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女巫联合会的现状
    “之前那个银发的女人看了我们一眼,我们就被定在原地了。”游侠在旁边小心翼翼指着营地的一个方向说到:“那个魔形女倒是想逃跑来着,结果也被银头发看了一眼,现在还在那呆着呢。”

    沿着游侠指着的方向看过去,狩魔猎人无语的看见魔形女正站在城堡的门口,保持着金鸡独立的姿势,在她的身边站着一长排保持着同样姿势的屁精。

    寂静修女板着脸,抱着自己的长剑,站在旁边看守着这排‘雕像’,微微扬起的眼角证明这个女人的心情相当不错。

    银发女巫从矿坑的方向走了过来,摊了摊手,似乎在说自己也没有其他的好办法。狩魔猎人眯了眯眼睛,试图移开自己的视线,他尽可能保持了自己的理智,但是他确实没办法把目光移开。

    一直到一抹金色在眸子中闪过,狩魔猎人就感觉到脑海中一片清明,几乎不再受到爱菲拉尔的影响。

    阿尔特雅陪在银发女巫的身边,徐逸尘看见她的头上带着一个造型别致的头环,隐隐的散发着光芒,似乎在一定程度上抵抗了爱菲拉尔的魅惑能力。

    在这段时间里,狩魔猎人已经习惯了女巫联合会的财大气粗。尤其是这个和自己的老师有猫腻的女巫,就像小叮当一样,各种稀奇古怪的魔法道具层出不穷,向玩家们展示了一个老派超凡职业者的积累。

    在狩魔猎人眼中,其实女巫们并不算是战斗型的职业者,她们的能力太随机了,在自己彻底觉醒之前,谁也不知道这个女巫会有什么样的能力。

    除了她们在这些年中自己琢磨出来的一点通用的灵能技巧,完全是靠天赋吃饭,而且还有灵能反噬这个限制等着她们。

    像阿尔特雅还好一点,多年的经验积累,以及‘火鸦’赋予她的战斗能力,让她拥有不错的战斗能力。最重要的她本人的智力属性还不错,这么多年下来,算是在法师这条路上迈出了几步。

    之前在目盲之眼珠宝屋看见的各种符文刻印,就是阿尔特雅综合了法师以及自己身为灵能者对虚空的研究探索出来的一条道路。虽然还不完善,但是确实为女巫这个群体的未来提供了一条可行的道路。

    在联合会内部,大部分高阶女巫都是如此,拥有不低的施法者兼职,一方面在小心翼翼的探索安全使用灵能的可能,另一方面则在总结出一条更适合女巫的施法者之路。

    毕竟女巫这个群体,大部分人都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成为法师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好在这个世界的灵能越来越活跃了,联合会的高层带着担忧开始试着推广一些灵能法术。

    灵能来自何方,女巫联合会很清楚,灵能的活性越来越高,女巫诞生的几率越来越大,这代表着什么,没人比女巫们更清楚了。

    所以联合会的行动这几年也越来越激进,她们要寻找到一条自我救赎的道路。爱菲拉尔的存在就是联合会中一名拥有预见未来能力的女巫在二十年前确定的,预言具体的内容除了联合会首席没人知道。

    但是关于一个被选中的修女,将会带给女巫们未来这个消息却一直在流传。所以当爱菲拉尔这个从修女变成了女巫的特例出现时,联合会马上展开了行动!

    如果不是消息传来的太晚,让女巫联合会几乎没有时间调集人手,狩魔猎人一行人也不会有机会接触这个任务。

    四十八小时不到的时间内,女巫联合会把所有能及时赶到安东尼大港的人员都调了过去,因为传送阵失误,有一个女巫至今下落不明。

    两个及时赶到的女巫也并非战斗型的,不得已之下,女巫联合会才允许阿尔特雅在本地募集行动人员。正在远南北部活动的武僧唐三藏之前和联合会有过合作,也被请了过来,至于联合会愿意支付什么代价,狩魔猎人就不知道了。

    这些关于联合会的内部情报是阿尔特雅对徐逸尘说的,在爱菲拉尔通过魔法阵与联合会高层交流过之后,联合会对狩魔猎人的信任程度直线上升。

    不仅增加了对狩魔猎人领地的援助,对爱菲拉尔待在狩魔猎人身边也全无意见,连阿尔特雅都常驻在了这里。等战团驻地修建完毕,据说还有几个女巫会驻扎在这,一副我们是一家人的样子。

    “马克思先生之前说不要打扰你,我只能在这段时间里发挥一下我的能力了。”爱菲拉尔十分坦然的面对着狩魔猎人,似乎对自己没法影响对方这件事毫不吃惊:“我的能力还算有用,我想短时间之内那些小绿皮会乖乖干活的。”

    阿尔特雅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似乎神志已经有些不清醒了,狩魔猎人身边的几个玩家也好不到哪里去,连远处干活的民兵们都频频的在向这里眺望。

    狩魔猎人用力的将长剑划过手掌,他感觉剑刃下切开的不是自己的皮肤,而是内衬钢丝的防弹橡胶!

    浅浅的伤口上,两滴鲜红的血液十分不情愿的滴了出来,徐逸尘松了口气,他还以为自己的血液变成了金色。

    血液离开了伤口,在爱菲拉尔的控制下在空中漂浮,消失在了银发女巫的嘴中。女巫如同喝下了烈酒一般,洁白如玉的脸上腾起了两团红晕:“你的血液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爱菲拉尔的面色通红,圆润的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双手紧握成拳头,双目微闭。狩魔猎人感觉对方从未像现在这样真实过,不是以战斗为生的战斗修女,也不是每天挣扎在生死线上的女巫,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二十岁的女孩。

    “你还好么?”徐逸尘有些心虚的问了一句,毕竟自己确实在吃了那个金苹果之后血液发生了异变,却没有告诉对方。

    “呼!”银发女巫长出了一口气,如同喝多了一样,面带绯红的说:“再好不过了!我从未像今天这么好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