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七章 来了个大家伙
    狩魔猎人一手将那个被扯掉了半条手臂的佣兵抛进了第二防线,站在壕沟之前仗着自己过人的灵巧将一只扑面而来的迅虫一分为二。

    “医疗官后撤!”徐逸尘向李秉衡的方向大吼道:“看看后面的伤员还有没有救!有受伤的就到战壕后面等待治疗,其他人,清理进入要塞的虫子!”

    这种被称为迅虫的虫子,如同放大版的跳蚤一样,两条粗壮的后腿能让它们腾空跃起四五米的高度,从天而降袭击任何没有防备的对象。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就有三四个职业者被从身后起跳的迅虫扑倒在地,迅虫锋利的口器中还有一条弹簧一样的刺舌,可以轻易的洞穿金属盔甲。

    徐逸尘一脚踢飞了一个扑在弓箭手身上的迅虫,发现被扑倒的那名弓箭手的脸已经消失不见,只有一个碗口大小的窟窿。

    阿非利加的玩家安格斯?卡彭特穿着一身轻便的锁子甲,这是矮人葛罗音和他一起研制的新材料锁子甲,类似于铝合金材料。

    不仅防御力不属于常规的锁子甲,重量上仅仅是常规锁子甲的一半还不到,原本他打算等防御力方面在提高一点在告诉其他人,结果突然就被拉到了战场上。

    此时的卡彭特正抱着脑袋,狼狈的跟在李彦龙,王越以及武僧封无一的身后,四个玩家组成了一个小队。

    或者说,另外三个玩家正努力的保护着卡彭特不被虫子吃掉。

    一直背负双剑的王越,此时终于大展神威。

    王越在新华夏是运动员出身,尽管没有像徐逸尘一样经受过大幅度的基因诱变手术或者生体改造手术,但是常年累月的身体微调手术,让他的基因潜力得到了最大的释放。

    进入游戏后,三维属性都在十三点以上,在加上过人的协调性,王越很快就在月影村民兵队长的指导下,掌握了双武器战斗的方式。

    两把长剑如同手臂的延伸,尽管王越没办法像女武士那样,轻松的用重型武器将虫子们砸成二维平面图,但是他可以轻易的在迅虫跳起来之后,在空中将对方一分为二!

    赤手空拳的武僧封无一,在这种杀戮场中有些无所适从,他的老师唐三藏可没教过他在战场上如何杀戮。

    封无一的双手带着金属色的光泽,精准的将一个又一个跳过来的迅虫打飞出去,然后看着它们毫发无损的落地,再次袭击其他人。

    被周围鲜血刺激到的武僧怒吼了一声,双手抓住了一只飞扑而来的迅虫,手指用力,直接将手指抠进了这只虫子的身体里!

    迅虫的口器如同花瓣一样张开,内藏的刺舌如同利箭般弹射而出!

    自己的授业恩师唐三藏曾经说过,佛门亦有金刚之怒!封无一怒吼了一声,单手抓住了那条刺舌。

    滑腻的刺舌上满是锋利的倒刺,被武僧的铁手一瞬间握断了不知道多少,封无一大吼着将整条刺舌硬生生的拽出了迅虫的口腔!

    武僧手上的迅虫抽搐了几下,再也没有了动静,在他另一手上,近半米长的刺舌上,还连接着一团黄白的物体。

    “呕……”被溅了一脸脑浆的卡彭特张嘴就吐了李彦龙一后背,做为唯一个持盾的保护者,李彦龙距离卡彭特最近。

    “老封!”李彦龙一盾牌拍到了一只迅虫,顺手用盾牌的底部的尖锐部分砸碎了虫子的颅骨:“你注意点!太恶心了!”

    还没吐完的卡彭特又被溅了一身的虫血,他抬头看了看高高在上的法师维特,在高塔中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第一次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回,他一定会在黑巫师塔里下点氰化钾,把所有学徒都药死在睡梦中,现在就不用遭这样的罪了!

    有了高塔上的法师用各种法术轰击着城外的虫群,再加上城墙上彪悍的强兽人挡住了漏网之鱼的攻击,佣兵们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那些奴隶兵们结成了刺猬阵之后,失去了后顾之忧的职业者们,在狩魔猎人冷酷的指挥下,一点一点的将跳进要塞内部的迅虫全部剿灭。

    虫子们终于意识到,这一次没办法将要塞内的抵抗者全部剿灭,随着泰伦生物从城墙下退走而去,一阵欢呼从门房一带开始蔓延开来。

    圣殿骑士跟着那些佣兵们一起去欢呼,虽然他认为打退了第一波攻击并没有什么值得庆祝。

    然后他看到了狩魔猎人正从要塞的另一边走来,对方的脸上还是严酷如常,亚伯拉罕感觉从来没有见到他哪怕是有过一丝的笑意。

    “很好,我们给自己赢得了几分钟喘息的时间!把伤员集中在这里!”狩魔猎人站在临时搭建的第二道城墙上说道:“我们的战斗还没结束!”

    “医疗官,检查那些受伤的人,优先治疗轻伤者,没办法继续战斗的只能等我们活下来在考虑他们了!”狩魔猎人身上的衣服被血浸透了,虫子的血、人的血,但是看起来那些没有一滴是他自己流出来的。

    狩魔猎人的全身上下没有哪怕一点点的刮伤,连一丝一片都没有,这让周围见过他是如何杀戮那些虫子的佣兵,没有人有勇气站出来违抗他的命令。

    “我们需要把手里每一个人都部署到战斗岗位上去!”徐逸尘转身走上了城墙,看着远处正在重新集结的虫子们说道。

    在城墙的下面,虫子们的尸体已经扑出了一条将近两米高的缓坡,下一次进攻,那些虫子们可能会用更短的时间就突破这道防线。

    在初升月光之下,虫群中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它几乎有周围活动的那些虫子们的三倍高,两只上肢上成长着一把巨大的骨质镰刀,余下的两只上肢一只连着一把骨质的大剑,一只连着一条长鞭一样的器官,它的两腿之后,长着一条巨尾,尾巴末端是人胳膊那么粗的尖刺,能两口囫囵吞掉一个人的下颚,全身上下都是光滑的甲壳和骨质尖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