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有挂
    獠牙·咆哮者感觉自己身体里属于血神的那部分越来越难以控制了,它知道血神留给它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伟大的颅骨之主从来不是一个有耐心的存在,但是它手下同族的数量却没有预想中的那么多,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暗处阻挠它收拢绿皮的速度一样。

    咆哮者一想到这里,就感觉在暗处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自己,它的怒火如同海浪一样席卷而来,连眼睛都变成了红色。

    周围的绿皮们依然熙熙攘攘的,轰的一声都散了,离自己的新老大远远的,它们还期待着一场大混操来夺回自己的领地。

    它们还想在无尽的waaagh中变成更大,更臭的老大,绿皮们一点也不想毫无意义的被自己的新老大砸成肉酱。

    所以,当它们发现自己的新老大有了要暴怒的迹象,赶紧离得远远的。

    獠牙·咆哮者把自己的牙齿咬的咯吱咯吱响,总算是没有让自己本来就不充足的手下变得更少。

    不能再等下去了,咆哮者想着,血神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而它自己也已经不耐烦了,它期待着收获死亡与痛苦,哀嚎的敌人和满地的残肢,让血液流淌成河,让内脏铺的满地。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每天忍受着同族的体臭,以及它们脑残般的对话。

    “俺觉得它需要找点子哥看看脑子,俺总觉得新老大不够waaagh!”一个绿皮搔了搔自己的头皮,头皮屑如同下雪一般掉进了正在煮东西的大锅里。

    “白痴,俺看见点子哥被它那根破管子给炸飞了!”另一个绿皮哈哈大笑着嘲讽着自己的同伴:“点子哥的下巴都被炸没了,就像个没了嘴的屁精一样!”

    “俺觉得点子哥弄出来的那个管子还挺waaagh的!”一个新凑过来的绿皮挤进了这个小圈子,模仿着火药枪炸膛的声音喊道:“轰!waaagh的很!!”

    “俺看见点子哥后来又站起来,还拿着它的破管子跑了!”第一个说话的绿皮反驳着第二个绿皮的说法。

    “点子哥已经炸没了!”那个绿皮十分不满自己同伴反驳自己:“俺没记错!”

    “俺刚才说点子哥没死!”第一个绿皮waaagh的一声就和自己的同伴扭打在了一起,刚刚开锅的大锅在两个人的战斗中被撞倒在地。

    漫天的蒸汽中,那个新插进来的绿皮摸着自己的下巴:“俺寻思着,点子哥那玩意还是很waaagh,俺也想要一个。”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阿利克斯就看着整个绿皮营地都闹成了一团,绿皮们互相捉对扭打在了一起,在咆哮者的咆哮声中显得热闹非凡。

    “也许,我就这么看着它们,它们就能把自己消灭干净?”阿利克斯满脸问号的看着打成一团的营地,觉得这些绿皮居然能在黑森林中占据一席之地,打的人类势力节节后退,简直是个奇迹。

    可惜的是绿皮们在一起皮了一会,死了四五个倒霉的家伙之后,这场闹剧就收场了。

    阿利克斯看着那个怒吼不止的特殊绿皮,把那些不肯停手的绿皮一个个的拉开,又顺势砍死了几个想趁机争夺老大位置的家伙。

    他感觉就像是在看幼儿园里唯一一个懂事的班长,在教育上百号的熊孩子,竟然隐隐的有些同情这个绿皮中的异类。

    带着满心的祝福,阿利克斯悄悄的离开了自己精心挑选的藏身处,小心翼翼的向后爬行离开了这座临时营地,打算去和自己的新邻居打个招呼。

    原本分成了三路的玩家们,又聚集在了一起,除了曼奇尼刚刚遭遇的那十几个绿皮之外,其他人一无所获。

    似乎除了今天早上那波勇士之外,所有的绿皮都彻底放弃了原来的领地,逃往了黑森林深处。

    即便是狩魔猎人开着,也只能找到一些零星的绿皮痕迹,进行跟踪之后,往往会发现一具死在陷阱中的尸体。

    总共发现了十二处陷阱,其中有九个都有了收获,这个潜伏在暗处的神秘猎人效率高的可怕。

    一个简单的绳套陷阱,就三番五次的让绿皮们中招,还有不少用临时削尖木刺做成的陷坑也纷纷迎来了自己的客人。

    “我们对付绿皮的方式,是不是有些太过于正面了?”再又一次焚烧了陷阱中的绿皮尸体之后,卡彭特开口提问道。

    背着野猪尸体奔波了一个上午的材料学者,开始怀念自己已经失去的成为法师的机会。

    “曾经有一个成为高高在上的施法者的机会,我却没有珍惜。”这是经历了战团任务之后,安格斯·卡彭特每天说的最多的话。

    女武士毫不在意被焚烧的绿皮尸体散发出来的味道,灌了一大口本来是当做助燃剂的酒精:“早就想试试这个了!真够劲!我告诉你,硬碰硬解决你的敌人,跟挖个坑等你的敌人摔死,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卡彭特可不想和这个每天喝酒如喝水的猛女展开辩论,他耸了耸肩,觉得自己最起码在智力上依然占有优势,没必要在其他方面展现自己比她更男人的一面。

    狩魔猎人看着绿皮的尸体逐渐化作灰烬点了点头:“你说的对,这很有借鉴意义,也许制作陷阱的那位先生可以亲自和我们传授一下经验。”

    “女士,这些陷阱可不是等着你的敌人自己掉进去那么简单。”随着狩魔猎人的话,一个突然插进来的声音从众人的头顶传了过来:“首先你要熟知附近的环境,确定哪些地方这些蠢家伙会路过,其次你得清楚什么样的陷阱更适合使用在那里。”

    “阿利克斯·耶格尔,生存主义者,陷阱大师。”趴在树干上,凭借着吉利服完美的将自己隐藏起来的阿利克斯抖了抖身上的落叶,从树上跳了下来:“当然,我现在是一名游侠,请问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别介意,我是个完美主义者,我确定我的伪装是完美无缺的,为什么你会发现我在那里?”阿利克斯一脸疑惑的向狩魔猎人问道。

    “我有热成像视觉。”徐逸尘淡定的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