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三章 打完了这一仗,我就要回老家结婚了......
    ♂

    当天色终于暗下来之后,一艘小一号的飞艇在天际出现,带着一闪一闪的红色灯光,停靠在了要塞的正上方。

    “嘭!”一个金属箱子被粗暴的扔在了要塞内部,飞艇随后喷射着白色的蒸汽,缓慢的向上提升高度。

    “你猜这里面除了那些怪物的武器,会不会再走出一队怪物士兵?”无聊的佣兵们在旁边指指点点的看着那口箱子,互相打赌。

    在战斗来临之前,这帮刀口舔血的家伙只能靠这种方式来打发时间,放松自己了。

    李彦龙和武僧封无一用撬棍打开了箱子,露出了里面的货物,整整一箱子的大号盔甲和重武器。

    就如同法师所说一样,这些装备真的是临时打造出来的,厚重的盔甲没有任何装饰,没有任何花纹。

    粗糙的表面,带着金属氧化后的深灰色,展现着一种独特的工业美感。

    巨大的战锤,车轮斧,连最基本的防滑工艺都没加,就被随意的堆进了箱子中,一个金属头盔随着箱子的打开,一路滚到了狩魔猎人的脚下。

    徐逸尘伸手捡起了头盔,入手后重量将近五公斤,粗糙的毛边甚至有些扎手,他抬头看了看杨越凡:“流水线,冲压成型,刨除去糟糕的审美之外,这玩意的防御力相当可观。”

    杨越凡当然听出了狩魔猎人话里的意思,巫王们最少在这个时期已经完成初步将生产力提高到工业级别了。

    对比远南地区,那里的武器和盔甲制造还停留在手工艺品的级别上,两者之间的差距相当巨大。

    “圣殿骑士,亚伯拉罕?林肯,将‘乌鲁克’强兽人的装备取出,分发给那些强兽人。”高塔中传出了法师维特被加强过的声音:“如果它们对那些装备没反应的话,让你的人把这些装备给它们武装好。”

    亚伯拉罕耸了耸肩,带着一队奴隶兵开始清点里面的装备:“搞不好那些强兽人会先虫子一步把我吃了。”

    “我见过它们的远亲,绿色的那种,它们真的吃人。”狩魔猎人介绍了一下这些东西的原型,让圣殿骑士差点腿软。

    “各位佣兵,冒险者,请注意,你们的任务来了,在一小时零八分钟到一小时零十七分钟之后,虫群将会抵达第三百七十号兵站。”法师维特的声音回荡在整座基地中,让所有佣兵都站直了身体,开始做好战斗准备。

    随着奴隶兵们搬空了那个铁箱子,箱体内部逐渐露出了复杂的花纹,而高塔中的声音再次响起:“佣兵们,我需要你们把一只完好无损的虫子,装进这个箱子,你们的任务算完成了。”

    那个剑盾小队的队长站在了广场中央:“法师大人!我们完成任务后,应该如何撤离!我们都知道这个破地方守不到最后!”

    这帮雇佣兵之前已经计划过在法师维特抵达的时候,直接将法师控制住,要求对方让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

    但是圣殿骑士委婉的告诉他,这么做的唯一下场就是引来高等级法师,把这里的一切活物都烧成渣子。

    没有谈判,没有妥协,唯有服从与公平交易,这就是新大陆人对法师群体的认知。

    “我已经付了足够高的佣金,我唯一的要求就是一只活着的虫子!”法师维特的声音从塔顶传来:“虽然我也觉得你们能幸存下来的可能性很低,但是你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在这里抵御住虫群的攻击,把它们都消灭在这里。”

    “抱歉各位,我只能帮你们多杀点虫子,降低你们的压力。”尽管这么说着,但是法师的声音中一点抱歉的意思都没有。

    “这鬼任务,老子不干了!”一个独狼佣兵向高塔方向咆哮道:“如果我活不下去,你也别想得到什么虫子当宠物!”

    下一刻,一道从天而降的闪电就将这个穿着金属盔甲的倒霉蛋劈成了一具尸体,在地上反射性的抽搐。

    “抱歉各位,任何可能影响到任务的行为或个体,都不被允许。”法师维特平静的说:“你们首先担心的应该是我的任务,因为如果任务没有完成,你们即便是幸运的能从这里活下来,也会在那之后被我或其他法师从**上消灭。”

    “任务的优先程度远大于你们存在的意义。”高塔上的声音彻底停止了,只留下外面的佣兵们沉默无言。

    “好了,别发呆,让我们优先从这里活下来再说,你们都听见了!虫子们马上就来了!都打起精神!”狩魔猎人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我可没打算成为虫子的口粮!”

    几个玩家相视一笑,这些佣兵这次不拼命也不行了,这对于他们的任务来说是个好的开始。

    圣殿骑士指挥着奴隶兵讲那个被劈死的家伙,搬进了营房,一脸凝重的看向了远方。

    尽管太阳已经落山,但是一团人造光源在法师所在的高塔顶端,照亮了整座钢铁要塞,让防守者们能轻易地看见上千米外的地方。

    脚下,沿着大地传来的细微震动感,让狩魔猎人扛着自己的武器走上了城墙:“准备开始狂欢吧!我们的客人已经要到了!”

    女武士从怀里拿出了那瓶狩魔猎人送给她的‘泰伦浓痰’,当然维托丽雅一直以为这玩意叫‘绿色熔岩’来着,这个名字是是徐逸尘随口编的。

    维托丽雅在自己的盾牌上敲掉了瓶嘴,一口喝了大半瓶:“总算来了,这tm才是我想要的生活!”

    “战斗!永不停息的战斗!没错,这里就是我的荣耀之地!”疯牛站在女武士旁边高举着自己的武器,另一只手用力的拍打着自己的胸口:“来吧!如果这是我的最后一战,就让我用敌人的鲜血,荣耀我的部落!”

    蛮人的战吼鼓动了所有人的士气。

    当其他人走上自己的位置时,疯牛在女武士身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如果我们都活了下了,打完了这一仗,你会和我回部落结婚么?”

    “不能,滚。”维托丽雅翻了个白眼,抡起了自己的梿枷,觉得这人怕不是有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