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七章 自由的空气中有血腥的味道
    ♂

    杨越凡轻巧的迈着步伐,躲过了地面上铭刻着的魔法符文,没有发出一丝声响,他回忆着自己上一次出外勤的情景。

    那是在多少年前了?吟游诗人手中的匕首闪烁着寒光,作为有关部门的一个小组长,他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多到他每天在睡觉的时候都要带着一个爆炸项圈,一旦出现什么意外,他必须确保自己的脑袋会被炸的粉碎。

    当被掉进专门针对游戏的那一组的时候,杨越凡的内心是欢呼雀跃的,在游戏中,是他十几年来第一次安稳的进入梦乡。

    在这个游戏被混沌彻底攻破之前,他再也不用担心什么邪神,什么灵能觉醒者的威胁。

    在远离地球几百万公里的太空船里,杨越凡每天都会抽时间和国内传递消息,包括远南地区活动频率极高的混沌崇拜者,三番五次将混沌阵营杀的头破血流的狩魔猎人等等。

    凡是他觉得有价值的消息都被汇报了上去,在黄土区,有专门的部负责汇总分析这些来自世界各地的情报。

    而一些发生在游戏世界里的重大消息也会被传递给杨越凡参考,比如说新成立的反智委员会,在全世界各地清缴试图游戏内复制各种现代技术的玩家。

    比如说,两名巫王在东海附近遭到了红衣大炮的抵近射击,将近三百名超凡之上的玩家差点把跨海而来的巫王沉尸大海。

    目前黄土区正在有意识的搜集新大陆的情报,所以杨越凡打算干一票大的。

    “我有点不同看法,法师大人。”杨越凡阴沉沉的嗓音在法师维特身后响起,与此同时一把明晃晃的匕首架在了法师的脖子上。

    身处魔法塔之内的法师维特毫无防备,他做梦都没想到有人能摸进了塔里,还用匕首威胁着他!

    维特也算是久经沙场了,在和虫子们战斗了将近两年的时间后,他基本上习惯了在自己身上维持着一个法师护甲和意外术的组合。

    这让他可以从容应对各种突发的危险,争取到几秒钟救命的时间。

    但是今天不一样,在飞艇的时候他就被那个该死的赛里斯人给阴了一把,身上的法术已经使用过了。

    因为一直待在法师塔中,维特觉得自己不会遇到任何危险,自己是个高贵的施法者,又不需要像那些蛮子一样直面威胁。

    所以,维特没有补充自己的防护法术,此时他陷入了困境。

    “你知道你在干什么么?”法师维特冷静的威胁到:“在伟大的巫王治下胁迫一名法师?你最好的结果就是”

    同为忠嗣院出身的杨越凡,显然在对待俘虏的方式上,和徐逸尘一脉相传。

    半片耳朵带着鲜血掉在了法师面前的控制台上,杨越凡在法师耳边说:“我的耐心可不太好,你最好配合我一点,不然我会割掉你的手指。”

    “我知道你们有技术能把手指重新接回去,但是我会把你的手指一根根的塞进你的嘴里,让你吃下去。”在法师身后,那个持刀的男人匕首没有一丝颤抖,用平静的语气诉说着让人恐惧的话语:“我想即便是你能重新长出手指来,也没有现在的那么灵活了,对于施法者来说,这是件很痛苦的事情吧?”

    “你有什么要求?”法师维特忍着痛苦说道,看见自己的血,他感觉事情开始棘手了。

    作为一名正式的法师,维特亲手杀死过的敌人不计其数,但是其中大部分都是虫子和奴隶。隔着十几米甚至几十米的距离,“嘭!”自己的敌人就在烈焰或者冰霜,闪电中变成了尸体。

    在这个距离上,法师维特毫无反抗之力,尤其是在身后的袭击者对施法者有一定了解的基础上。

    “很简单,首先,把底下那群奴隶的思想束缚解开。”杨越凡提出了第一个要求,对于亚伯拉罕他隐约中有点印象。

    好像对方是一个新大陆上最近很活跃的抵抗者组织头领,不少混不下去的美帝玩家都在对方的麾下效力。

    法师维特毫不犹豫,缓慢的伸出一只手示意自己没有反抗的意思,将手掌慢慢的贴在了自己的太阳穴上。

    入手处一片滑腻,韦特知道这是自己的血液。

    法师似乎陷入沉思,在自己的脑海中搜寻着什么,然后那只手用力的向外一拽,杨越凡好像听见了什么东西被扯断的声音。

    在高塔之下,那些奴隶士兵们突然扔下自己的兵器,双手抱头,痛苦的弯下了身体,发出一声声惨叫声。

    就连狩魔猎人身边的亚伯拉罕也脸色一变,蹲下了身体,单手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滴一滴的冷汗沿着额头流了下来。

    “你瞧,自由来的如此突然也不是好事。”狩魔猎人看着远处虫群开始重新编队,向着要塞的方向移动:“这一次,你得带着你的人,依靠自己来面对恐惧了。”

    “放心吧,我们经历过太多这样的情况了,和自由相比,这不算什么。”亚伯拉罕站直身体,面对着远处背着阳光汹涌而来的虫群,他毫无畏惧。

    实际上他从没感觉这么好过!

    这带着一丝凉意的微风,即将升起的太阳带着慵懒的阳光照耀大地,虫潮奔跑时让大地轻微的震动着,就连那些要塞里的尸体传来的血腥味都让他沉醉不已。

    他的感觉就像是盲人第一次看见光明,新生的婴儿第一次睁开了眼睛:“我的兄弟们!我们自由了!”

    亚伯拉罕站在城墙上,背对着阳光升起的方向,振臂高呼,一身银色的盔甲在朝阳中闪闪发光。

    在他对面那些东倒西歪有些不知所措的奴隶士兵,正用疑惑的眼神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这些奴隶士兵在自己的思维被抑制的时候,也拥有着对外界的感知和记忆,只不过他们会无条件的服从来自更高一级的人员的命令。

    现在他们终于获得了自由,但是他们的身份也变成了逃奴,曾经的主人变成了敌人,不少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而在天空中,那艘巨大的飞艇已经扔下了稳固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