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一章 法师维特的烦恼
    第三百七十号兵站,下午三时一刻。

    当法师维特搭乘着自己的浮空艇抵达要塞上空的时候,看见要塞内部如同一个巨大的工地,奴隶兵们正用简陋的工具围着法师塔挖坑。

    随着巨大的飞艇降低高度,在飞艇底部,一个集装箱大下坡的铁箱子停放在了要塞内部。法师维特在半空中的飞艇上一跃而下,如同羽毛般缓缓飘落,而飞艇则继续升空离开了

    这座钢铁要塞。

    “这是怎么回事?”之前被狩魔猎人放倒过一次的法师维特,看着站在亚伯拉罕身边指挥着奴隶兵的赛里斯人问道。

    法师显然看见了亚伯拉罕手上的伤口,但是法师一点也不关心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这些人只不过是又一波的消耗品罢了。

    这一次维特来到这里是带着其他任务的,比如说趁着虫群袭击的时候,活捉一只虫子,这是导师亲自吩咐的任务,以及那个铁箱子的相关任务,他必须完成。

    圣殿骑士亚伯拉罕指了指身边的狩魔猎人:“维特大人,在经过评估之后,我认为第三百七十号兵站没办法彻底阻挡大规模虫群的进攻。这位您雇佣来的佣兵觉得可以添加一些内置防御设置,用来在虫群攻破要塞后进行二次防御。”

    法师维特的红袍子在滚滚的热风中鼓动,周围的奴隶兵们沉默的在地面上挖掘着泥土,尽管大汗淋漓却毫无怨言。

    “很好,圣殿骑士,亚伯拉罕?林肯,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如果不是你的年龄太大了,也许你本该成为我们的一员。”红袍法师盯着亚伯拉罕说道:“不过无需懊恼,这里是巫王的奇迹之地,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包括在这一次的袭击中活下去么?”似乎绝地求生的处境,彻底激发了这个一向勤勤恳恳的圣殿骑士的勇气,让他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当然,也可能是因为政委的激励术效果斐然。

    法师维特似乎十分诧异这个刚从奴隶阶级晋升上来不久的圣殿骑士,居然有如此胆量向自己提出问题。

    要知道,在前几年前,这个叫亚伯拉罕的人,还只不过是连思想自由都没有的奴隶。如果不是在一次意外中救下了一名法师的性命,他最大的可能就是和那些奴隶兵站在一起,等待着哪一天成为虫子们的口粮。

    “当然!”红袍法师楞了一下,马上恢复了正常,他觉得自己在这里浪费的时间够多了:“为什么不呢?你现在不就在为生命而奋斗么?继续努力,圣殿骑士,我也要开始我的工作了。”

    “你,跟我来。在虫子出现之前,你是我的侍卫。”红袍法师从亚伯拉罕的身边略过,再也没有多看对方一眼,而是招呼了一声狩魔猎人,走向了那个巨大的铁箱子。

    红袍法师用脚踢了踢那个巨大的金属容器,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根j型的金属棍扔给了狩魔猎人:“佣兵,把这玩意打开。”

    徐逸尘从地上捡起了那根金属管,发现这玩意长的和地球上的‘物理学圣剑’一模一样!

    “我以为,法师们会有更方便的开箱子方法!”狩魔猎人将撬棍插进了箱子外侧预留的豁口中,用力的将金属门撬开了一角。

    红袍法师向后退了几步,与那个箱子保持了一个安全的距离,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即便是巫王们,也不愿意在无关紧要的地方浪费魔法。”

    法师挥手给自己添加了一层透明的防御结界:“这种只需要动手,不需要动脑的事,还是交给你们吧。”

    正在拆除最后一个固定器的狩魔猎人,也一脸冷笑的给自己套上了一个昆恩法印。开

    启那个箱子的一瞬间,用那扇铁门作为掩体,将自己掩藏在了箱子出口的侧后方。

    然后,什么也没有发生,分散在要塞内部休息的佣兵们用看闹剧的眼神,看着法师和狩魔猎人的表演。

    出于对自己的雇主的尊敬,没有人鼓掌,也没有人……恩,女武士维托丽雅在城墙上吹了个口哨叫好。

    不提这些无聊的家伙,在那个巨大的金属箱子内部,随着女武士的口哨声,似乎激活了什么东西一样。

    一双,两双,三双……数十双在黑暗中散发着红色亮光的瞳孔出现,随着整齐的脚步声,一队长相几乎一样的……灰色绿皮走了出来!

    在开启箱子的时候,狩魔猎人敏锐的感知就感觉到了箱体内部那缓慢而沉重有力的心跳声,再加上法师维特的小动作,更让徐逸尘确定在箱体内部有什么危险生物。

    就算是打开箱子后里面窜出来一堆保护伞公司改造的生化怪兽,狩魔猎人都不会吃惊,但是眼前这玩意,实在是超出了徐逸尘的想象!

    足足四十只将近两米高,有着灰色皮肤,花岗岩般肌肉的绿皮,或者说应该叫灰皮,从那个箱子中走了出来,在广场上拍成了整齐的队列。

    如果不是那标志性的地包天绿皮脸,狩魔猎人甚至不敢相信眼前这玩意和绿皮们有什么联系。

    那只铁箱子确实很巨大,但是那也是相对于人体的大小来说,对于这些彪形大汉来说,四十人在里面,恐怕比沙丁鱼罐头中的沙丁鱼排的都紧密。

    如果说要一个成语来形容的话,恐怕只能用‘满身大汉’来形容了。

    周围的佣兵们,包括玩家们都安静了下了,这些双眼赤红的灰皮,如同机器人一样,站成了一个矩形方阵。

    队列无论从哪一个角度看上去,都呈现出一个完美的直线,没有人乱动,没有人说话,如果你注意倾听,这些灰皮连呼吸声都是一致的。

    这种秩序所带来的力量,沉甸甸的压迫在所有人的心灵上,而狩魔猎人和医疗官李秉衡则用欣赏的眼光注视着这支队伍。

    这种列队方式,让他们感到一丝亲切。

    “很好,完美,伟大的巫王萨鲁曼大人的作品果然不会让人失望!”红袍法师赞叹道,这些战争兵器的出场让他非常满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