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二章 ‘乌鲁克’强兽人
    ♂

    每一个法师,无论势力强大还是弱小,都是发自肺腑的强迫症患者,完美主义者。

    这些灰色的战争机器,光是站在那里,就让维特感觉自己的心灵被治愈了,这个红袍法师觉得自己的运气相当不错。

    要知道自己的导师上一次,也就是一年前,从巫王萨鲁曼大人那接到这种特殊的货物时,造成了一名正式法师,三名法师学徒的死亡。

    当维特今天中午的时候被老师要求携带这种巫王萨鲁曼研制的,最新型号的改良绿皮一起上战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距离完成活捉虫子的任务越来越远了。

    但是这些东西的表现,真的是出乎了他的预料,巫王大人的实力真是深不可测啊,短短的一年时间,就改良出了如此完美的新品种绿皮!

    虽然颜色不那么纯正,但是法师们也都是实用主义者,这些完全不重要。

    为首的灰皮甩开自己的长腿,几大步就走到了红袍法师的面前,双手递上了一个菱形水晶。

    狩魔猎人见过这玩意,自己在一个死去的战斗修女身上发现过一个,这玩意能记录一段声音,但是体积上远不如法师拿在手上的那一个。

    随着红袍法师向其中注入魔力,出乎徐逸尘预料的事情发生了,一个一人高的影像居然从水晶中投射了出来!

    那是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法师,一头银白的长发非常柔顺的垂在腰间,一柄如同汉白玉质地的白色法杖被法师握在手中。

    红袍法师下意识的向幻影行礼,低下了自己的头颅,狩魔猎人马上意识到自己终于见到了以为传说中的巫王!

    “绿皮改良计划,第一百二十七次试验,试验命名‘乌鲁克’,添加一些矮人的成分,抑制绿皮兽人的混乱兴致。”白袍巫王的录像似乎某次实验记录。

    “等等,在加入一些人类成分,也许会导致身体素质的劣化,但是会增加一些服从性。”狩魔猎人一点也不想了解这位白袍巫王的实验术语的含义,比如说什么叫做‘人类成分’。

    “很好,要不要在加入部分迷雾山的哥布林成分?”白袍巫王似乎陷入了某个专业领域问题的困境,低头沉思:“算了,它们都是绿色的,也许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加入一些哥布林成分!”

    狩魔猎人觉得这个录像打破了自己对巫王们疯狂科学家形象的幻想,并且在其中加入了一些熊孩子的成分!

    幻影记录似乎跳过一段时间,白袍巫王萨鲁曼的形象有些模糊,当影响再次清晰的时候,一个高大的灰色身影站在了他的身边。

    “‘乌鲁克’方案的成果喜人,虽然出现了颜色变异,但是在纪律性和服从性上,这些实验产物的数据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白袍巫王尽管这么说,但是声音却平淡如水,没有一丝起伏。

    “新品种暂时定名为‘强兽人’,将实验记录保存,成品直接下发到泰伦虫族的战场,观察效果。”白袍巫王似乎在对助手下达着命令:“将实验记录一同下发,要求前线法师观察对应成分对强兽人的行为影响,记录汇总后给我书面报告。”

    影像到此戞然而止,看起来维特法师的老师懒得和自己的学徒浪费时间,所幸直接将巫王的实验记录下来发给了他。

    “等待你的命令,法师大人。”站在红袍法师面前的强兽人说道。

    “原地休息,等待命令。”法师维特下达了命令后,小心的收起了那块来自巫王本人的水晶。

    在新大陆的法师群体中,巫王的地位不仅仅是统治者,还是所有法师的榜样,偶像,每个巫王都拥有数量巨大的法师崇拜者。

    维特打算任务结束后,在交易大厅里把这块水晶挂出去,卖给某个巫王萨鲁曼大人的崇拜者。

    这样的话,算上这次任务结余的积分,他就可以买下那本据说是图灵大人早年用过的魔法笔记了!

    随着太阳落山,在余晖下的戈壁呈现出一番壮丽的景象,孤零零的钢铁要塞是周围唯一凸出地面的东西。

    站在城墙上,狩魔猎人可以轻易的将几公里内的情况收于眼底。

    在他身后的要塞内部,奴隶士兵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除去在城墙上的守卫之外,全部在宿舍内休息。

    ‘乌鲁克’强兽人依然站在广场的一角,除了简陋的遮羞布之外,赤手空拳,据法师维特说,今晚会有一批临时赶制出来的专用装备被运送过来。

    至于红袍法师本人,匆匆核对了佣兵的名单之后,早早的进入了自己的高塔中,再也没出来过。

    圣殿骑士亚伯拉罕一脸惆怅的站在狩魔猎人身边,看着下面聚集在一起,点起了篝火,烘烤食物的佣兵们说道:“每次看见你们这些真正自由的人,我才会意识到自己之前的生活有多么扭曲。”

    尽管徐逸尘知道眼前这些人,这些事情,都是在历史上已经发生过的事,对于他来说这里的一切都是过去式。

    但是这诡异的游戏,谁也说不清楚究竟会对人类世界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所以狩魔猎人把每一个原住民都当做真正的有血有肉的人来看待。

    “我很同情你和他们的遭遇。”狩魔猎人指了指在他们不远处的一个奴隶兵说道,对方的身躯站的笔直,脸上的表情冷漠的如同钢铁一般。

    “但是你们绝对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那批,这些法师们尽管疯的厉害,但是他们毕竟还是人类,或者曾经是人类。”徐逸尘拍了拍亚伯拉罕的肩膀:“我们面临着更加恐怖的威胁,来自非人的威胁。”

    “非人的威胁?能比那些虫子们更恐怖?”亚伯拉罕自嘲的说道:“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感谢这些虫子,也许没有它们,我们早就变成——”

    圣殿骑士停顿了一下,似乎想找个合适的词来形容自己,最终他想到了一个今天新学到的词:“人类成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