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八章 我给你们恐惧的权利
    ♂

    和前两次路过不同,第一次法师直接实战了羽落术从天上飘了下来,第二次的时候那个金属箱体直接被粗暴的扔了下来。

    这一次,飞艇打算在这里停留一段时间,稳固锚重重的砸在了地上,似乎在等待底下的奴隶士兵固定飞艇。

    但是此时的奴隶士兵们此时已经脱离了亚伯拉罕的掌控,正处于迷茫的阶段,狩魔猎人不知道有多少人会选择为了自由和亚伯拉罕一样选择揭竿而起。

    毕竟,这些人从小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下成长起来的,他们是否有勇气反抗这些法师的奴役?

    亚伯拉罕的反应狩魔猎人一直看在眼里,这个男人能从奴隶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名管理者,确实是有过人之处。

    不仅仅是在关键时刻展现出了破釜沉舟的勇气,而且在明知不敌的情况下,他会选择妥协与合作。

    徐逸尘静静的观察着亚伯拉罕,等待他做出反应,就像马克思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生而为人,当负其重。”

    现在就是考验你的时候了,也许下一秒,飞艇上的人就会发现下面奴隶的异常,让后升空撤离,断送了奴隶们最后的希望。

    圣殿骑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盔甲,十分坦然的走进了奴隶士兵的的阵型中,毫不在意在之前的几个小时中,就是他的命令让超过一半的奴隶们失去了生命。

    “我知道你们很惶恐,紧张不安,不知所措。”亚伯拉罕站在奴隶士兵的中间,在路过的时候将倒在地上还没有站起来的人一个一个拉了起来:“但是我要告诉你们,我们自由了!我的兄弟们,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是奴隶了!”

    圣殿骑士的话让周边的奴隶们有些混乱,他们似乎想说什么,想和其他人交流,看看他们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感到迷茫,但是常年被被抑制思想留下的后遗症,让他们最终保持了沉默,安静的看着眼前的管理者。

    那银白色的盔甲,代表了权威,代表了至高无上的巫王。

    自由这个词离他们太远了,远到大多数人根本不明白那是什么概念。

    “在三个月之前,我和你们一样,每天像个行尸走肉一般活着。”亚伯拉罕说道:“后来,我成了圣殿骑士,你们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我是一名管理者!”

    奴隶们有些紧张的向后退了退。

    “我知道你们大部分人,这一生中从未拥有过什么美好的东西,自由,希望,尊严,爱情。”亚伯拉罕每说出一个词,都会停顿一下,在他周围的人,用麻木的眼神看着他,不能理解这些词语中蕴含的力量。

    “我也未曾拥有过,但是我识字,我读过书,我的母亲曾经亲手教导我如何阅读。”亚伯拉罕的眼睛中有抑制不住的泪水:“也许这是最残忍的事情了,当你不知道那些东西的时候,你觉得日子还过得去,做一个奴隶也没什么不好。”

    “但是,一旦你知道了那些神奇的文字背后所蕴含的意义,你就会发现,你一秒钟也无法忍受这该死的生活。”亚伯拉罕的的声音逐渐大了起来:“我知道你们迷茫,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我来告诉你们!”

    奴隶们沉默的等待着这个圣殿骑士之后的话,人生中第一次,他们赶到了好奇。

    “听从我的指挥,无论我下达了什么样的命令。”亚伯拉罕了解这些奴隶,因为他也曾经是其中的一员:“我将会在未来的某一天,让你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平原上奔跑,当你们面对死亡时,可以哭泣,可以赶到恐惧。”

    奴隶们的眼睛似乎亮了起来。

    “当你们面对恐惧时,我要告诉你们,你们可以逃跑。”亚伯拉罕怒吼着:“当你们感到痛苦时,你们应该惨叫!”

    大部分的奴隶感到心跳开始加速,呼吸变得急促,似乎有什么东西卡在嗓子里一样。

    “当你们想大声呐喊的时候,你们有权利呐喊出来,就像我一样,像一个自由人一样!”亚伯拉罕深吸了一口气,整个胸腔都挺了起来,就像一个从未呼吸过新鲜空气,贪婪的河马一般:“啊!啊!啊!!”

    聚集在他身边的奴隶们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跟着眼前的圣殿骑士一起,大声的呐喊了起来,前所未有的畅快感在他们的血液里,流遍了全身。

    “啊!啊!啊!”

    奴隶们的吼声一时间盖过了要塞外那些虫子们的嘶鸣声,让站在魔法塔上的法师维特面色苍白,让高高在上的飞艇也感觉到了下面气氛有些不对。

    “为了自由!”亚伯拉罕高喊了一声:“把那艘浮空艇固定住!”

    离的最近的十几个奴隶奋不顾身的冲向了那个坠在地上的稳固锚,在要塞城墙的里侧每隔五米就有一个巨大的金属环。

    之前雇佣兵们不知道这些是干什么用的,现在他们知道了,那些金属环是用来固定这些飞艇的。

    在飞艇上的驾驶员们正在联络法师维特,询问要塞里是否有什么变故,但是法师维特用干巴巴的声音回复道:“一切正常,等待固定,降低高度,准备接收货物。”

    于是飞艇摇晃了一下庞大的身躯,再次排出了不少白色的蒸汽,又降低了一些高度,方便那些奴隶拖拽着稳固锚将它挂在墙壁上。

    在魔法塔内部,杨越凡满意的用另一手拍了拍法师维特苍白的小脸:“干的不错,我们有了个不错的开始,现在,告诉我,再新大陆一共有多少个‘伟大的巫王’。”

    “你这个疯子,我不知道你有什么目的,但是你们都死定了,用不了多久,上层就会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法师维特咬牙切齿的说道:“而在这之前,这里所有活着的人就已经被虫子们撕成碎片了!”

    “回答我的问题,我的朋友。”杨越凡用匕首刮过了法师被削去了一半的耳朵,疼痛的刺激让法师的身体一阵颤抖:“巫王一共有多少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