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六十一章 我打算来个龟甲缚
    不得不说,这只虫子的几丁质甲壳厚度和强度都超出了狩魔猎人的预料。

    徐逸尘曾经和保护伞公司的各种生化怪物战斗过,但是没有哪一种让他感觉如此难缠,此时的他无比怀念自己那把点七五口径的配枪。

    狩魔猎人在这只虫子的镰刀足下来回翻滚,用自己的长剑在对方的甲壳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却没办法突破对方的防守。

    那个手持剑盾的佣兵队长在第一轮攻击的时候,试图硬抗对方的攻击,直接被那只骨质大剑连人带盾牌砍飞了出去,生死不知。

    女武士维托丽雅发动了盾牌自带的技能,本应该对目标造成恐惧效果,结果对这只凶悍的虫子毫无用处。

    实际上这东西是不是真的有恐惧这个概念,狩魔猎人都吃不准。

    感觉受到了侮辱的女蛮子大吼了一声,手中的梿枷抡圆了带着呼啸声砸在了巨虫支撑腿的甲壳上!

    “噗!”重型武器在这种场合里格外有效。

    外形凶残的金属头部直接将那里的甲壳砸的凹了进去,其中一个梿枷头直接砸碎甲壳,沉陷在其中,黑色的血液溅了女武士一脸。

    “躲开!”狩魔猎人的腿部肌肉发力,双膝跪地向前滑行而去,千钧一发之际,用格挡开了一只挥舞而来的骨质镰刀。

    凭借着带来的超高反应速度,狩魔猎人微调着长剑的角度,尽可能将对方镰刀足上所携带的力量向外卸开!

    在慢动作的世界中,他清晰的感觉到手臂上传递而来的巨大力量,更清晰的看见在压迫下缓慢的弯曲变形!

    “阿尔德法印!”狩魔猎人尽力后仰用法印的力量将女武士从虫腹下方远远的推了出去。

    原地站了起来的狩魔猎人,灵巧的躲过了横扫过来的骨质大剑。

    自从有了这个超凡特性之后,狩魔猎人本身自带的天赋变得越来越敏锐,那一瞬间的时停效果中,他的意识变得越来越活跃。

    他不仅能看清眼前的敌人狰狞外的外骨骼,还能通过那些肢体在空中挥舞时留下的风声。

    连头都不需要回,他就‘看见’了这只虫子阴险无比的用自己的镰刀足和带着尾钩的长尾两面夹击,向自己袭来。

    徐逸尘呼出了一口气,带着体温的气体在眼前散开,他感受着空气中那被锋利的武器划破留下的痕迹,仿佛世界都安静了下来。

    在那条带着尾钩的长尾刺向自己时,狩魔猎人动了。

    他抬脚踏在了那条满是骨刺的长尾上,落点正好避开了那些锋利的骨刺,整个人的重心在一瞬间转移到了那只脚上。

    凭借着超强的平衡感,狩魔猎人的身体对着那条尾巴平行移动,稳稳的站在了上面,躲开了这一次的攻击。

    一步,两步,三步!

    徐逸尘感受着大脑中的刺痛,超凡特性正用这种方式提醒着自己,时间所剩不多。

    双手拖着长剑,狩魔猎人沿着对方的尾巴一路上行!

    泰伦虫族那为战争而生的躯体,几乎将这只虫子身体上的每一寸弱点都用骨甲保护了起来!

    狩魔猎人在那只虫子放映过来之前,就一路飞奔而上,踏过了尾巴,脊梁,站在了对方被骨甲保护起来的背部最高点!

    狩魔猎人终于站在这只虫子的弱点位置了,在经过短暂的观察后,他确定,这只虫子危险的长着武器的肢体,没办法攻击到这里。

    即便是那条长着尾钩的长尾,也没办法扭曲到这个位置,只不过唯一的问题是,虫子相对于身体而言有些渺小的头颅,被保护在层层骨甲之中。

    从狩魔猎人的角度,甚至都看不见它的脑袋!

    如同其他长着甲壳的虫类一样,这只虫子,根本就没有脖子这个位置,在巨大的胸腔上直接长着脑袋。

    而在狩魔猎人身后,那些奴隶士兵们与佣兵们组成的脆弱防线上,不止一个佣兵突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然后倒在了地上。

    不只是他们,还有数十名挡在最前面的奴隶士兵,尽管没有发出惨叫,但是也同样倒在了地上,疯狂的抽搐起来。

    拥有着敏锐动态视觉的狩魔猎人,在虫子背后的制高点上清晰地看见,在城门外,几只有着古怪管状器官的虫子,正在向外喷吐一种苍蝇大小的虫子。

    打在受害者身上后,那些小虫子疯狂的撕咬着人类裸露在外的**,向着体内钻去。

    徐逸尘能想象的到那些虫子在人的体内撕咬,啃食着神经,内脏,一路向着大脑吃出一条通道来。

    “注意城门外!弓箭手,干掉那些虫子!”徐逸尘的声音在战场上划过:“这个大家伙交给我!”

    “维托丽雅!”狩魔猎人高呼着自己战友的名字:“绳子!我需要绳子!”

    女武士拉过一条之前放在巨弓手脚边的绳子,这些有组织的佣兵们也有自己的空间物品,里面装着各种各样的备用物品。

    比如说一条几十米长,非常粗的绳子。

    然而,在目标虫子身上满身的骨刃,让他们最终放弃了用这种方式捕捉虫子的想法。

    原本有一套后备方案,由巨弓手将连接着绳子的箭矢射穿虫子的盔甲,然后一帮人直接将对方拖进包围圈。

    只不过这个方案夭折了,因为虫子的力量和防御力远超众人的预计。

    在空中接到了绳子的狩魔猎人,趁着女武士成功的吸引了虫子的注意力,站在半空中将绳子打了个结,拴在了自己的腰上。

    然后他将绳子的一头从虫子的后背扔了下去,向着王越的方向大喊:“王越,我需要你捡起绳子,从尾巴下面绕过去,再把绳子扔回来!”

    在之前的战斗中,徐逸尘已经注意到了这个灵巧属性很高的玩家,尽管没有自己快,但是这种工作显然不能指望女武士来完成。

    ps:感谢书友@岳山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