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六章 自求多福
    暗影刺客科林手中一晃,三柄飞刀成品字形射向面前的敌人,对方的脸部此时如同笼罩在一片浓雾中一样,看不清长相。

    科林在心中苦笑,暗影组织对叛徒的处理一直是不死不休的,但是第一次就派出来‘无面者’级别的人,还真是看的起他。

    在科林对面的人,侧了侧身子,躲过了飞刀的攻击,三柄飞刀几乎不分先后的扎在旅店的墙壁上。

    直到现在在这里用餐的其他客人才反应了过来,在一片尖叫声和混乱中,纷纷跑出了餐厅。

    而在二楼,狩魔猎人和女巫则被楼下突然爆发出的《苏维埃进行曲》吓了一跳,爱菲拉尔听不懂歌词的意思,仅仅是有些诧异。

    但是徐逸尘不一样啊,他能听懂这玩意的意思,此时狩魔猎人满心的尴尬,虽然杨越凡表示楼下的事他自己能解决,但是到底靠不靠谱啊?

    狩魔猎人闭上眼睛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被打断的思绪,决定先专心眼前的事,拯救人质这种事对于实习政委来说也算是个新鲜活了。

    毕竟对于政委带队的特战小队来说,大部分活都是纯破坏性质,谁也没法指望他们在行动中顾忌人质的安危。

    除非周围没有其他队伍,否则指挥官一定不会犯这种错误的,但是现在没得选了。

    狩魔猎人的双膝微曲,全身的力量汇聚在大腿,长剑指向头顶,如同被压迫到极限的弹簧一样,整个人弹射而起。

    木质的天花板根本无力阻挡狩魔猎人的冲击,长剑劈断了正上方的横梁,在的保护下他甚至都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就冲进了三楼埃穆斯船长的房间!

    在一片碎片的笼罩下,徐逸尘开启了,这让他有充足的时间来观察周围的环境。

    狩魔猎人首先找到了被束缚在椅子上的老船长,然后视线橫移,在椅子旁边不到两米的位置,一个正逐渐融进阴影的人形仅仅剩下了上半身。

    那诧异的表情似乎对于破地板而入的狩魔猎人毫无防备,徐逸尘露出了一丝微笑,只要老船长还活着就好办!

    没等人从空中落下,狩魔猎人就颠了颠自己的武器,如同投掷长矛一般将手中的长剑掷了出去,直直的贯穿了那团黑影的身体。

    长剑直接穿透了黑雾,钉在了对方身后的木墙上,锋利的剑刃几乎穿透了整面墙壁,剑柄还在不断的颤动,一丝血迹沿着剑刃滴在了地板上。

    落地的狩魔猎人关闭了,看着之前那团影子消散的位置,一滩红色的血液在无声的扩散。

    “咳…咳…”老船长用力的咳嗽了几声,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谢天谢地,我以为这一次我死定了。”

    徐逸尘没有安抚老船长,而是用自己的感知仔细的分辨着周围的动静,试图找出敌人的动向。

    他摸了摸地上的血液,静静的听着周围的声音,除了埃穆斯船长沉重的呼吸声,武器上血液滴在地板的声音,就只有一楼传来的嘈杂声音了。

    布莱恩捂着自己的胸口出现在了拐角的一处小巷子,面色阴沉的吃下了暗影组织的秘药,凝血药剂,感受着体内的血液开始凝固,感受着身体逐渐僵硬。

    在听见楼下突然出现了歌声之后,他就觉得事情有变,马上准备进入阴影状态,离开这里。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这是布莱恩第一次在半阴影的状态下受伤,自己低估了那个赛里斯人的力量。

    组织这一次还派出了一个‘无面者’来和他组队,就隐藏在一楼的餐厅,不过布莱恩可不打算冒险去看看对方是否有危险。

    和他们这群依靠阴影力量,接受其他人雇佣的刺客不一样,‘无面者’更多是负责组织内部的事情,比如说搜集组织上感兴趣的情报,寻找被掩盖的真相,卖给感兴趣的人等等。

    总之,这是临时工和正式工的区别,‘无面者’一般很少会和暗影刺客一起共事,布莱恩也不知道为什么组织上会派遣一个‘无面者’和自己同行。

    但是知道的越少越安全,布莱恩一点也不想去追问对方的真实目的。

    而‘无面者’显然也不打算和自己产生过多的交集,每一次对方出现在自己面前都是一副新的面孔。

    每次如果不是对方先打招呼,布莱恩根本没法判断站在自己面前的谁是‘无面者’伪装的还是仅仅是个路人。

    短短的几天这种感觉就让布莱恩有些神经衰弱了,虽然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无面者’会对自己铲除叛徒的任务感兴趣,不过随他去吧,如果他还活着的话会找到自己的,

    布莱恩把自己的外套翻了过来,灰白色的里衬让他显得毫不起眼,在凝血药剂的作用下,连走路姿势都发生了变化,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帽子遮在了头顶上,他打算先回领主俯,处理自己的伤势。

    回头看了一眼在三楼窗户处向下观察的赛里斯人,以及一团混乱的一楼餐厅中传来的暗影力量的波动,布莱恩缩了缩脖子:“自求多福吧。”

    ‘无面者’现在很无奈,刚才自己趁乱想变成一个路人的样子,和那些食客一起离开这里,但是在那诡异的歌声里,他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来,变出一张完整的脸。

    他只好从放在桌子边的手杖里拽出了一把细长的刺剑:“你瞧,我只是对那个赛里斯人感兴趣而已,狩魔猎人组织的消息最近很值钱。对于你的叛逃我没有任何意见,我对你们没有恶意,包括那个狩魔猎人也是,我愿意出钱买消息。”

    但是战意蓬勃的暗影刺客对于‘无面者’的鬼话一个字都不信,如同烟雾一样消失在空气中。

    下一秒科林出现在了‘无面者’身后的影子中,两把匕首如同毒蛇一样刺向了对方的脖颈。

    ‘无面者’手中的刺剑如同闪电一般,和两把匕首交错而过,格挡了暗影刺客的攻击:“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ps:感谢书友@迷样人的打赏,感谢书友@书友160828235758650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