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好像落下了点什么
    ..,

    眼看着那个黑色头发的雇佣兵用奇特的方式进入了浮空艇的驾驶室,圣殿骑士就在意识链中向船长下达了自毁的命令。

    在短暂的十几秒之后,本应该在一片火光中炸毁的驾驶室方向毫无动静,圣殿骑士就死了那条同归于尽的心。

    当他用巫王的名义威胁亚伯拉罕无果之后,这个圣殿骑士认怂了。

    “等等!”在亚伯拉罕打算挑断他腿筋,留他在这里等死的时候,圣殿骑士大声的喊道:“我有笔交易!带我一起走!我让我的人现在就放弃抵抗!”

    亚伯拉罕看着从城墙上汹涌而来的虫子,以及由奴隶士兵和雇佣兵组成的脆弱防线,这些人在虫子试探性的进攻下,节节后退,防御圈越来越小。

    “好吧,让你的人现在就停止抵抗!”亚伯拉罕没有再耽误时间,一把拉起了圣殿骑士,推着他向浮空艇的方向走去,手中的长剑依然横在对方的脖子上:“别耍花招,不然我会把你扔在飞艇下面,让那些虫子从脚开始吃你!”

    “我们走!上船!别耽误时间!”亚伯拉罕架着圣殿骑士从浮空艇垂下来的舷梯走进了浮空艇的内部,向外面依然在战斗的人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在浮空艇里,到处都是尸体,奴隶士兵在这里损失惨重。

    只有长矛和简易盔甲的奴隶们在这种狭窄的地形中,被手持短兵器的守卫杀得血流成河,然而他们已经对死亡失去了畏惧,一步一个血色的脚印,硬是将战线一直推进到了船舱的最里面。

    到处都是奴隶士兵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尸体,亚伯拉罕一路上看见不少地方都是三四具尸体纠缠在一起,不分彼此。

    当死亡来临之时,众生平等。

    亚伯拉罕推着圣殿骑士一路走来,所有还活着的奴隶士兵都看着亚伯拉罕,深深的低下了头,向他行礼。

    原本厮杀声震天的浮空艇里,随着亚伯拉罕走过,变得肃穆无声。

    在那里,七八个黑甲武士已经停止了反击,呈一个半圆形的防御阵型,守住了一扇铁门,在他们身后,三四个弓箭手保持着开弓的姿势,也静止在了那里。

    他们已经接到了圣殿骑士的命令,停止了反击。

    在防御阵型之外,十几具尸体几乎让人没有落脚的地方。

    在王越面前,上一秒还和自己战斗的敌人,突然停止了防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他,趁着机会,一剑捅进了对方盔甲的缝隙!

    鲜红的血液沿着特制的放血槽澎涌而出,流了一地,李彦龙拉住了王越:“已经结束了,我们赢了。”

    “嘭!”那扇被黑甲武士们坚守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推开了,满身鲜血的狩魔猎人看着外面的人群,房间内部的血水像小溪一样从门里流淌了出来。

    徐逸尘面无表情的说道:“后面已经被清空了,让李秉衡到里面来!我们的驾驶员快死了!”

    亚伯拉罕一把将圣殿骑士推到了狩魔猎人的身边:“这里交给你了!他下达了投降的命令,我答应带上他一起走,我的人还需要指挥!”

    徐逸尘点了点头,冲着王越说道:“去告诉他们都上船,顺便问问有谁有驾驶这玩意的经验,我不知道还活着的船员够不够把这大家伙开走!”

    亚伯拉罕守在门口,仔细的清点着登上浮空艇的奴隶士兵,每一个上船的人,他都会拍拍对方的肩膀。

    在这个时候,亚伯拉罕知道这些人一旦松懈下来,恐怕就会失去防抗巫王的勇气,他需要在奴隶中建立自己的威望。

    在奴隶们的帮助下,所有的伤员都被运上了浮空艇,那些雇佣兵也随着人流走进了浮空艇内部。

    十几名奴隶士兵在排队登上浮空艇的时候,被身后窜上来的迅虫扑倒在地,他们的尸体成了其他人最好的掩护。

    最后一个上船的是女武士和疯牛的组合,他们两个人在战场上发挥出了一加一大于二的表现,所过之处如同旋风过境,只留下一地虫尸。

    他们在最后的时间,在虫群中清理出了一片空地,成功的将被固定在浮空艇下面的铁箱子,与浮空艇分离。

    失去了地面目标的虫子们开始沿着魔法塔的外墙向上攀登,强兽人早已经全军覆没,此时已经连尸体都消失不见。

    “如果我还能回到狂牛部落,我发誓,再也不会有一个狂牛之子会来到这里。”疯牛站在船舱门口看着下面如同海洋一样的虫潮:“巫王欺骗了我们,这里没有荣耀,没有英雄,除了死亡,什么都没有。”

    “是啊,除了死亡什么都没有。”亚伯拉罕看着下面那些被虫子们撕成了碎片的奴隶士兵,叹了一口气:“但是从现在开始,我们有了希望,当太阳升起时,一切都不一样了!”

    疯牛将自己手中的斧子递给了亚伯拉罕:“也许这对你来说更有意义。”

    亚伯拉罕接过巨斧,吃力的举了起来,重重的砍断了连接着稳固锚的绳索,整个浮空艇随着一阵抖动,向上猛的一挣!

    “敬自由!”亚伯拉罕把斧子还给了疯牛,回头看向那些排着整齐的队列,拿着武器看着他的奴隶士兵们,高声喊道:“敬自由!从今天开始,再也没有人,可以让你们毫无价值的死去!再也没有人可以剥夺你们呐喊的权利!”

    “再也不用穿着这些象征着等级的盔甲!”亚伯拉罕费力的脱去了自己那身象征着地位的,圣殿骑士盔甲,从浮空艇上扔了下去:“从现在开始,我们都是自由人了!”

    在浮空艇敞开的舱门处,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金色的阳光照进了船舱里,显得亚伯拉罕格外的庄严肃穆。

    “自由!”奴隶士兵们开始是小声的跟着喊了一句,然后互相看了看,再也没有人用皮鞭教育他们守规矩,于是奴隶们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喊道:“自由!”

    奴隶们手中的武器被噼里啪啦的扔了一地。

    在一片祥和的气氛中,狩魔猎人感觉自己好像遗漏了什么。

    在高塔内部,法师维特看着逐渐升高的浮空艇,对自己身后的挟持者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放我离开?”,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