜血的站在血泊中,背后的纹身散发着耀眼的血光,如同一面旗帜,属于血神的旗帜!

    随着咆哮者用不知名的语言念着不可知的咒语,地上的血池开始沸腾了,大片大片的气泡在血池深处涌出。

    一个血色的漩涡,以獠牙·咆哮者为中心出现,咆哮者如同站在镜面上一样,丝毫没有受到脚下漩涡的影响,纹丝不动。

    随着漩涡逐渐扩大,一道直径十米左右通往亚空间的裂缝被撕开,在漩涡的另一面,血腥,疯狂的气息扑面而来。

    “啊啊啊啊!!!”一只逃出了营地,躲在一颗树后休息的绿皮突然发出了瘆人的惨叫声,原本强壮的肌肉再一次膨胀了起来!

    不止一只幸免于难的绿皮同时发生了异变,在满脸诡异,痛苦的表情中,它们的身体如同吹气球一样被拉长。

    皮肤在这种压力下被崩裂,不属于它们的红色血液在身体中呈雾状迸射而出,长角刺破皮肉而出,在噼里啪啦的声音中,骨关节扭曲。

    随着一声声的嘶吼,一个个绿皮消失不见,站在大地上的,只剩下一头头来自混沌,手持斩首剑的放血者邪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