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七十章 我有名字!
    飞艇逐渐降低了高度,在要塞上空弥漫着白色蒸汽,高温的气体在清晨的冷空气中化为了水滴,让飞艇周围的奴隶士兵们不禁打了个冷颤。

    一扇狭窄的金属旋梯被放了下来,一个穿着和亚伯拉罕同款,但是更加精致的盔甲的圣殿骑士从飞艇中走了出来,手中拎着一根长长的棍子。

    在棍子前段连接着一个u型的结构,不断地有闪电在其中来回穿梭。

    新来的圣殿骑士身后跟着走下来四名穿着黑色全身甲的武士,高大厚重的盔甲,让狩魔猎人想起了曾经面对过的恐虐冠军。

    圣殿骑士看起来毫无与自己的同僚交流的意思,简单的挥了挥手,身后四名武士沉默的走向了那个装着虫子的金属箱子。

    狩魔猎人给女武士他们使了个眼色,用手势示意随时准备突击行动。

    他用眼睛的余光已经看见了不少奴隶士兵已经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了,大滴大滴的冷汗沿着他们的鼻梁滴在了地上。

    面对曾经的主人,这些奴隶们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

    亚伯拉罕一脸严肃的走到了那个新来的圣殿骑士面前,低着头向对方行礼:“大人,为了您的安全,请尽快完成装载任务,我手上的兵力已经无法继续抵挡泰伦虫族新一轮的进攻了。”

    “我自有分寸,不需要你多言。”新来的圣殿骑士饶有兴致的看着眼前的亚伯拉罕:“你就是那个被法师大人从奴隶里面挑出来的幸运儿?”

    亚伯拉罕依然低着头没有回答,徐逸尘发现亚伯拉罕的小腿在微微的颤抖,而在他身后那些靠的近的奴隶士兵们连拿武器的手都开始哆嗦了。

    “等死的感觉怎么样?”好在新来的圣殿骑士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眼前的异类身上,对那些奴隶们的异状丝毫没有察觉:“很快你就会和你以前的朋友们一起变成虫子们的食物了。”

    “奴隶永远是奴隶!”圣殿骑士轻蔑的说道,在他身后那四名黑甲武士也已经将飞艇上垂下来的固定绳索与那个金属箱子安装完毕。

    “大人,已经固定完毕,随时可以起航。”一个黑甲武士转身向圣殿骑士汇报道。

    “我们走,留下这帮狗屎在这等死!”圣殿骑士转身走向船舱,如果不是为了看看这个奴隶出身的圣殿骑士,他根本不会走出浮空艇。

    这个奴隶出身的家伙,简直是圣殿骑士阶级的耻辱,幸好经过一段时间的运作,这个家伙被安排在了一个必死的岗位上。

    维特大人临时呼叫浮空艇的命令,倒是让他有几分心思看看这个奴隶绝望的表情,回去了可以和其他人讲讲。

    可惜,这个人太不知趣,完全没有死到临头的自知,浪费自己的时间。

    “等等!大人!”一个受了伤的独狼型佣兵挡住了圣殿骑士的道路:“我们呢!我们应该和你们一起撤走的!我们的任务里可不包括在这里等死!”

    “抱歉,外来者,我的任务里也不包括带你们一起走这一条!”圣殿骑士面若冰霜的看着眼前的雇佣兵,觉得这些外来者实在是没有教养。

    于是他冲那几个黑甲武士扬了扬下巴,黑甲的武士像拖死狗一样的把这个人拖了回去,从力量上看这几个人实力都在那个佣兵之上。

    剑盾武士和巨弓手互相看了一眼,那个赛里斯人说的是真的,这该死的法师真的想故意坑死他们!

    “做好你们的工作,外来者!”圣殿骑士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浮空艇:“不然你们马上就得死!”

    随着他的视线,所有人都看见了在浮空艇的舷窗上,一枚枚锋利的箭矢正指着他们,在箭矢之后是一双双冷酷无情的眼睛。

    乘坐浮空艇而来的雇佣兵们都知道这种从未见过的飞行物里可以轻松的乘下四十个武装人员。

    更何况眼前的这艘浮空艇,远比他们来的时候那艘要巨大的多!

    所有人都把眼神看向了狩魔猎人,又是那个赛里斯人,希望他早就对这种情况做好了准备。

    狩魔猎人不负众望,用力的吹了一声口哨,吸引了圣殿骑士和黑甲武士的注意力:“嗨,傻子,小心你身后!”

    圣殿骑士有些疑惑的回头,迎接他的是亚伯拉罕的铁拳,带着金属手套的拳头轻松的砸断了这个圣殿骑士的鼻梁,连带半口牙齿。

    “我有名字!”亚伯拉罕眼睛里闪烁着怒火:“我叫亚伯拉罕·林肯!”

    下一秒,游侠的连续拉弓,在浮空艇上的弓箭手反应过来之前,就干掉了两个人。

    在他身后曼奇尼举起手中的军用弩,近距离射出了自己的弩箭,从头盔的缝隙中贯穿了一个黑甲武士的头颅。

    女武士暴喝了一声,端起手中的盾牌迎着箭雨将一个黑甲武士撞翻在地,在她身边那个**着上身的蛮族狂战士挥舞着巨斧一斧头躲掉了对方的一只手臂。

    “我狂野的母牛,你简直让我着迷!”疯牛兴奋的跟在女武士身后,帮对方挡住了另一名黑甲武士的攻击。

    维托丽雅黑着脸,一言不发,手中的梿枷挥舞的比往常更高,频率更快,砸的自己的对手只有招架之力。

    那些奴隶士兵们似乎被眼前的画面所震惊了,也许他们在被控制的时候已经习惯了和虫子们互相杀戮,但是这是他们第一次用自己的意志,向敌人挥动武器。

    而且这敌人,是曾经高高在上的主人。

    这让他们失去了先机,被浮空艇上的弓箭手们射倒了一大片。

    “我的兄弟们!证明自己的时候倒了!”亚伯拉罕一手拎着圣殿骑士的头发,另一只手用长剑横在了对方的脖颈上喊道:“你们恐惧么?现在可以大声的喊出来了!你们畏惧死亡么?证明给我看!把船上的杂碎给我杀光!”

    “啊!!!!啊!!啊!”奴隶们爆发出了令人胆寒的怒吼声,拎着自己的长矛顶着箭雨,沿着那个打开了的舱门冲了进去。

    尽管他们的武器长度不适合在室内战斗,但是他们还有牙齿,又是指甲,有拳头,以及愤怒的自由之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