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二章 他们赞成的,我们反对
    尽管对方的气势很足,但是狩魔猎人却并没有感受到多少压力。实际上,随着康拉德的发力,尽管那条鞭子逐渐收紧,但是在徐逸尘皮肤那堪比锁子甲的防御力的加成下,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伤害。

    至于火焰长鞭自带的黑色负能量火焰,在狩魔猎人的的抵抗下,也并没有起到什么用处。

    在康拉德惊愕的目光中,实习政委冲他露出了一个笑容:“我当然知道这不是个普通的游戏,也许你能告诉我在这里死亡的后果是什么!”

    徐逸尘有些惊讶对方居然也从游戏中得到了一些信息,只是他不知道康拉德到底了解多少。

    处于对混沌的慎重,他连李彦龙和吉万冰两个新华夏的玩家都没有透露什么风声,只是隐约的提醒他们俩注意自己的安全,死亡的代价比想象中的要大。

    徐逸尘同样对女武士维托丽雅保持了沉默。

    如果这只是一个游戏,他可以放心将背后交给维托丽雅,如果这里牵扯到现实乃至更深刻的东西,他还需要对这个前eu的军官保持观察。

    多年在秘密战线上的实习政委,对于这种内部审查的事情轻车熟路,内心毫无波动。

    徐逸尘觉得眼前的敌人应该没有什么底牌了,半魔裔不过如此,经历过各种非人敌人的考验,他觉得现在这场战斗已经毫无乐趣可言了。

    “现在我要跟你说再见了,想做我的对手你还不够格。”狩魔猎人的声带多少收到了一些压迫,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考虑到我们共同的敌人,我觉得应该让你看看我的全部力量,防止你继续浪费时间。”

    不等康拉德做出回应,徐逸尘开启了,在一瞬间拔出了自己的武器,长剑在手掌中灵活的回旋,切断了敌人的火焰长鞭。

    在慢镜头中,康拉德的表情变得错愕,惊讶,两只手臂在第一时间试图对狩魔猎人使用‘怀中抱汉杀’的招式!

    身体上的纹路闪耀,放出的光芒几乎让徐逸尘睁不开眼睛。

    不等康拉德腹部伤口的血液落地,狩魔猎人的长剑已经划破空间,两条肌肉盘虬的手臂已经离体而去。

    徐逸尘以康拉德为轴,一个转身站在了这个已经两米多高的肌**子身后,长剑扫过,剑刃精确地割断了对方的膝盖后侧的十字韧带。

    瞬间关闭了,康拉德庞大的身躯无力的跪在了狩魔猎人身前。徐逸尘将自己的长剑插在地上,双手从后面环绕住敌人的脖颈,缓缓的发力。

    “你看明白了么?”政委如同毒蛇般的声音钻进了康拉德?瓦西莱夫斯基中尉的耳朵:“在现实中,你是个失败者。在游戏中,你依然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是黄祸,你永远的噩梦。”

    别说康拉德本人没看明白自己是怎么栽的,在城墙上康拉德手下的几个玩家也没看明白。

    从自己的长官跳下城墙,到双方准备同归于尽,再到康拉德被单方面碾压,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

    徐逸尘的双手发力,打算直接拧断敌人的脖子。这厮的脖子比自己的大腿都粗一圈,狩魔猎人打算多拧几圈。

    “刀下留人!”一个声音在徐逸尘的身后响起,感觉自己喊错了,又改了口:“不是,手下留人!”|

    一个光头以惊人的速度从远处飞奔而来,在他身后是几个同样黑头发黄皮肤的赛里斯人,额头上显眼的红色菱形标志显示着对方的身份-玩家。

    “我是杨越凡,法务部编号2169……”一个嗓音低沉,一块方巾遮挡着下半张脸的男人说道,尽管隔着几十米的距离,对方的声音却在徐逸尘的耳边响起。

    “咔嚓。”骨骼断裂的清脆声音响起,打断了对方的的话语,徐逸尘为了保证自己做的干净利落,沿着逆时针的方向又拧了一遍。

    “你说什么?”实习政委拿出了当年带队清缴游击队造成平民误伤时,哄弄上级的语气向远处的男人问道:“我听力不好,刚才没听清楚。”

    光靠鼻子,徐逸尘就能闻见对方身上法务部那股酸臭的味道,根本不需要对方自我介绍,毕竟政委和法务部打交道的时候很多,双方也算是结怨已深。

    “我是徐逸尘,实习政委!”狩魔猎人头也不回的松开了手中敌人的尸体,算是对对方的回应。

    因为下手有点过,康拉德被反复拧断的脖颈几乎没有一根完整的骨头,随着尸体倒下,脑袋如同布娃娃一样耷拉在身体上,舌头吐得长长的,显得很不和谐。

    已经冲到了狩魔猎人身边的和尚看了看地上的尸体,摸了摸自己的光头,叹了口气:“死了啊?算了,死了就死了吧,都怪我跑的太慢。”

    女武士检查了一下康拉德的尸体,确定对方的脉搏和心跳都消失了,满不在乎的说道:“这群那波拉的蛮子,也没有多大本事么。”

    在eu内部,各名族之间的分歧,宗教人士以及无神论者之间的对立,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之间的仇视相当严重。

    在战争中,甚至出现过友军之间的相互交火,上层经过努力之后放弃了这种吃力不讨好的行为,听之任之。

    如果不是当年毛子和新华夏在战场上给他们的军事压力太大了,eu这个松散的同盟早就解体了。

    好在近几十年,随着宗教势力强势崛起,eu的内部问题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缓解。然而女武士依然无法将对方视为自己人。

    而且,她也并不知道在这场‘游戏’中,死亡并非毫无代价。

    在武僧来的方向,几个赛里斯人走了过来,领头的那个就是之前和狩魔猎人说话的杨越凡。

    “法务部,杨越凡。”对方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似乎不打算在已经死了的康拉德身上浪费时间了。

    “实习政委,徐逸尘。”狩魔猎人伸出了自己的左手,上面还沾着康拉德的血液,挑衅式的握住了对方的手。

    凡是法务部那帮混蛋赞成的,我们坚决反对,这是黄老邪最常说的一句话。

    ps:emmm,这次的几个玩家卡,都在自于书友群,所以我特意挑选了第222章,来让他们出现,不谢~ps:感谢书友@我本来应该叫胖胖的打赏,感谢书友@迷样人的打赏,感谢书友@知白晓黑的打赏,感谢书友@告死鸦的打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