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二章 最后一搏
    那只被放进来的巨虫在要塞内部横冲直撞,在刚刚构建的第二道防线前,用自己坚硬的骨甲在上面撞出了一个个凹坑。

    将近两米深的防虫坑,在这只虫子面前,犹如无物。

    “呸!呸!”之前在第一波攻击就被打飞的剑盾武士吐出了满嘴的泥土,似乎之前被一座倒塌的建筑给埋了,刚从土里挣扎出来。

    他将自己的盾牌顶在前面冲着虫子的侧面就冲了过来,身体上带着一层血红色的光芒:“我真讨厌这种超大体型的怪物!去死吧!你这该死的臭虫!”

    铿锵!

    在刺耳的金属撞击声中,剑盾战士的盾牌狠狠的撞在了虫子的支撑腿上,虫子巨大的身躯摇晃了一下,才重新稳住了重心。

    有着狩魔猎人居高临下的干扰,这一次虫子没能及时发现侧面来的敌人。

    “攻击它的关节位置!”狩魔猎人在虫子背上向剑盾武士和维托丽雅喊道:“吸引它的注意力,给王越创造机会!”

    剑盾武士看见在虫子身后那个拿着绳子来回躲避攻击的赛里斯人,以及站在虫子背上那个泰妍的家伙腰间的虫子,瞬间明白了他们的计划。

    尽管这个赛里斯人干掉了自己的一个队友,但是不得不说,这帮赛里斯人真疯狂!

    如同调戏斗牛的西班牙斗牛士,王越的身影也加快了动作,从侧面,后面一次次的绕着巨虫的身体跑动着。

    借着这个机会,王越将绳子从虫子腹部穿过,扔回给狩魔猎人:“头!右侧,交叉捆绑,再来一次,增加强度!”

    “注意不要将绳子缠在它的腿上,这条绳子的强度束缚不了它!”徐逸尘再一次接到了绳子,从另一侧扔了下去,叮嘱着虫子脚下的队友:“小心点它的尾巴!”

    “我知道了!”王越接住了绳子,用一个滑铲的姿势在那条巨大的,带有几丁质装甲保护的尾巴,在空中灵活的变向,将绳子在尾巴上绕了一圈,重新扔给了狩魔猎人。

    当狩魔猎人这边终于看见曙光的时候,在城门口,奴隶兵们用**组成的脆弱防线已经岌岌可危了。

    尽管弓箭手们成功的干掉了大部分具有远程攻击能力的虫子,但是此时已经有一大半的奴隶士兵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

    那些雇佣兵们此时已经成了阻止那些虫子们涌进要塞的最后防线。

    而在城墙上,奴隶兵们原本就不算密集的防线也已经千疮百孔,四面八方而来的虫子们已经登上了城墙,向着要塞内嘶吼着。

    如果不是那些巫王萨鲁曼制造的强兽人如同潮水中的礁石一样,堵住了那些虫子的突破口,此时虫子们早已经把这座要塞填满了。

    在西北角的箭塔已经沉默了许久,游侠吉万冰在开弓瞄准的间隙,看见了那座箭塔中几只形同蜈蚣,两米多长的虫子从里面爬了出来,带着一身血腥。

    “注意箭塔的外壁!”游侠来不及击杀自己的目标,探出身子向外看了一眼,一只同样大小的蜈蚣在箭塔的外墙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

    那千百条刺足,随着蜈蚣的蠕动,在钢铁城墙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小孔,随着游侠的探头,一股酸液向着他喷射而来!

    好在游侠在看见这只虫子的一瞬间就腿软了,惨叫了一声跌倒在箭塔中,那股酸液直接喷在了一个正使用弩箭瞄准的奴隶士兵身上。

    那名奴隶士兵一点声音都没发出,就在游侠面前迅速的被腐蚀成了一具骷髅,血肉被腐蚀成了一股雾气。

    “妈的!撤!”游侠撕心裂肺的喊道,掏出一只特制的箭矢,举弓射在了箭塔的天花板上。

    巨大的力量让全金属结构的箭矢深深的钉进了同样金属结构的护板上,一条长长的绳索连接着箭矢尾部特制的金属环上。

    游侠抓紧了绳索,在那些大蜈蚣爬进箭塔之前,纵身跳出了这座死亡之塔!除了他以外,箭塔中再也没有其他人幸免于难。

    而在他身下,同样是涌上了城墙密密麻麻的虫子。

    游侠在空中喊道:“妈的!死也不能让那些千足虫给吃了!”

    而此时,那条十几米长的绳子已经被来来回回绕着这只虫子缠了四五圈,两个玩家有意识的避开了那些满是骨刃的地方。

    狩魔猎人在激烈的缠斗中并没有闲着,巨虫身上最灵活的两只镰刀足都被他用长剑从根部砍断。

    这让在高塔顶部密切的注意着战局的法师维特心疼的,脸上的肉都在跟着抖动。

    在第三百七十号兵站的地下有着一处地脉节点,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是天然的能量聚集点。

    这个地脉节点溢出的能量,经过魔法阵的梳理,变成了支撑法师维特脚下的魔法塔运转的能量。

    然而这座为了消减虫群数量而建成的魔法塔,只是巫王们在真正的法师塔基础上开发出来追求性价比的产物。

    魔法塔上铭刻的各种符文序列中,除了闪电就是火焰,在大规模杀伤的方面做到了极致,却连一个控制型的法术都没有!

    法师维特看见自己珍贵的实验体在那些粗鄙的佣兵手上一会被砍掉一个零件,一会被卸一条腿,无比希望自己能释放一个霜冻新星,将那些佣兵和实验体一起冰封在低温中!

    “做好准备,亚伯拉罕!”狩魔猎人对躲在强兽人身后的圣殿骑士喊道:“一会你捡起绳子!给我用力的拉!”

    “明白!”圣殿骑士满脸大汗的看着和那杀戮机器一般的巨虫纠缠在一起的雇佣兵,手心中几乎握出了水。

    那台高大的魔能傀儡,随着圣殿骑士的意念,身上的符文刻印如同即将启动的引擎一样,有节奏的呼吸着。

    狩魔猎人将自己的长剑用力的钉在虫子骨甲的空隙中,几乎将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上面,长剑缓慢而坚决的深深的插了进去。

    在疼痛的驱使下,那只虫子狂乱的移动着,距离魔能傀儡的方向越来越近,狩魔猎人单手握着剑柄,另一手借来了缠在腰间的绳子用力的抛了出去:“就是现在!”

    ps:我的笔记本似乎想趁着过年休息一下,今天第一次开机的时候黑屏,差点把我gank一波,吓死。。。ps:感谢书友@徐熙娣丶的打赏,感谢书友@迷样人的打赏,感谢书友@知白晓黑的打赏,感谢书友@迷样人的打赏,感谢书友@我本来应该叫胖胖的打赏,感谢书友@雲婓的打赏,感谢书友@加墨东野的打赏,感谢书友@凋零の黑色枫叶的打赏,感谢书友@晶丝楠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